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資深以後:家長無敵

2011/05/07
性別運動者

這幾年發生幾件公開集體反對同志平權的事件,特別是教會組織發起主導的,可以感覺到同志平權運動遭遇的不只是瀰漫在社會或生活週遭。不友善或被迫噤聲的不安感,也開始包括了有組織有目標有策略的行動,甚至是一些假平等友善真歧視排除的聲明,讓人不會在第一眼就發現那是歧視,頂多覺得怪怪的。

有趣的是,我印象中,制定《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引發的反對假分級運動中,支持分級辦法的兒少保護、教育、宗教團體等,就常常拿著「家長的不安」或「父母的擔憂」,站在父母教育子女的考量下,支持有理。同樣的,這次「反對同志教育納入中小學課程」的連署中,之所以要反對同志教育,也是強調自己是一群關心下一代的家長跟教育工作者,刻意淡化背後的宗教立場跟教會組織,鼓吹著只要是關心孩子的父母「一定不會」希望同志教育進入校園教給孩子。好像暗示如果你不是這樣想的家長,就是不盡責的家長,就是不關心自己的下一代一樣。這也冒犯太多盡責盡心盡力的家長吧!

預設家長、父母一定都是保守的,一定都不希望孩子接觸到性愛教育、保險套或同性戀的資訊,進而激起家長們的道德責任感或是焦慮感。加上華人社會中,當「好父母」是太重要的成就感跟社會肯定來源,不管這個「好」到底是哪個「好」,千萬不能被說不好,或覺得自己不好。於是這策略有效,但也實在把「父母」這群人想的太一致了。

我明明就認識很多想法不一樣的父母,而且其實有家長本身,是很不滿被那些組織或聯盟挾持認定家長應該怎麼想、怎麼做的。因為他是成年人,也是資深的家長,作為父母,他同樣重視孩子的教育跟生存的環境。但對於更美好世界的想像,他跟那些人想的可是不一樣的,他教育孩子的方法也不一樣,但他同樣教養出成熟有人生目標的好孩子啊,誰規定只有一種作法呢?他不是他們口中的那種家長,並且也厭煩某些團體特別愛拿家長父母當擋箭牌,憑什麼那些人代替他發聲呢?憑什麼有一種所有家長都會擔心某某事情的態度?

最近那樣一連串筆戰跟文宣看下來,搞得我實在很想去臉書發起一個連署:「我是父母!我支持多元性別與同志教育!反對教會中的家長替我決定『當父母的應該怎麼想』!」人不是只有一種樣子,家長就更不可能只有一種樣子,真希望爸媽的多元面貌也可以被看見!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