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票只會傷害社會運動

2003/12/27
反高學費行動聯盟總策畫、新世代青年團成員

不管是政治冷感症或者幹譙選舉病,都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民主症候群常見的徵兆。特別是在兩黨優勢政治的資本主義國家,在特定的政治體制以及選區架構下,選票往往莫可奈何地集中到優勢的兩個(或少數)政黨。選舉結果雖經常如是,輿情可不盡然照單全收,各黨基本教義派往往被冠以狹隘、偏激、愚蠢的面貌,反而藉由批判檯面政黨、提出清議來顯示自己的清高脫俗與不願同流、不屑合污的意向,可說是蔚為風氣。這是大多數群眾對主流政治的反感與些微自覺,但這只是一種習俗的意識形態,它反映了社會日益劇烈惡化的矛盾關係,但它還不是科學的社會分析,還無法形成社會改革的氣候。

就是存在著這樣一種矛盾,內藏著社會力對政治規則及其產物的不屑、不滿、甚至無奈,使得社會運動者在面對兩顆政治爛蘋果時,往往試圖提出第三種選擇來突圍並企圖擺脫檯面政黨的操弄。更確切地說,是企圖在與財團、資本合謀的國家機器與政黨之外,給予公民「第二種」真正有差有別的選擇。社會運動本來就要體察並分析社會的內在矛盾,有了正確的認識才能形構正確的策略,早些走在群眾前面,引領社會改革的方向,這是社會運動者的責任所在。問題是近來的廢票主張對社會有深刻的分析嗎?對社會運動又有正面的助益嗎?還是退到一般民眾的賭爛情緒背後,做群眾的尾巴?

泛紫聯盟從一個類似階級的觀點,透過許多社會議題來凸顯藍綠兩個資產階級政黨在公共政策上的向右偏頗,要求藍綠端出真正的牛肉來改善台灣諸如稅賦不公、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倡議廢票的工委會立即打蛇隨棍上,表示看透了藍綠的資產階級性質,應該用廢票來「積極」地表示民眾拒買假牛肉的決心。問題是這樣的舉動在表面上是面向了社會、親近群眾的習俗意識形態(即賭爛),實質上卻帶領群眾來遠離國家與政治。而國家機器,卻是目前社會改革不可放棄的重要環節。面向政治、奪取政權、改造社會,理當放在台灣社運的時程表上,一切社會運動的政治行動都必須提出可供檢證的標準,亦即它是否促進社運團結與提升社運的政治實力。

而廢票行動,無疑是一個消極、無效且對社會運動有傷害的錯誤政治行動。因為,廢票運動本身具有難度與自我否定性。首先,投廢票比投有效票需要更大的決心,因此要呼籲民眾投出百萬廢票無異癡人說夢,失敗的運動不但沒有教育的效果,還會適得其反地打擊削弱社運力量;其次,社會運動若果真能一定程度地激起這種投廢票的決心,就應該設法把這力量導引到能厚植社運政治實力的選舉上,而不是這般地糟蹋浪費。質言之,廢票行動,是一種社運的自我否定,是一種躲在庶民賭爛情緒與習俗意識形態背後的投機行為,是一種用假道德來包裝的失敗主義做法。

最後,無論是泛紫聯盟或者工委會,都把中間選民當作是一個已證的事實,而不是一個待證的課題。這次台灣的總統大選在藍綠相互越界廝殺、大搞政治飆車之下,真有中間選民嗎?或者,真能動員出可供識別的中間選民嗎?對長期低迷的社會運動而言,總統大選這一局的關鍵,不是急著表現尚且不明的「中間實力」、「賭爛情緒」,反而是用更多更正確的社會分析與群眾教育,找出可以改造台灣社會的積極力量。我不喜歡「中間」這字眼,看似沒有主見、沒有立場。總而言之,社會運動的重點不是捉著「中間選民」的尾巴,而是引領出「進步選民」。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