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黑人後裔の七二新變裂演化官僚放話、硬拗、不負責任民主的作風(完)

2004/08/08

【人權紀錄很差勁的邦交國】

  台灣的中南美洲友邦政府愈是同美國關係緊密的,人權紀錄愈是差勁。像是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等國,違反人權的事實罄竹難書。

  一九五四年,美國協助推翻瓜地馬拉改革派總統亞本茲(Jacobo Arbenz),因為他徵收了美國國營的聯合水果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所擁有的耕地。亞本茲的政府被美國中情局支持的軍事獨裁政權取而代之,「接下來四十年,該軍事政權創下西半球最糟糕的人權紀錄註15」。

  1996年4月,美國民眾發現威名百貨(Wal-Mart)註16陳設的李凱西(Kathie Lee Gifford)服飾系列,居然是由宏都拉斯不滿13歲的童工,每天工作12個小時而時薪只有31美分所縫製出來的。這與服飾代言人,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李凱西,一年500萬美元的代言酬庸相比,簡直天壤之別註17。

  2000年8月,新上任的陳水扁總統,進行首次的「跨洲人權之旅」,尼國大使蔡德三在國情報告中直指,尼國阿雷曼(Arnoldo Aleman)政權貪污腐化,以及台商在尼國投資的成衣工廠因管理方式不當,引發勞資對立,當地媒體反彈,對我國在當地造成負面影響。蔡大使所謂「管理方式不當引發勞資對立」的台商,亦即年興(Nein Hsing)紡織公司。年興紡織主要生產牛仔褲等產品輸往美國市場,供應對象皆是美國知名品牌廠商和大賣場。該公司董事長陳榮秋,也正好在此次訪問團員之列。

  年興紡織在尼國自由貿易(加工出口)區設立的正太廠和啟興廠,被指控的罪狀包括:鎮壓合法工會、一週工作70小時的超長工時、每週約得15.5~17.5美元超級剝削的薪資、禁止使用醫療保健設施、開除懷孕期女工、解僱黑名單註18。 其實,就台灣的勞工而言,這些情況似曾相識。

  沒錯!同樣的路子我們在異地照表操課。

  960年代的台灣,建立起以美、日國際加工基地型態的「出口導向」經濟。憑藉所謂的「土地改革」,將農村中大量廉價的勞動力釋放出來,本地資本與美、日資本聯手透過對本國勞工的壓榨,獲取高額的利潤。1980年代之後,隨著這些資本家們吃飽喝足海削了一大票,加上本地勞動力成本的上升,不願面對提高勞動條件的情況下,於是這些資本轉向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尋找「自由市場」的出路。

  台灣資本家倚仗過去政府的強勢介入,對工會進行打壓、剝削台灣工人的勞動條件,現在他們又將同一套把戲施加於友邦的勞動者身上。產業外移,在台灣本地造成了嚴重的失業問題。同時,在友邦對當地工人進行無情的壓迫。

  基於尼國工人與台灣工人的共同利益,本地的勞工團體、學生與社運人士組成「聲援尼加拉瓜紡織勞工聯盟」跨國聲援。行動聯盟對違反人權的台商進行抵制行動,前往總統府遞交陳情書、發表重要聲明,並要求以副總統呂秀蓮為主導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對年興紡織在尼國涉及打壓勞工人權的諸多事實進行調查。

  諷刺的是,2000年12月人權日,正當尼國勞工為自己的勞動人權奮鬥最艱辛之時,總統陳水扁特赦了工運前輩曾茂興先生。我們的人權是如此雙重標準,當台商在友邦違反國際人權,「國家人權委員會」、政府高官不聞不問,卻安排特赦來籠絡國內人心。我們親眼目睹,這就是口口聲聲強調人權優先的民主政府之作為。

  根據經濟部早先「海外市場經貿年報」顯示,年興紡織公司於1994年3月投資500萬美元於加工出口區設立製衣廠第一廠,僱用當地員工1500人,以美、加兩國為主要外銷市場,並於1995年6月另投資500萬美元設立第二廠,僱用員工1500 人。此外該公司再斥資1200萬美元設立第三廠,僱用勞工1600人,並積極投資興建第四廠。1996年二月增設紙箱製造部,生產紙箱供應各廠商及加工區其他廠家使用。年興於1997年開始投資蝦業,養殖面積300公頃,投資金額300萬美元,另將闢蝦池1000公頃,投資金額800萬美元。年興紡織在尼國的開發獲有外交部的補助款。換句話說,這是拿人民的納稅去做生意的範例。

  從以上資料可以得知,像我們這種升斗小民根本沒如此傲人的資本去中南美洲邦交國開疆闢土,該佔的地盤該分的利益早已有定數,況且外交部也不可能獎助小老百姓赴邦交國開業,那麼,到那邊去就只能當台商的勞工。

  2004年3月,一家名為金永(King Yong,譯音)的台商紡織廠,生產衣服提供給美國威名百貨等知名大賣場,亦遭到國際工運團體對其違反勞動人權的指控:金永不當解雇四百多名勞工(包括七名工會幹部)、勞工每週工作六天每天被迫工作12~15小時、低於基本工資的薪水、管理幹部像對畜生一般地吼叫工人註19。同樣戲碼不斷上演著,我們真不知道為什麼呂秀蓮執意要原住民移民去中南美洲?人權狀況極差的邦交國!

  七二水災過後一個多月,8月4日,透過電視媒體,她又再高論原住民遷去中南美洲的總總好處.....

【不負責任的民主,誰還相信政治?】

  聖經裡,常能見到耶穌對文士、法利賽人表達輕蔑與朝嘲諷的典型風格。一次,耶穌用了一個很怪異的比喻:「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非常弔詭。其實,這可以追溯到猶太人處理酒的方式:「凡地上的爬物,都不可吃。」而此律法在耶穌看來卻相當枝節末微,所以他消遣文士和法利賽人真正去濾出蠓蟲,卻能吞下巴勒斯坦本土所產最大的動物 ─ 駱駝。換句話說,文士和法利賽人表面上表現得很「正直」,但能吞下最邪惡可怕的事情;政治鬥爭上表現得精明幹練,大事上卻很愚蠢,這才是正牌的見樹不見林又不負責任的作風。

  我們的民主政府愈來愈像聖經裡的這個比喻。在公共領域,政府官員不甘寂寞,將公共事務的理性討論讓位給放話、硬拗、朝綱獨斷和不負責任。平常習慣於政治鬥爭的手腕和辭令紛紛出招,我們卻看不到水災後的實質作為是什麼。以七二水災而言,人民(尤其是原住民)對公共事務更是無置喙餘地。

  在此同時,新加坡人李顯龍造訪台灣。李顯龍的台灣行提及,台灣的政治領導人「只專注內部政治及贏得選票,無法適切地體認國際情勢的急遽改變註20。 」真是一語中的,小事精明幹練,大事愚蠢,馬上就被外國人看穿手腳。而我們的政客還渾然不覺,天天都在上映一齣齣好萊塢式的政治笑鬧劇。

  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資料顯示,全球各個民主政府都開始在擺爛,它們從基礎建設和福利國家的目標撤退。它們認為目前的經濟問題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龐大的公共支出。它們希望自己該做的許多職能能夠民營化或委外經營,將政府的功能減低到最少。政府、政治以及公共領域逐漸被侵蝕,對所有人民來說都是很危險的事,不只是人民無置喙餘地,而整個政府的角色與公共領域都將逐漸由私人企業來定義。如今,台灣的政治充斥官僚放話、硬拗、不負責任的民主,只是在加速公共領域的碎裂分解,加速向私人企業的傾斜。

  在這個全球情勢急遽改變的時代,愛放話、硬拗、不負責任的人不見得是老大,但有一天真正的老大絕對會這麼說:「老闆是台灣人就好,管他在哪賺錢。」

註釋:

註15:參見諾瑞娜‧赫茲(Noreena Hertz, 2003)著《當企業購併國家:全球資本主義與民主之死》,台北:經濟新潮社,pp.113-116。

註 16:威名百貨向來以其物美價廉和物流管理稱霸零售市場,它的銷售佔有率、組織管理,重塑「生產-消費」關係。然而,它改變「生產-消費」關係之同時,也改變經濟上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因素,亦即「勞動條件-雇傭關係」。2001年,威名百貨售貨員平均年薪13,860美元,低於貧窮線的14,630美元,而且近年來其員工的集體訴訟日與劇增。參見南方朔(2004)著「沃爾瑪現象衝擊全世界」,收於《沃爾瑪王朝》(The Wal-Mart Decade),台北:天下文化,pp9-14。

註17:參見諾瑞娜‧赫茲(Noreena Hertz, 2003)著《當企業購併國家:全球資本主義與民主之死》,台北:經濟新潮社,pp.159-170。

註18:參見「勞動人權運動組織」(Campaign for Labor Right)網站:http://www.campaignforlaborrights.org/campaigns/campaigns.htm 以及「國家勞工委員會」(National Labor Committee)網站:http://www.nlcnet.org/

註19:詳見「國家勞工委員會」(National Labor Committee)網頁:http://www.nlcnet.org/campaigns/kingyong/

註20:參見「是該關注台灣外在情勢的變化了!」,【中國時報/社論/2004.07.19】。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