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6月13日全產總施理事長領銜之「尊重法治、穩定台灣」廣告文案之質疑

2006/06/14
女工團結生產線

尊重法治 穩定台灣  日前(6月13日)由全國產業總工會代理理事長施朝賢領銜暨32位工會領導人連署,在自由時報A5版刊登「尊重法治、穩定台灣」一群台灣勞工的心聲的廣告文宣,作為台灣勞工運動中的一份子,我們對此份文宣表達不同意的看法,也提醒各工會的會員能認真面對此份文宣,不讓工會民主化的精神受制於政黨政治的操弄而失去自主發展的空間。

  首先,姑不論文案所傳達的訊息、內容是否真確,在文末「以下各工會已同意委刊,以負言責」的字句,表示該文案係已經得工會同意才進行連署、刊登,就此部份,我們不得不質疑,各工會是否真依工會章程通過「同意」的程序,而授權各工會理事長有權進行連署;因為各工會理事長的權力係來自於工會會員,只有透過會員的同意、授權才能代表工會進行各種工作的推動,其個人意志、作為不能逾越工會內部最高權力機關(會員大會)的授權。

  其次,刊登一份頭版的文宣廣告所費不眥,少說要幾十萬元,大部份工會團體財務狀況並不充裕,要能擠出錢登刊廣告想必是經過審慎考量,此份文宣若非由各連署工會會費支出,難道是由這些連署人自掏腰包,還是另有財主支援,理事長們只負責連署掛名而已。

  以「一群代表勞工的心聲」為名,提出「尊重法治、穩定台灣」的呼聲,任何個別勞工都可連署支持,因為那代表個人的意志及選擇;然而,這33位各大總工會理事長們真的只代表其個人嗎?若非頂著各大工會團體的頭銜,及象徵勞工民意的代表地位,這份文宣可能不受重視。然而,就因為這特殊身份是代表各工會會員的集體意志,更不能隨個人政治態度的喜好而恣意妄為。

  以上二點是一個工會組織最基本運作的原則,也應是各工會章程明定的範圍,各工會會員有權要求各連署人報告清楚,工會何時授權登刊該份文宣?連署人是代表工會還是個人?刊登經費從那裡來?等具體問題,如此才算是工會民主。

  該份文案內容處處顯露對台灣政治局勢發展的憂心,透過廣告的目的也是希望發揮影響力。不論其立場及意見是否客觀,就內容部份一再以「相信司法清明無私、不要社會再虛耗下去,大家應該互相信賴、攜手向前……」等論調,其實不太像是代表弱勢勞工發言的位子,因為在台灣弱勢者面對司法不公的案件比比皆是,老板們財大氣粗,法院是誰開的大家心知肚明,此份文宣以趙建銘被收押,就證明「司法的清明與無私」,文中呼籲「給法治一個空間,不讓法治服務於政治,更不該讓政治指導法治」的說法,根本無視過去工運界一再挑戰司法不公的抗爭及多少司法敗訴而被迫自殺的平民百姓,台灣長久以來法治服務於政治的惡習,王子犯罪與庶民同罪,趙建銘被收押本就是遲來的正義,但這一路發展的過程是司法機關主動辦案嗎?高捷泰勞弊案又是司法機關的功勞嗎?

  政治人物弊案連連,藍綠鬥爭嘶殺不斷,人民卻無力反制,這是政黨政治中代議民主的迷思、主僕異位的惡果。此次的政治發展對人民是很重要的教育過程,藉機了解騙人的罷免機制、看懂政治人物的機關算盡、學會當民主政治的主人,要求這些僕人像樣一點都來不及,在制度不變的情形下怎麼期待這些政客放下爭鬥與我們(勞工)攜手打拼。

  該33位理事長自許代表勞工 ─ 強調回歸理性,相信法治、期待體制的心聲,實質的作用是鼓吹人民將權力交還給少數統治集團,任由有利於他們的遊戲規則繼續運作。至此,各位若真相信民主法治社會的普世價值,面對登刊文宣一案,應該帶頭示範何謂民主,主動向會員說明此案,並在工會內部進行意見辯論、公開廣告費用帳目等,如此作為才是「真民主」。

延伸閱讀

尊重法治 穩定台灣 一群台灣勞工的心聲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