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黑人後裔の七二新變裂演化官僚放話、硬拗、不負責任民主的作風(二)

2004/08/07
【亂民全講之總教主】   副總統呂秀蓮自七二水災以來,接二連三的「放話」、「教訓」更是令人驚歎與不寒而慄。從「搶救困在山區濫墾濫伐的人不是慈悲」,災民可以「移民中南美洲開墾,………三、五年賺了錢回台灣光宗耀祖」,再到「原住民不是台灣原始的祖先」和「台灣最早住民是一、兩萬年前的矮黑人,不是現在的原住民」。這些公開談話或意有所指全都太離譜了,偏離了當下人民對於災難的感受,偏離了災難原因本身。   問題激變太快,一下子超脫挽救生態的「土木工法」與「生態工法」之理性辯論註9,由濫墾濫伐立刻上綱成、合理化為族群衝突,扭曲了看待事物的角度,「只爭一時不爭千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亂講的程度令人咋舌註10。   如果說中部山區的嚴重土石流問題,真是過度開發與濫墾濫伐,那麼真正的禍首豈是種高冷蔬菜就足以破壞的?!濫墾濫伐、山地過度開發、人為破壞生態.....等問題其來有自,整個山地經濟的開發過程,不是種高冷蔬菜及「困在山區濫墾濫伐的人」一夕之間造成的,最大的破壞力還是來自那些平地的資本。諸如,蓋民宿、觀光大飯店、溫泉旅館、弄個觀光果園、搞好幾甲地開養鱒場,光這些資本與市場行銷的力量就遠非災區居民和原住民所能擁有。說穿了,原住民和災區居民在這種社會關係裡未獲取此類企業組織的生產技術,沒有資本,談不上市場行銷策略,更沒有平地資本所特有的社會關係註11。   而原住民的處境就如同遭過度開發的山地,無論觀光業、民宿、大飯店、溫泉旅館、果園、養鱒場、農業的開發,他們都無法從中獲利,他們始終是被剝削被消費的最底層,當天災來臨,受傷害最大的又是他們,此種傷害恐怕是五十年來藍綠兩陣營的執政者都難辭其咎。   呂秀蓮一連串的發言失誤不斷傷害原住民並遭質疑,她不但不反躬自省,反而一錯再錯「硬拗」自己沒講錯話,一副鄭重其事的「先知」模樣強調「時間會證明一切」。   呂秀蓮對災民說:「移民中南美洲開墾。」這句話赤裸裸地反映出全球資本主義的邏輯。要說這句話沒傷到災民的尊嚴,難脫嫌疑。她的腦袋很清楚知道,這些生活習慣迥異於都市勞工的山區災民,其實要他們遷村至平地都市,在台灣都市裡根本連產業後備軍的資格都排不上,所以才有乾脆到中南美打工的說法。要是到中南美作工三、五年,能如呂秀蓮所說就可光宗耀祖回台灣,那麼「好康」的事情她怎麼不去講給竹科、南科的科技新貴聽聽,要他們也去種種果樹養養魚養養龍蝦再光宗耀祖回台灣,不也美事一樁?   再度的發言失當,惹得原住民更不爽,要求呂秀蓮為不當發言道歉。而呂秀蓮畢竟不是省油的燈,乾脆把災難的處理直接上升到民族主義政治鬥爭的領域,向原住民喊話:「原住民不是台灣原始的祖先」以及後來脫口出「矮黑人是台灣祖先」,流露漢人的優越感,顯現出漢族傲慢偏頗的民族歷史打造。前原民會副主委孫大川表示,總統陳水扁這些年來積極努力與原住民修好關係,全被呂秀蓮的口無遮攬給輸光光註12。   姑且不論呂秀蓮的談話多麼有失格調,然而其中因她所引出的民族主義想像、中南美洲友邦的人權紀錄和不負責任的政治,令吾人不得不嚴肅思考正經以待。 【擺爛與傲慢】   很難斷定李遠哲、張景森和呂秀蓮接連的談話是否為一系列的特意安排,但他們會有如此的發言也絕非無的放矢。況且,幾乎是以直接又純稚的姿態來發表意見。教人看了的感想就是:擺爛與傲慢。   我們不可能曲解和誤解他們說過的話,這些話語的邏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天真、爛漫和素樸,根本不用透過大腦皮質層的活動即可輕易理解。然而,這種簡單卻又是令人腎上腺素分泌大增,令人氣憤,令人感到不受尊重的簡單。   因為統治階級的利益始終與庶民大大不同,所以他們的思考邏輯往往忽略掉升斗小民,這種漠視近幾千年來沒沒什麼大改變,也因此才不斷上演著晉惠帝「何不食肉糜」的「黑色幽默」。   接二連三的天災人禍,行政官僚無法負起實質的責任,傲慢「先知」盡出,利用公開場合放話、硬拗的幫派作風日漸高漲。行政官僚已經不甘於以往被動姿態,現在得主動地製造國事民生的蜩螗沸羹,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穿過沒洗且又髒又臭的內褲秀給大家看。   我們要的政府是一個能為人民服務的政府,不要一個天天製造醜聞、製造麻煩的政府。然而,事與願違。一些研究指出,世界許多號稱民主國家的政府都試圖將自己的服務功能減到最少。以台灣為例,五年前九二一震災後,興建組合屋安置災民,在當地招募專業護士擔任組合屋的公共衛生護士,九二一重建委員會和行政院衛生署在災區亦成立了社區型心理衛生、長期照護及復健中心。但是,災後三年,公共衛生護士的計畫已結束,這批災區護士得另謀出路。災後三年,沒有其他安置計畫,組合屋將全面拆除,以為消除組合屋即沒有災民,相較於日本阪神震災的興建公屋先安置再拆除組合屋的做法,未免「效率」過高。災後五年,長期在社區服務的心理衛生中心亦將於今年年底結束計畫,好不容易在台灣形成的社區型心理衛生中心就這樣不了了之註13。事實上,之前災害的「重建」工作像極土耳其草莓言過其實的誇張廣告,取得合法的地位卻沒有任何實質療效。我們怎能期待政府對這次的七二水災有什麼「作為」呢?   我們擔心政府的擺爛不是不重建,而是放棄基礎建設和人民福利的開端。 【民族主義物種起源補述】   繼「大有為」政府提出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之後,現今「本土」政府的副總統更把她對於台灣民族物種起源的歷史及其想像表露無遺。   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想像的」但卻「真實的」影響著人們,「誤讀」與真相之間糾纏不清。   倘使「誤讀歷史是民族建立的必經過程」,那麼如何延續集體記憶想像的意識形態,便成為不可或缺的重要機制。當全球人民批判檢討民族主義的同時,「台灣人」這個剛形成的民族概念,才開始要建構她自己的國族論述。台灣民族主義在最起碼的基礎上,對目前許許多多人而言,必須仰賴它而得以生存,或是深信不疑的定理,更是一條必走的道路;主義也者,思想、信仰和力量。它拒斥了大中國文化的歷史書寫,尋尋覓覓想找到自己「起源」的定位,但情況只是讓自己的輪廓更加模糊雜亂,甚至無法自圓其說罷了。   「矮黑人」,史前人類,一個尚未經證實與台灣有密切聯繫的族群。「矮黑人」,並非不可想像,但對他的記憶離我們遙不可及,一時很難把他從大腦的皮質區的活動給召喚出來。而且就像看到猿猴一樣,即便有人曾經宣稱過牠們是人類的遠祖,但我們還是不可能把牠們拉在一塊想像,想像一個共有共享的國族歷史。呂秀蓮的論述從風災水災一跳跳到原住民再跳到矮黑人,這個過程的確跳躍太巨大了。或許,只有經過變裂演化的後裔成為先知,才能將此深具「歷史縱深」的視界教導給子民。   有心政客利用民族的各種判準和生物學上的淵源,廣為宣傳廣為濫用的結果,其實不具任何解釋功能,效果只會適得其反。最後,只會淪為仇恨的大量製造。   如果,我們真的要追本溯源的話,根據目前美國科學家收集彗星星狀塵的研究,推估地球的生命起源可能非起於地球本身,而是來自太陽系以外的星球。另外,科學百年來的重大發現,人體除了氫以外的所有原子,都是百億年前的恆星經核融合而成,並藉由超新星爆發散佈到太空中,因此大家都是不哲不扣的星塵註14。據此,或有稱呼呂秀蓮為「外星人」者,應該不致被控毀謗罪才是。 註釋: 註9:參見郭一羽(水工土木博士)著「挽救生態的最後機會」,【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4.07.09】,以及王永珍(經濟部水利署第三河川局正工程師)著「從心來理解生態工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4.07.12】。 註10:參見「問題絕不該是這樣看的!」,【中國時報/社論/2004.07.12】。 註11:這種社會關係有中央政府鼓勵種高冷蔬菜的農業政策,也有中央民代涉入養遵場的開發,詳見苦勞網(https://www.coolloud.org.tw/ )「綠色執政還是土黃色執政?誰是土石流元兇系列專題」。 註12:參見「扁努力修關係 被呂大嘴巴輸光」,【聯合報/2004.07.25】。 註13:相較於英美兩國,台灣社區型心理衛生中心組織的概念與落實至少落後三十年。 註14:參見郭兆林著「寧為探險,不顧科學?」,收於《科學人》中文版月刊第26期,2004年四月號。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