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滬祥在台大哲學系事件扮演的角色

1985/10/01

轉載自:中山美麗之島 / 精華區 / politics / [轉貼]馮滬祥在台大哲學系事件扮演的角色

本文原載於 1985 10,1 蓬萊島雜誌特刊 --蓬萊島事件 本文作者 鄭清道 本文原標題 台大竟有這樣的學生--馮滬祥在哲學系事件扮演的角色

一九七二年,台大哲學系發生馮滬祥「職業學生」事件,馮滬祥是該事件主角,此一事件使台大倍感政治壓力,陳鼓應、王曉波被警總約談,哲四學生錢永祥被記大過,台大哲學系系主任趙天儀因「處理不當」致下台,馮滬祥當時不過是一個研究所學生,以一個學生身分能逼迫台大校方屈從壓力,弄得台大人心惶惶,系主任和教授遭整肅,馮滬祥是不是身分特殊,已不問自知。

到底誰是「上峰」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四日,台大「大學論壇社」舉辦「民族主義」座談會,會中台大哲學系副教授陳鼓應批評強國擴張主義」,並評及時政。哲研所學生馮滬祥起而發言,說陳鼓應「專門攻擊政府的黑暗面」,並暗示他有「為匪宜傅」之嫌。陳鼓應回說:「大家都知道你是職業學生,有意見向你上級報告好了。」就這樣引起了所謂「職業學生事件」。

果然不出陳鼓照所料,「上級」不願坐視此事,馬上向學校方面施加壓力,台大於十二月十三日即給陳鼓應一份公文要他澄清。繼之,十二月二十一日,台大訓導處要求台大哲學系代系主任趙天儀「調整」(意為解除)陳鼓應的導師資格,公文中提到此事「上峰曾令本校查報」。值得注意的是,馮滬祥公然亂扣師長「黑帽」不必「查報」,而陳鼓應以師長地位指責馮滬祥身分竟然有事,於此愈見馮滬祥背景之不單純。

訓導處不惜破壞校規

對於訓導處的要求,趙天儀加以拒絕,理由是依「台大導師制實施細則」規定,導師是由學生自己選的,經「院長初核後轉送訓導處彙呈校長核聘」,因此系主任只有推薦權,無解職權。但趙天儀此項處理,竟然被台大訓導長視為「抗命」,其實系主任是接受校長、院長節制,與訓導處沒有直接隸屬關係,台大訓導處為了馮滬祥一個學生,不惜破壞學校體制與規章,顯然內情並不單純。

台大訓導處不祇如此,在此同時,又悄悄地將哲四學生錢永祥記大週處分。錢水祥在「民族主義」座談會中,見「職業學生」一詞發生爭執時,乃起立說了一句話:「對於職業學生所講的話我們不要聽。」其後,錢生在給訓導處寫的一份報告上說:「馮君當時發言,既曲解陳鼓應先生原意在,復羅織莫須有之罪名在後,且馮君類此行徑在前後所見已數次,不僅有欠討論風度,並失去學生導師本份,生心中深感不以為然,遂籲眾不可聽信馮君別有用心之言論。」訓導處接到錢永祥的「報告」以後,忽然以「論荒謬中傷同學」為 理,給錢生「大過一次」懲戒。

校外政治勢力明顯介入

當時趙天儀是錢永祥的導師,也是哲學系的主任導師,依校規,訓導處懲戒學生時應請導師及主任導師列席,錢永祥被記過,趙天儀事先不知情,顯然訓導處此舉違反訓導規章,破壞導師制度,趙天儀乃提出抗議。隨後台大召開懲戒委員會,會中曾有台大某一首長表示:「獎懲之事,要一律公平,不能給人家這樣的印象,認為馮滬祥特殊,訓導及有關方面就特別袒護。如果其他相類的個案也依例要求同樣的處置,問題就大了。」訓導長俞寬賜對此無法答複,只說是「奉上峰的命令」,堅持要辦「毀謗」馮滬祥的人,由此可知,要解除陳鼓應導師資格和懲戒錢永祥,純粹是來自學校以外的政治壓力所致。

馮滬祥出專書扣帽子

就在訓導單位屈從於有關方面壓力的同時,馮滬祥出了一本小冊子:「青年興國難」,裡面對陳鼓應亂扣帽子;如「極盡分化挑撥之能事」、「大行挑撥勞工仇恨渲染社會病態事實」,就在這本小冊子出來不到一個月,陳鼓應、王曉波、錢永祥被警總「約談」,錢永祥是二月十二日被帶去警總的,陳鼓應、王曉波則於十七日傍晚進去。

閻振興也「無可奈何」?

陳、王被約談的第二天,趙天儀去見台大校長閻振興,閻校長告訴他說:「陳鼓應和王曉波被傳訊,是由於對『職業學生』問題的處理使有關方面不滿意所致。」馮滬祥如果僅是一個單純的學生,能夠讓台大師長被約談,校長束手無策嗎?

馮滬祥要老師送他上西天?

台大哲學系教員十二人遭解聘,除了和馮滬祥「職業學生」事件有關外,另一重大原因是馮滬祥「邏輯零分」事件。

馮滬祥是東海大學化學系畢業,依照台大「研究所補充章程」規定,他須補修「理則學」(基本邏輯)。第一學期,馮滬祥向任課老師楊樹同表示「有困難」,要以「報告」代替「考試」,楊樹同表示同意,但未料學期末馮滬祥竟然交了一篇與邏輯風馬牛不相關的報告:「剴因本體論與中國易經哲學之比較」,以此矇混過關。第二學期楊樹同老師即決定要他參加考試,不能再交報告了事,馮滬祥卻面有難色的告訴老師:「楊先生,你何不送佛送上西天?」

要微積分代替理則學?

一九七三年五月間期考在即,馮滬祥突在考前向系方要求免修「理則學」這門課,並希望以大學部所修的「微積分」取代學校規定必需補修的「理則學」。

此項講求,哲學系代系主任趙天儀將之轉出哲學系「邏輯教學委員會」負責人林正弘,與台大數學系邏輯副教授洪成宗表示意見,兩人均認為「微積分」與「理則學」兩門課程內容不同,皆以書面表示不同意。趙天儀將此案送請文學院倪長朱立民批示,朱院長於五月十九日批示:「天儀主任:馮同學按照系方規定正式補修『理則學』,第一學期不考試而只交報告,馮同學並未提出異議而仍續修第二學期之『理則學』。今任課教員要他第二學期參加考試,他就提出免修之議,是何道理了依所附三項意見書及台端之解釋,馮同學應遵照『理則學』教員之指示,參加考試,修畢該課,實無再行討論之餘地。請即通知馮同學。」

馮滬祥才慣用「政治手段」

就在此時,馮滬祥向校長提出一份「陳情書」,捏造事實,謂代系主任趙天儀「不准他畢業」,系裡對他「蓄意留難」,企圖將他不能免修的事扯成一個「政治問題」,經趙天函校長,將馮滬祥不實之言一一拆穿。

五月二十一日,朱院長將本案傳給教務處時,簽了意見:「馮同學係東海大學化學系畢業,去年按照系方規定補修『理則學』,第一學期並未提出異議。第二學期任謀教員指定須參加考試,不得以『報告』代替,乃提出異議,其動機值得懷疑。按哲學系若干理則學教員及數學系洪成宗教授均有書面意見送達趙代主任,認為「微積分」及「微分方程」不能代替「理則學」,因課程內容及重點均不同也。馮同學又以威脅囗吻作要求,實不敢鼓勵。

魏火曜也拒絕馮滬祥的要求

六月五日,教務處長魏火曜先生批示:「批同意朱院長意見:該生已修過第一學期理則學,應修第二學期理則學(沒有理由拒修)。」

可見馮滬祥「理則學」不能免修純屬台大校內章程規定,興任何人均無關聯,馮滬祥竟把他扯為政治問題,謂哲學系有「阻礙畢業之內幕」,並在後來出專書指責此事有「政治陰謀」,其居心匝測。誠如朱院長所言其要求免修「動機值得懷疑」,如果他不是自恃身分特殊,要求享特權,何以一再無理破壞學校規定呢?如果他不是背後有靠山,何以膽敢「以威脅囗吻作要求」?

馮滬祥於六月初參加期終考試,「理則學」答題全錯,考了零分。

據任課效員楊樹同所寫「馮滬祥同學理則學成績案說明書﹂稱:「考試題目,共有六個證題,四題為教本中的例題或習題,兩題為課本外的題目,但內容均不超過課堂上講授的範圍,考試結果,馮同學為零分。」

趙天儀得知馮滬祥考試成績時.特地請了許多教員來評定,包括林正弘、楊惠男、梁振生、胡基峻等「理則學」教員,並邀馮滬祥到辦公室來一起複查考卷。馮滬祥還請教「邏輯教學主任委員」林正弘先生對試卷的評分是否正確,林先生說:「評分沒有問題。」

馮滬祥給老師的一封信

馮滬祥在「理則學」考零分後不久,於七月二日給任課教員楊樹同先生寫一封信,該信如下:

樹同學長大鑒:

楊先生您好,專程來訪,未能拜候,後生本為誠懇解釋誤會而來,語云:「冤家宜解不宜結。」況且而今看來系務整飭在即,若能承先生見納,想對大局及楊先生皆不無益處也。

楊先生上回所提之三點,當時因礙於氣氛,未便詳談,其實回想起來後生來台大之後,與先生固為一見加故之交也,那時常能談笑風生,不拘形式,而今猶歷歷在目,後生豈曾對楊先生心存成見呢?先生一直未為後生疏導疑難,實亦今日誤解益深之道也,所以若歸根結底,則後生絕無成見,若開誠佈公來談,則實不無化解之事,否則平白成了一生之冤家,則實為無謂之訟,徒令親者痛而仇者快了,是以後生若有誤解,唐突之處,亦懇請先生以提腋後進之賢德而海涵見容,後生實絕不致心存成見,則聞通互談之餘,想必大家之幸也,後生若能蒙恩承德,則更將終生感念不已,感激終生也。

湍此 懇請 大安 後生滬祥 拜上 六十二年七月二日

目無師長自任國民黨「先鋒」

這封信有幾點令人感慨:

一、馮滬祥竟稱目己的任課老師為「學長」,馮君平日開口儒家,閉囗儒家,竟然連自己的老師也不承認,未免太目無師長,這是否與馮滬祥自任他是國民黨「先鋒」就高人一等的心態有關!

二、馮滬祥竟然以威脅的囗吻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師生之間豈能言「冤」,考試考不好就把老師當成「冤家」,而且成了「一生之冤家」,如果馮滬祥不是身分特殊,何以膽敢以如此狂妄的語氣對待目己的老師!

三、最關鍵性的一句話是:「系務整飭在即,若能承先生見納,想對大局及楊先生皆不無益處也。」馮滬祥寫這封信的目的,是要楊先生給他及格,加果能給他及格,則對楊先生「不無益處也」,馮滬祥是何許人也,竟然能夠操縱任課老師的前途了而且以一個學生的地位,竟然能夠預先知道「系務整飭在即」這種「機密」,有誰能相信?不要說系主任趙天儀不知,文學院長朱立民也未必知曉哲學系即將整頓,馮滬祥如何辯白他不是具有特殊任務的「學生」?

果然不出馮滬祥所言,隨即,陳鼓應在突然之間遭到解聘,系主任趙天儀被更換,十餘位哲學系教師紛紛遭受解聘,海內外喧騰一時的「台大哲學系事件」於是發生。因「哲學系事件」而遭解聘的台大哲學系教員名單如下:趙天儀.陳鼓應.王曉波.楊斐華.胡基峻、李日章.陳明玉.梁振生.黃天成.郭實瑜.鍾友聯.黃慶明十二人。

到底誰是馮滬祥的靠山

台大哲學系自系主任趙天儀以下十二名教員遭解聘完全是基於「政治理由」,其中扮演關鍵性角色者乃馮滬祥一人。中央黨部青工會在六十三年國建會上發給學人的「參考資料」上提到:「舉校當局鑒於陳、王兩人被約談後問題嚴重,該系代主任趙天儀,處理不當,乃於六十二年七月,免除其代系主任職務」,所謂「代系主任趙天儀,處理不當」,據趙天儀本人指出,乃指他對於馮滬祥「職業學生」事件和馮滬祥邏輯考試情事之處理,遭致有關方面不滿而言。馮滬祥一手導演震撼海內外的「台大哲學系事件」,十多位師生遭整肅,在事件當中有關方面一再壓迫學校方面違反體制,破壞章程行事,馮滬祥若不是背景不單純,何以能夠導引這一連串事端,並因此而聲名大噪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