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鬥爭風雲起 捍衛八四保衛戰

為什麼縮短工時? 可增加就業/縮小貧富差距

自從工業發展開始,那時舊政府說勞工要共體時艱,於是低底薪、長工時、高職災彷彿就是台灣勞工的寫照。可是經濟愈發展,貧富差距就愈大,再加上80年代以來,有許多低度發展的國家也開始模仿「勞力密集的出口導向經濟」,那些國家開始了瘋狂的高工時、低工資競賽以吸引外資;台灣老闆不圖思產業/技術升級,老想著更廉價勞動力,於是關廠外移加劇失業,勞工處境越益艱辛 。在這些背景下,我們提出縮短工時的主張:透過縮短工時,提昇工人勞動條件,分潤社會財富;同時將多出來的工作時間分享給失業者,促進全民就業。根據我們估算,縮短工時至42工時,足足可增加12萬個就業機會。

台灣勞工實際工作時數之長,(製造業約年2398小時)比較世界各國來說是數一數二,縮短法定正常工時是邁向減少實際工時的第一步。以鄰近國日本來說,為了將實際工時縮短到1800小時,推動了諸如提高加班費以促使雇主增加僱用、學校全面週休二日、鼓勵工人使用年假等措施。可悲的是,台灣勞工在官資聯手打壓下,竟連縮短法定工時都無比艱辛!變形工時、修惡配套在先,延緩實施的修正案竟在11月底迎面而來。

新政府背棄勞工權益 11月提倒退工時修正案

過去舊政府時代就已研擬降低工時的措施,那時候民進黨還極力促成,猶記六年前立院一讀通過縮短法定工時至44小時,彼時民進黨立委歡呼雀躍神情。所以勞工提出2002年實施40工時的訴求已經是遲來的正義。

勞工為了達成爭取權益的訴求,不放棄各種可能的行動,協商當然是其一,不管是跟資方協商、跟政府協商,只要能接近40工時的方案都可以考慮,六月中旬勞資政協商出44工時的決議正是此意。然而當時國民黨團提出更進步的雙週84工時,雖然有政治鬥爭的意圖,但就具體政策來看,確實更有利於縮短工時的訴求,毋庸自明,勞工團體當然歡迎這項提案。

誰知新政府在資方壓力下,於84工時過關後研擬一堆傷害勞工的配套方案,抵銷縮短工時的正面性;甚至在九人小組會議上,提出倒退工時修正案。執政者六月時不提覆議,卻在84工時未實施前趕送44工時修正案;更荒唐是,扁政府念茲在茲重回613協商的決議,表示若能回到44工時,2002年40工時支票才會兌現。現階段無能一次邁向縮短法定40工時的訴求,我們可以先到達44或42工時,一旦到達42工時,斷無退回44工時以求進40工時的荒謬做法。

在野政黨鬥爭角力 工人團結是牽制力量

政黨輪替讓勞工看盡政治鬥爭的戲碼,雖說有時可在政黨矛盾的夾縫中撿取殘根菜餚,但更多時候是站在被決定的鋼索上。6月中旬國民黨提案風光通過,但之後資方壓力襲來,連戰不免鬆口搖擺,遂使新政府找到向資方示好同時轉移罷免風波的出路。

所幸這次勞工團體空前大結合,隨即組成『八四工時大聯盟』,還成立政策小組,寫成為多位學者專家稱道的縮短工時萬言說帖,一一駁斥新政府與資方團體所提出諸多不實抹黑的說法論據。一個多月來,大聯盟發動兩次合計破萬人的大遊行、十餘場陳情抗議行動、兩大總工會拜訪朝野政黨的次數多到不在話下…。如此激烈反彈並未能軟化執政黨欲向資方靠攏的決心,反而和資方合力釋出分化威脅的手段;但勞方持續向在野聯盟喊話,『已經做對的事,何必再改變!』在野黨在大聯盟壓力下只得負起政治責任、封殺新政府的提案。

正是之前的84工時非靠勞工力量得來,這場84工時保衛戰無比艱辛!尤其在12月中旬後,在野黨提出了各種工時的折衷版本,說穿了是讓不平等的勞資雙方協商工時,放任勞工在孤立廠場內面對雇主要求,大聯盟理當拒絕。但資方的壓力箭在弦上,於是在野黨立場放一邊,開始就各種折衷版本進行政黨和勞資協商。幸好各方勢力擺不平,折衷版本破局,勉強在實施前2天守住無配套雙週84工時。

歹戲拖棚未落幕 工時爭議遍地烽火

元旦剛過,勞委會即釋出重送工時配套修正案(八週變形、取消女性夜間工作限制、延長女性加班時數上限)到立法院的風聲。新政府無視縮短工時可正面提昇產業競爭力、解決大量失業問題;反而絞盡腦汁要把修惡配套加在勞工身上,大開勞動彈性化的大門。果不然,日前勞委會就表示為彌補產業縮短工時損失,擬推動『人力派遣法』。

況且從工時實施現況來看,資方可沒損失!勞委會將減少六小時的給薪方式推給勞資協商,資方藉著縮短工時名義壓低其他部分的勞動條件(年終獎金縮水、常日班改輪班制、取消調薪、自訂工資…)。勢必勞工將面臨更嚴峻的情勢,大家必須密切注意相關問題,隨時準備應戰!

(敬仁勞工安全衛生雜誌第27期)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