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改革不應成為政治算計的工具

2006/12/28
教師

  爭議逾年,引起社會各界紛擾甚至是對立的「軍公教人員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幾經折衝之後,立院朝野黨團終於在日前達成以舊年資每年1.45個基數重新計算公保優存額度,並且將其法制化的共識。豈料,簽字後不出三天,在退休高官與少數大學教授的強力施壓下,國親黨團竟然撤簽,以致錯失理性改革的契機,也使全案未來之發展增加許多變數。

  誠如吾人多次於此討論的,軍公教人員公保養老給付18%優惠利率確有其特定的時空背景,且1995、1996年公教人員實施退撫新制時,已做了斷源性的根本處置,亦即,軍公教人員於退休時只有舊制年資方能領取公保優息補貼。

  然而,即便事實如此,我們也應看到,無論是研究社會安全制度的學者或是一般人民,或基於總體社福資源之合理分配,或因此產生的相對剝奪感,自去年陳總統暢言改革以來,社會上確實仍有許多人是主張完全廢止18%政策的。

  在這樣敵視軍公教人員的社會氛圍下,給了執政黨從中操作的空間,一時之間,無論年資長短,就算完全適用新制連一毛錢18%補貼都沒有的軍公教人員,也成為執政黨所描述的「舊黨國體制的既得利益者」,只消看看迄今為止還有多少媒體搞不清楚這18%究竟是退休金?或是公保養老給付?甚至還有媒體指稱,若銓敘部版一旦廢止,軍公教人員今年2月16日方案實施後所短少的利息,可由退撫基金買單云云,就可知道執政黨有計畫的宣傳確實達到預期效果。

  值得討論的是,設若公保養老給付優存政策真如執政黨所宣傳的是舊黨國遺緒,政府的改革政策理應獲得全民支持才是,何以會弄到今天這般局面呢?原因就出在銓敘部原先設計的方案確實是「肥大官瘦小吏」,這樣不減高官只砍基層人員的假公假義版本,不但讓全國教師會等壓力團體找到了反擊的空間,也讓一路挨打的國親二黨有了維護軍公教人員的能量。現在回顧起來,要不是所謂的「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打一開始就隱含著民進黨的政治算計陽謀,要不是銓敘部原版本根本就是一個「不合理」方案,政府在推動改革時如何會有那麼多阻力?國親與相關壓力團體又如何有「反改革」的社會正當性?

  這樣說來,相較於充滿政治算計的民進黨,國親二黨真的支持合理改革嗎?從二黨的撤簽與出爾反爾來看,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試想,國親二黨當初所反對的不正是銓敘部版不公不義嗎?為何現在朝野協商提出相對公平以本俸計算的方案時,國親又藉口議事程序云云翻臉不認帳呢?原因恐怕是一旦依新方案實施,屆時不分大官小吏與階級職等,所有領有舊年資者一概難以倖免,這教忙了一年最終卻砍到黨籍退休高官的國親二黨如何能接受?從這個角度看來,近期以來,努力到立院遊說施壓的大學教師,恰恰成了國親二黨拖延合理化改革的活道具。

  但國親二黨因此得計了嗎?一點也不!觀諸近日輿論,不分顏色立場,對國民黨都是不假詞色嚴厲抨擊,不少論者甚至以此反推高雄市長選舉的敗選,認為國民黨竟然甘受少數高官與學者綁架,不惜與輿論為敵,真是無可救藥或自以為是執政的在野黨,其失敗果然其來有自,完全不值得同情。儘管如此,個人以為,政黨的得失不該成為本案考量的重點,我們反對國民黨阻擋合理改革的心情,就正如無法同意民進黨以本案行階級鬥爭藉以獲取政治利益一樣;我們希望國親支持合理改革的心情,亦復如希望民進黨為其抹黑軍公教人員而道歉一樣。

  改革與社會的進步都不可能一步到位,以本俸重新計算舊制年資是現階段相對公平之改革版本,依此方案,雖然波及的人員增加了,但每人平均減少之18%額度卻大幅縮減,或許這還不是解決18%爭議最好的方案,然而,持平而論,它卻是目前國民總體意志的反映,或者也可說是各政黨政治角力與壓力團體運作之下的最大公約數。

  壓力團體爭取自身權益固然是天經地義,然而,無論是壓力團體維護既得權益,乃至於政府的任何改革,都不應脫離社會普遍認知的基礎。輿論走向再清楚不過,朝野政黨不僅不應繼續以本案作為積累政治資本的工具,更有責任讓18%一案儘速完成法制化。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