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新戰略是什麼?

2007/02/07
Immanuel Wallerstein

路愛國譯(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布希總統一個月來都在聲稱,說他正在考慮在伊拉克「取勝」的「新戰略」,並與各方就這個戰略進行廣泛磋商。從所有暗示和小道消息來看,沒有人屏息等待總統宣佈決定的講話。新戰略看來就是舊戰略,加上可能在伊拉克部署更多一點的美國軍隊。

  總統已經首次承認,美國還沒有贏得伊拉克戰爭,但他說,美國也沒有失敗。無論在美國還是世界各地,信服這種話的人是越來越少了。西方六國12月初的民意調查表明,66%的美國人贊成聯軍撤出,而在意大利、德國、英國、西班牙和法國,這個比例從73%到90%。正如《金融時報》一篇社論所說,「美國幾乎從未像現在這樣需要朋友和盟國。」在12月7日即珍珠港紀念日,自始一直支持戰爭的共和黨參議員戈登‧史密斯(Gordon Smith)宣佈說,他改變了立場。「如果一種政策使在同樣街道巡邏的我國士兵日復一日地以同樣的方式讓同樣的炸彈炸死,那麼,對這種政策,我和其他人一樣,也實在不能再支持下

  去了。那是荒謬的。甚至是犯罪。我不能再支持它了。」那麼,既然布希明明打算繼續推行舊戰略,他為什麼還要就一個新戰略大肆作秀呢?有兩個原因:11月份的選舉和貝克─哈密爾頓報告。11月份的選舉向布希表明,伊拉克政策嚴重損害了共和黨的競選實力。顯然,解除前國防部長倫斯斐的職務還不足以扭轉共和黨候選人面臨的直線下跌局面,特別是如果2007年出現如下情況的話:在伊拉克的傷亡增加,種族滅絕上升,美元進一步下滑,以及美國人口中80%的中下層生活水平進一步下降。

  說到貝克─哈密爾頓報告,其開篇一句是:「伊拉克形勢嚴峻並在惡化。」這份報告主要討論的問題是,伊拉克研究小組能否說服布希接受它提出的一系列遠非大膽的變革建議。但這從來就不是這個小組的目的。無論貝克還是哈密爾頓都不是傻瓜。他倆都是美國政壇的老手。這份報告的目的是讓美國政治生活的傳統體制中心傳出的批評聲音合法化,而它顯然使之釋放出來了。人們見證了參議員史密斯的聲明。見證了軍官們越來越大膽地把他們的深切疑慮公開化。

  那麼,今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布希將推動通過部署更多美國軍隊的計劃。正如所有嚴肅的評論人士指出的,這在軍事上起不到任何作用。當然,如果美國派出30萬大軍,它有可能平息反抗和內戰。不過,即使派出3萬部隊也會給美國軍隊的戰鬥力和士氣帶來極度緊張。

  最遲到2007年6月,美國陷入絕境、損失慘重的局面即使對布希以及尚存的新保守派那些最無視事實的人也會一清二楚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布希不減少自己的損失?他做不到。他整個總統任內都圍著伊拉克戰爭轉。如果他試圖減少自己的損失,他就等於承認他要為一場國家災難負責。所以,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連唬帶嚇一路走到2009年,直到把災難轉給另一個人完事。這就是說,他沒有可以接受的選擇。但是,未來18個月布希將要學到一些東西。局勢已經失控,即使是美國的總統也會被迫做出某些令他憎惡的事。

  首先,有來自美國選民的壓力,以及從而來自政客的壓力。願意與戰爭拉開距離的理性共和黨人和膽怯的民主黨人日益增多。我們已經在約瑟夫‧拜登(Joseph Biden)參議員的聲明中看到了這一點,他是民主黨比較保守的參議員之一,是即將上任的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他將主持有關伊拉克增兵提案的聽證會(顯然會充滿火藥味)。我的猜測是,在民主黨有關總統後選人提名的激烈內鬥中,很多人將倒向公開的反戰立場,這個過程起初緩慢,隨後會急劇加速。我們在覬覦總統職位的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和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採取的立場上看到了這一點。希拉蕊不會落在後面太久。當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或者有望競選總統的共和黨人與之看齊,或者他們注定讓自己輸掉大選。此外,還有將軍們的問題。看來,新任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得到的工作是整頓持有異議的軍方。約翰‧阿比扎伊德(John Abizaid)將軍數月內即將「退休」,喬治‧凱西(George Casey)將軍已經直截了當地表示他公開反對。蓋茨可能給自己施加了壓力以便順從。但這能持續多久?充其量6個月。

  一個輸掉戰爭的總司令的日子是不好過的。普天之下莫不如此。在美利堅合眾國也不會兩樣。

(版權所有:伊曼紐爾‧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所有版權保留。在不改動本評論和展示版權所有條件下,允許下載、通過電子傳送或電子郵件信箱轉發給其他人、把文本登載在非商業團體互連網頁面上。如欲翻譯、以印刷和/或包括商業網頁和節錄等其他形式出版,請與作者聯繫,電子郵箱:iwaller@binghamton.edu;傳真號碼:1-607-777-4315。每月兩次發表的這些評論,旨在從長時段而不是從當前頭條新聞的角度,對當代世界變化做出反應。)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