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及時雨還是雪上霜?對教育部限制學費調漲政策的質疑

2004/06/25

  日前,教育部長杜正勝接受媒體採訪時「草率」宣示了限制大專院校調漲學雜費門檻的政策。面對各校學雜費無止境年年調漲,教育部自以為頒布德政,事實上不然。調漲學費的關鍵在於各校辦學經費短缺,特別是在政府逐年減少教育經費補助之後,各校主要的經費便只能來自於學費及相關財務收入。如今,政府僅限制調漲學費,卻未重新檢討國家在教育中扮演的角色、經費來源等問題,恐將各校推入火坑,加速教育私有化、商品化。

【刻意忽略根本問題─「國家退位,教育私有化」!】

  教育部自1999年實施「學費彈性化政策」(即各校自由決定學費調漲幅度),並逐年減少教育經費補助後,高等教育便走上自負盈虧、利潤至上的企業經營之道。大專院校賺錢手段紛紛出籠,如開放校地企業化經營、與大企業資本利益交換來募款和捐贈不動產、超收學生、對學生巧立名目變相收費…等,嚴重影響學生受教權益。

  走過台大,我們可見學生活動中心裡大資本商店與豪華旅館林立,甚至壯觀的小巨蛋體育館,是商人們的高級俱樂部或者是影視明星辦演唱會的場地,就不是學生、社區居民可隨意親近。私立大學如輔大,原本為6000多人設計的校園現在已經擠滿破萬的學生。繳了學雜費還不保證能使用各種教學設備,游泳池、電腦、宿舍、講義…等全得額外花費。

  當國家退位,市場決定,學校便向私人企業看齊,教育原是人人都應享有的公共服務,如今成了牟利的商品,試問,豈是限制學費調漲就能解決?

【分化公私立大學,高等教育全面私校化!】

  此次限制學費調漲,並未保障全體學生與家長的權益,公立大學仍能就地喊價,一方面分化了公私立大學,另一方面突顯政策本身的虛偽性。表面上解除私立大學學生面對學費調漲的壓力,化解抗爭反對的理由,然而更大的陷阱危機將是高等教育全面私校化!

  一直以來,私立大學本著財務自主原則,較少仰賴政府補助,因此所有辦學經費都自己來,學費當然高。如今公立大學繼續調漲學費,甚至要與私立大學齊平,擺明就是政府繼續緊縮教育經費,將各校全數「私立大學化」後,成功推卸了本應負擔的公共服務責任。未來想要求國家增加教育經費補助難上加難!

【買方(學生、家長)不能議價還無法監督品質!】

  身為受教主體的學生和出錢的家長,完全無法監督校方財務運作,只能任人宰割。每年任由學校哭窮漲價,巧立名目收費,交出去的錢不知去向,最後還遇到校方坑錢盈餘數十億(例:去年9月程振隆委員揭發輔大盈餘26億弊端),又或者經營不善發生財務危機倒閉。在校方財務不公開的黑箱作業之下,學生與家長權益蕩然無存。

  面對此種情形,教育部應積極介入,要求各校財務透明化,每年定期向學生與家長報告,要調漲學雜費必須先與學生、家長協商。

【先繳高學費再自力救濟 ─ 荒謬至極的就學補助金!】

  在整體高學費政策之下,就學補助金成了荒謬的笑話。杜正勝部長宣稱會監督各校落實提撥就學補助金,解決負擔不了的高學費問題。但是,就學補助金是從學雜費提撥,要解決問題,何不直接調降學費,卻要畫蛇添足?

  事實上,就學補助金的真正意義不應是高學費的配套,反而是學生在無償求學過程裡,解決基本生活必需的費用。如此才能讓所有學生在不增加家庭經濟負擔,同時不用半工半讀,安心求學。

  高學費僅是冰山一角。除了限制調漲學費,我們還需要政府更積極的作為挽救高等教育,徹底根除教育私有化、商品化,一、政府應無條件全面增加教育支出,並調整累進稅制,讓經費來源由企業和富人稅捐支應。二、優先將經營不善、弊端重重的私立學校公有化,並停止開放企業興學。三、學校民主化,首先公開校方財務運作,對學生、家長負責以利監督。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