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騎虎弄險

2007/02/12
Immanuel Wallerstein

路愛國譯(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衣索比亞總理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肯定研究了美國先發制人入侵伊拉克以及以色列最近突襲黎巴嫩的巨大成功經驗。顯然他決定加以模仿。他的理由與布希和埃胡德‧奧爾默特(Ehud Olmert)說的一模一樣。我們必須打擊我們的鄰國,因為我們必須防止伊斯蘭恐怖分子發動聖戰打擊我們。

  在每一種情況下,入侵者對自己的軍事優勢都充滿信心,也認定大多數人會把入侵者視為解放者。澤納維宣稱,他是在配合美國的世界性反恐鬥爭。確實,美國不但提供了情報支持,而且派出本國空軍和特種部隊協助衣索比亞人。

  但各地的情況有所不同。有必要回顧一下這個俗稱非洲之角的近期歷史,那裡的國家最近40年來曾不大費力地轉換了自己的地緣政治立場。

  在整個20世紀上半葉,衣索比亞是非洲抵抗歐洲殖民主義的象徵。衣索比亞人於1896年在阿杜瓦(Adowa)打敗意大利殖民軍隊,使國家保持了獨立。當意大利1935 年再次試圖入侵的時候,海爾‧塞拉西皇帝(Emperor Haile Selassie)到國聯懇求建立集體安全機制抵抗入侵。他沒得到任何幫助。衣索比亞隨後成為整個黑非洲的象徵。它國旗的顏色成為非洲的顏色。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衣索比亞重新獲得了獨立。

  1963 年,在非洲統一組織(OAU,即非統)艱難起步的時候,海爾‧塞拉西利用自己的聲望在意見不一的非洲各國之間發揮了關鍵的調解作用。非統在衣索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建立了總部。但是,如果說衣索比亞在整個非洲發揮這種象徵作用的話,它還有一個壓迫性的貴族式國家機器。當嚴重的饑荒1970年代開始肆虐該國的時候,國內的不滿迅速高漲。1974年,一個名叫門格斯圖‧海爾‧馬裡亞姆(Mengistu Haile Mariam)的軍官領導了一場反對「封建」君主制的革命,並建立了一個旋即宣稱自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軍政府。

  在門格斯圖之前,美國和衣索比亞的關係熱乎。衣索比亞鄰國索馬利亞與美國的關係疏遠。索馬利亞也有西亞德‧巴雷(Siad Barre)領導的一個軍政府。不過,它稱自己為「科學社會主義」政府,並與蘇聯保持相當密切的關係,為它提供了一個海軍基地。1974年政變後,當門格斯圖宣佈自己的政府為馬克思列寧主義政府的時候,蘇聯拋棄了索馬利亞,支持更大更重要的衣索比亞。於是,美國也相應地支持索馬利亞,並接受了海軍基地。

  要理解後來發生的事,需要簡單分析一下兩國的種族狀況。衣索比亞是古老的基督教王國,長期以來由阿姆哈拉族(Amhara)貴族統治。還有一個大的基督教群體即提格雷族(Tigre),他們講不同的語言。該國還有另外兩個相當大的群體:奧羅莫族(Oromo)(其半數人口是穆斯林)和穆斯林索馬利亞人。此外,二次大戰結束時,衣索比亞把沿海的意大利殖民地厄利垂亞(Eritrea)納入版圖。在海爾‧塞拉西統治下,只有阿姆哈拉族得到尊重,而厄利垂亞則在進行爭取獨立的戰爭。沒有厄利垂亞,衣索比亞就是內陸國家。

  索馬利亞的情況相當不同。那裡有兩個殖民地:意屬索馬利亞蘭和英屬索馬利亞蘭。意屬索馬利亞蘭在肅清意大利殖民地過程中於1960 年獨立,英屬索馬利亞蘭並入了其中。1960 年代,當種族衝突開始在許多非洲國家肆虐的時候,人們都認為,有一個非洲國家永遠不會發生種族衝突,那就是索馬利亞,因為該國幾乎人人都是同族索馬利亞人,講索馬利亞語,也都是穆斯林。

  兩國人民在本國專政統治下都飽受煎熬。冷戰結束後,兩國政府都未能生存下來。1991年門格斯圖和巴雷都被推翻了。取代門格斯圖的是提格雷族解放運動,開始時使用一種「毛主義」民族主義語言。為了把自己與門格斯圖政權區別開來,它答應讓厄利垂亞獨立,但後來就後悔了。基督教(如果說並非阿姆哈拉族)統治很快變成了新政府的主要議題,奧羅莫族和索馬利亞族的起義開始了。人權人士並不認為澤納維政府比門格斯圖政府強多少。

  在索馬利亞,索馬利亞人的部族之間開始爭奪權力,「完美的」民族國家崩潰了。1991年之後,美國開始支持衣索比亞新領導人梅萊斯‧澤納維,後者已經徹底放棄了他的「毛主義」。索馬利亞被冷落到一邊。當美國在「人道主義」使命下派兵平亂的時候,美國遭到了痛擊,我們現在叫它「黑鷹墜地」,美國於是撤出了部隊。多方參與的長期內戰繼續進行。 2006 年,一個叫伊斯蘭法庭聯盟(UIC)的集團奪取了首都摩加迪沙,驅逐了世仇部族領導人,十多年來第一次恢復了相對和平狀態。

  美國認為伊斯蘭法庭聯盟與塔利班完全一樣,並與基地組織結盟。澤納維也這樣看。因此,衣索比亞決定入侵,目的是推翻伊斯蘭法庭聯盟,支撐軟弱無力的中央政府,這個政府2004年以來就名義上存在,但它甚至沒有能力進入首都。似曾相識燕歸來。當然,衣索比亞(和美國一道)贏得了第一回合。伊斯蘭法庭聯盟放棄了摩加迪沙。但索馬利亞人並沒有像歡迎解放者那樣歡迎衣索比亞人。部族領導人又開始相互打鬥,摩加迪沙也再次陷入動亂。衣索比亞政府不但在索馬利亞面臨諸多麻煩,而且當前在國內也越來越如此。

  正如以色列不得不撤出黎巴嫩、而美國在伊拉克也將不得不這樣做一樣,衣索比亞也將不得不很快撤出索馬利亞。索馬利亞國內局勢將不會由於其預防性打擊而得到改善。預防性打擊永遠都是一個潛在的飛鏢。你或者大獲全勝,或者一敗塗地。

(版權所有:伊曼紐爾‧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所有版權保留。在不改動本評論和展示版權所有條件下,允許下載、通過電子傳送或電子郵件信箱轉發給其他人、把文本登載在非商業團體互連網頁面上。如欲翻譯、以印刷和/或包括商業網頁和節錄等其他形式出版,請與作者聯繫,電子郵箱:iwaller@binghamton.edu;傳真號碼:1-607-777-4315。每月兩次發表的這些評論,旨在從長時段而不是從當前頭條新聞的角度,對當代世界變化做出反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