開放用戶迴路 ─ 消費者為贏家或輸家?

2004/05/22
中正電訊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七十元、一百四十元、兩百八十元、五百元?究竟這幾個用戶迴路收費金額跟民眾的權益有何關係呢?近日用戶迴路開放與否,引起許多網路消費者關愛的眼光,並且極力希望能夠透過用戶迴路的開放,降低ADSL的使用費用,也有反對聲浪的出現,目前消費者認為降價與開放用戶迴路就是有利消費者,在這樣要求聲浪下急促開放用戶迴路,究竟是消費者的長期利益或是短期甜頭?

七十元指的是市話的月租費,一百四十元則是業者目前願意支付租用用戶迴路的費用,兩百八十元是電信總局的估價,五百元是中華電信提出的定價,定價越低是否對消費者最有利?有幾個疑點值得消費者仔細思考,疑點一「普及服務提供的缺席」,過往中華電信提供全國的普及服務,主要是透過國際與市話交叉補貼平衡盈虧,因此七十元是全國單一價格,借此達到服務全民的功能,因此盈虧隨著地區性的分布十分明顯,在用戶迴路開放後,都市地區用戶密集度形成的規模經濟,是所有業者樂於進入服務,因此他的價值遠超過業者支付的一百四十元的價格,業者也可以利用最少的投資,逃避用戶迴路的建設,而獲得最大的利益;目前二百八十元看來是較利於三方(中華電信、民營固網與消費者)的提案,但是與消費者息息相關,有電信關普及服務(偏遠地區)的費用與責任分擔卻沒有論及,政策急於開放卻不論公共的利益,陷入競爭萬能的迷思,無限上綱經濟自由的優點,缺乏全觀的角度。

其次,疑點二「公平競爭的不足」,過往台灣中華電信一家獨大的電信市場的確有顢酣的心態,但是導入競爭後,中華電信的服務功能已大幅提升,並被評為兩岸三地第七大上市公司,而用戶迴路的所有權在中華電信公司化時,政府即以股票作價方式將歸屬權給與中華電信公司,目前固網事業執照屬於「特許制」,但是民營固網開放三年用戶數不及十五萬戶,而固網公司募集資金二千多億元,投資設備的比例卻只佔百分之二十三點一九,多數投資在最簡單的骨幹設計,而不進行用戶迴路的鋪設,其餘的資金多由財團進行股票投資,然而政府卻在「五年五千億心十大建設中」編列三百億贊助民應業者建設用戶迴路,明顯違反電信法固網業者必須自行鋪設的規定,開放市場競爭並非是目的,而是促使公平市場出現的手段,政府應該強力執行執照的核准與取回,並且促使民營固網公司進行光纖網路的鋪設,而不是仍然使用老舊的同軸電纜獲取短暫的市場利益,反而讓開放市場成為填滿財團荷包的工具,而非是促進基礎建設的建立。

最後,疑點三「公民位置的消失」,在整個開放用戶迴路的爭議中,公民利益聲音被消音了,有消費者的呼籲、財團的口號、中華電信業者的堅持,但是身為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公民的聲音與利益卻無人為之發聲,只有零星聲音堅持要普及服務與公平競爭,而代表國家公民利益的政策討論中,卻只見業者角力的結果,與執政者滿足消費者給予的甜頭,而民營固網帶來競爭的美夢已經破碎,只見政府對業者的包容與金錢上的扶植,更不見中華電信民營化後對國家電信服務的幫助,似乎一個個政策的轉變都說提供更好的服務與增加市場營收,但是缺少階段性規劃與管制輔導,讓電信市場貿然陷入戰國時期,同時也會損害建立全國數位網絡的利益,造成更大的數位落差,不僅公民應有的權益是喪失殆盡,也影響國家的競爭力。

聰明的你們,現在應該思考開放用戶迴路的定價費用高低背後,究竟是得利或是被犧牲的一群呢?「去管制化」與「民營化」的浪潮包圍的台灣,政府是否忽略管制與競爭的市場必須並存才可以制衡市場機制,用戶迴路的事件值得深思,我國的電信政策是否太過草率,缺乏如「公平接續」的觀念、「不對稱立法」的程度與公民利益的關係,以及廣納各國電信市場的因應之道,並非一昧採取民營化的道路與成為業者政策的施行者,卻缺乏社會公共利益視野與政策反思的能力。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