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5
苦勞網記者

  這兩個星期,破報都以「手記」的方式,回覆讀者有關封面為何常出現全版廣告的問題。

  以破報一貫的寫作風格,上個星期的「記者手記」,引來更多的質疑,甚至連破報平常沒事只會玩「世紀帝國」的指控都出來了。這星期的「業務手記」除了雙手一攤,「我們從來沒有玩過世紀帝國,我們玩的是BAR台!」之外,還表示:「根據本報高層說法,如果業務部可以找到一萬個讀者,每年願意資助一千元,那我們就不用再當販賣獨立立場的黑手,與全球化美歐資本主義掛勾的罪,就可以被赦免。」

  「Show me the money!」依然的破報風格,但不代表問題不嚴肅。

  台灣的社運團體百百種,從極端的革命路線到保守的康樂掮客都有,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需要東風。再想推翻資本主義的武裝團體,固然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也不能只簞食瓢飲,糧餉要錢、彈藥要錢,這年頭用Internet聯繫起義還得牽ADSL或者買無線網卡找hotspot。

  「正常」一點的團體,房租、水電、人事、網路是基本開銷,如果還要辦辦遊行、座談、抗議,都離不開錢。理論上,這些經費的來源,都應該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也就是說,如果是工會、協會類的團體,經費應該來自會員會費及捐款,財團法人則是靠基金孳息及捐款,破報呢,則應該來自於報紙收入。

  但在台灣,現實的問題在於許多團體會費收入不足,破報在幾年前因為種種原因轉成贈閱報,一般民眾又常常捐給大型慈善機構,形成排擠效應,要生存,怎麼辦呢?

  破報收廣告看起來滿身銅臭令人作嘔,但包括苦勞網的許多社運團體,常常向政府申請經費難道就蓋高尚?沒有基層人民的財務支援,為了苟延,不是找政府,就是找資本家,難不成等人報好康的水餃股明牌?

  當然,「求生存」不能合理化經費來源有問題這件事情,但除了質疑經費有瑕疵之外,還得對每一個行動、每一篇文字進行檢驗才畫得出「罪該萬死」的全貌。

  不過說真的,募款也是個重要工作,許多團體的人事中,40%都是專責募款人員,換句話說,對於人力物力吃緊的團體來說,又變成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已經人力不足,又要分力量去弄募款,如果搞不到這麼多錢,整個業務又會被拖下水。

  雖然不能期待錢從天上掉下來,但對許多團體來說,一名朋友的話也是蠻令人感慨的:「我最看不起有神論者,但人家什麼基督教,都還有十一稅,捐出十分之一給上帝,但我們無神論者比起有神論者還不如。」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