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是吃裡扒外的寄生蟲

2005/11/06

【寄生在牛馬身上的BOT】

  什麼是BOT?它就是各種俗稱馬繩的寄生性幼蟲。綜合各大百科全書的描繪,許多這類寄生蠅類的幼蟲都寄生在哺乳類動物 — 從馬、牛、羊、驢、騾、到駱駝、鹿、象 — 的皮膚和內臟。起首母蠅排出一種討人厭的物質,藉之將四、五百個蟲卵附著在動物的身上,當動物忍受不了了,用舌頭舔它的時候,它就進到動物的嘴裡;順勢下到胃腸;在腸胃中的幼蟲咀食內臟,嚴重損害了寄生主的器官,削弱了寄生主的體質和存活能力。它們緊吸在內璧上吸血,直至成蛹。然後隨了糞便墬地;輪迴再生!

  其中尤其大膽的蠅種竟直接把卵空投到羊的鼻子上,幼蟲進入到了羊頭顱內腔造成了被稱為「盲行蹣跚」的暈眩和頭痛;羊隻痛苦到無法進食。卒至於眼睜睜餓死。

【寄生在台灣社會的BOT】

  回頭看看政府五年來給台灣社會附生的一件件於今猶烈弊案的荒旦情節,可真是台灣社會寄生蟲吸血的生動再版!作為母蠅的政府先在社會的毛皮上釋出教人討厭的、對公共財公營,由公眾監督的質疑。當人們舔食了這些刺激劑的同時也吞下了BOT的蟲卵,任其在自己的器官中吸血寄生;母蠅在BOT身份的掩護下,變賣公產,圖利私人;成千成千億公帑的投資的「重大建設」變成了對貪官與食利禿鷹的利益輸送,保障了吸血蟲們公然的逃避了採購法;更阻止了任何公眾與社會的監察;掩耳盜鈴的所謂私人(財團)投資也多是權勢威逼下,來自銀行的非法借款與超貸。這樣還不打緊,在台灣經濟疲弱迄今,毫無起色之際,母蠅的卵子似乎已經在社會的內臟中吸足養分,一步步成蛹,它要由肛門中隨糞便排出,化成為二次金改的成蟲,四散各地再次下卵,更誇張地寄生到所有未受感染的食衣住行部類之中,變本加厲,魚肉鄉民。高捷一案冰山一角,可以說只是一個例子;母蠅更大膽的在人民的鼻子上下卵,直接造成目盲暈眩,不但使台灣政經在昏痛中走向自殘自滅,更陷全台灣人民於「致人為奴」,天良喪盡的羞愧與不義之中。

【剷除BOT害蟲要認清它寄生吸血的運作結構根絕它的輪迴再生條件】

  從吃裡扒外的BOT行徑以觀,面對排山倒海接踵而至,層層暴出,方興未艾的BOT「弊」案;令我們想到要問的是:難道那些「弊」案只是弊案,只是某些壞人的惡行嗎?難道只是意外嗎?難道只是可以防止或避免的什麼「錯失」嗎?是可以用一句為犯行道歉的話予以勾銷了事的嗎?

  作為為寄生幼蟲的BOT,它的附身,入體吸血,壞死寄生主器官,導致盲眩,引至死亡……一直到今天的隨了糞便墬地,再度變身為蠅,重新做惡;難道我們可以說這個運作結構緊扣的一環一環只是這些寄生蟲的「弊」案或單單某個個體的錯失或意外嗎?

  我們不能不問的是:它是怎麼來的;這些作為寄生做惡的蟲卵是誰下的?它的生存邏輯又是從什麼地方傳承而來,傳遞下去的?

  同理,沒有做為母蠅的惡政和腐敗權力的促生,型塑,豢養,將社會大眾的生存利益作為寄生母體的BOT可以生下來?可以附著?可以下到社會的內臟嗎?它可以不斷地噬食和吸取血汁與社會財富,造成台灣社會民生不濟,道德貧血、瀕臨全面破產嗎?

  質言之,把吸血附身,寄生等行徑視為「弊」端或過失,顯然是母蠅棄子保孫的拙劣策略;要根除蟲害,除了消滅蟲卵外,更要追殺母蠅;才有盡除蟲害,一勞永逸的一天。儆醒了的台灣人民呀!是到了我們根除蟲害,消滅寄生殘民一輩,殺盡所有的BOT — 蟲卵,幼蟲、母蠅 — 的時候了。

  要達到這目標,抓糞恐怕是至至必要的一環吧!有良心的你我,齊齊參預揭發;步步為營地保護我們的喉舌外,更要進一步認識到這一個BOT吸血群體的種種面向和結構本質,把它們生存邏輯中寄生吸血流程昭告天下,加以根絕,才能夠把BOT的種屬從台灣徹底趕出去;這才是台灣人民自我救濟、社群自體防護的根本之計。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