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ool News】 人民之怒 尼泊爾二次人民運動,要求推翻國王

2006/04/23
苦勞網特約記者

  為了要求還政於民,尼泊爾七大黨派從今年2月6日起,號召全國人民大罷工抵制專制王權,全國範圍的街頭抗議活動,至今已進入第17天。由於軍警越來越頻密地向手無吋鐵的人民開槍,街頭死亡人數已經累計達17人以上,傷者數千人,逮捕數千人。軍警暴力侵入民宅、扣留烈士屍體與日復一日的全天宵禁等手段,激怒了全國人民,抗議勢如洪水。

  雖則國王迫於壓力,於昨日(4月21日)發表重要談話,聲明要還政於民,希望由七大民主黨派推薦首相人選,以平息抗議風潮,但是為時已晚。在犧牲了這麼多條性命之後,人民已經對國王徹底反感,現在街頭的口號與旗幟,指向「國王下臺,要求共和政體」。七大黨派也明白表示,除非國王賈南德拉同意重新修憲,刪除憲法中讓國王擁有軍隊調度權的封建殘留,其所發起的人民運動不會中止。

  抵制全天宵禁封鎖首都的命令,冒著催淚瓦斯與橡膠子彈掃射的威脅,十餘萬人民今天(4月22日)清晨一醒,又重複昨天的路線,紛紛徒步數小時,從四面八方各個鄉鎮湧向加得滿都,持續衝破哨兵線的封鎖,衝向市中心;今天的目的,除了要求國王下臺,更要求七大民主黨派不可以輕易向國王妥協。這場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尼泊爾人民運動,之於美麗山國尼泊爾,有如19世紀的法國大革命之於法國。人民隻手空拳對抗軍警暴力,是要徹底推倒持續千年的王室政體。

  類似的場景,在1990年也發生過;當時,也是一場人民運動,逼使現任國王的哥哥交出絕對王權,建立了模仿英國君主立憲的民選政府體制。然而,這是一場不完全的人民革命,千百年的封建體質未去,種性制度仍舊壓在這一個全世界最後一個印度教古老王國身上;耕地不足、土地分配不均與工業落後,使得這一個擁有最美麗景觀、以農業為主要生計的小國,長期名列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林。童工、人口販賣、街頭乞討、非法越界到印度,或勞動力輸出去中東、香港、韓國打工,成為底層人民要活下去的最後手段。

  基於對改良路線的徹底失望,尼泊爾毛派共產黨以推翻王室為目標,從1995年起,在西部最偏遠貧窮的鄉村地區開始其武裝游擊鬥爭,並在數年間將影響力擴大到全國大半的偏遠鄉間,形成由鄉村包圍首都嘉德滿都之勢,但多年的激烈內戰也使得尼泊爾經濟雪上加霜。2000年初,尼泊爾發生震驚世界的王室喋血案,造成國王、王后、公主在內多數家族成員慘死槍下,現任國王賈南德拉以王弟身分繼位上台;雖然該案經調查以王子心神喪失開槍殺人及自殺結案,然而,由於王子是背後中槍致死,真凶到底屬誰,至今仍為懸案。

  2005年2月1日,國王賈南德拉以當時執政的尼泊爾國大黨政府無法掃平毛派武裝游擊隊問題為理由,以軍隊聽從皇室指揮為後盾,一夜間迅速將民選政府與國會解散,逮捕拘禁民主黨派領袖,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此舉,使得歐美各國與印度紛紛以撤回大使、停止經濟援助等手段表達抗議;接著,國王接連祭出限制言論自由、組織結社自由與勞工三權的各種專制命令。

  國際人權組織指出,國王專政的這一年來,尼泊爾國家安全部隊的法外殺戮以”幾何級”速度增長,與此同時,毛派游擊隊繼續包圍城市,用炸彈襲擊市場、監獄和警察局。內戰節節升級與政治不安,使得旅遊、出口與國際援助受阻,經濟瀕臨崩潰。今年2月,到尼泊爾的旅遊者比一年前下降了43%。許多窮人湧往印度孟買的妓院、東南亞的地下工廠與中東地區的貧民窟。如今,2700萬尼泊爾人中,有700萬人長年居住在國外打工賺錢寄回國內養家。

  為了阻止國王專段的行為,以「尼泊爾國大黨」與「尼泊爾共產黨馬列派」為首的七大民主黨派,已經在加得滿都街頭發起大大小小數不清和平示威抗議。七大民主黨派領導人與毛派領導人並放下過去十幾年的對立仇恨,分別於2005年底與2006年初在印度開了兩次會議,達成只要毛派放棄武裝、民主派願意協助毛派重返代議民主政治等多項和解共識。很明顯的,在毛派與七大民主黨派都願意共同合作的誠意之下,國王保守封建勢力已經孤立,成為尼泊爾要恢復穩定與民主的最大阻礙。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