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須有非生即死的承擔鄧燕娥訪問韓國民主勞總署理副會長梁暻圭

2006/03/02
香港職工會聯盟總幹事、香港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

世貿被起訴人士

  梁暻圭為韓國民主勞總(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KCTU)署理副會長和該會世貿代表團統籌。因參與12月17日反世貿抗爭而被捕,他是3位被起訴的世貿示威者之一(律政署已於2006年2月7日撤銷對梁的的起訴)。以下是他接受職工盟總幹事、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鄧燕娥(圖右五)訪問內容。

鄧︰鄧燕娥

梁︰梁暻圭

【個人簡歷】

鄧︰可否先作自我介紹 ─ 你的工作、家庭及參與工運歷史。

梁︰我於1958年出生,自高中開始便一直住在首爾。於1987年正值民運爆發之際,很多工人反對由獨裁政權主導的韓國工會聯合會所領導的工運,催生了真正的民主工運,我參與了其中,所以我的工運生涯已有20年了。目前,我是韓國民主勞總(下稱民主勞總)緊急署理七人委員會其中一員,也是韓國交通、公營及社會服務工會聯合會(KPSU)的主席。去年,不幸地,民主勞總捲進了一樁政治醜聞,因為它的第一副主席接受了一個僱主聯會的賄款。因此,整個領導層下了台,緊急署理委員會成立了,而我成為其中一員。

  韓國民主勞總訂於2月10日進行大選(後改於2月21日),於選出新領導層後,緊急署理委員會便會解散而我就可以專注於KPSU的會務了,KPSU是民主勞總16個行業屬會其中之一,是繼韓國金屬工人工會之後最大工會,共有(廠房)工會380間,合共超過11萬會員。我們的工會代表了來自鐵路、地鐵、機師、機艙服務員、醫院、能源及公營機構員工。除政府僱員工會和教師工會以外,所有公營機構員工都是KPSU會員,我的兩年任期到今年年尾便屆滿了。以下是我的履歷。

1987 韓國總工商會工會發起人及副會長

1989-93 韓國總工商會工會會長

1995-99 KFPSU工會(KPSU前身)的第3及第4任副會長

1999 KPSU第一任會長,同年因工會發動大罷工,被迫逃亡及後入獄

2000-01 民主勞總副會長,民主勞總政治委員會主席,民主勞總勞動學院導師,民主勞動黨副代表

2001-02 KPSU第三任會長,再因發動大罷工逃亡及入獄

2005-至今 KPSU第五任會長,民主勞總署理副會長,民主勞總世貿代表團統籌

家庭狀況︰有妻子及兩名女兒。

【工人與農民成反世貿鬥爭的中心】

鄧︰對於你和民主勞總來說,今次在香港參與「抗議世貿」周,有何得著?

梁︰ 我會以整個韓國「反世貿」代表團的角度與你分享我們在今次抗爭所碰到的挑戰和限制所作的檢討。第一,韓國代表團在整個反世貿運動是一把新冒出的聲音。自2003年在坎昆李京海之死之後,韓國的「反世貿抗爭」已成為國際焦點,而近日在香港的鬥爭再次引證了我們反對世貿的決心。強化和將這挑戰推進另一層次,我們須要發展一個反世貿的國際團結運動。今次韓國代表團與香港人民所建立的團結便是真正國際團結的寫照。

  第二,由我們派出龐大代表團去香港可顯示韓國民運已超越國界而正邁向針對由新自由主義所導致的問題。在香港的鬥爭證實有很多人已明白到全球化對服務業或農業的影響已非某一個家的問題。經過今次香港的鬥爭,除工人和農人以外有很多人亦面對新挑戰。

  第三,今次反世貿鬥爭的基礙已創出一個新環境。在過往,主要是公民社會團體和學者反對世貿;自坎昆和香港之後,工人和農民已成為這場鬥爭的中心。將來反世貿的鬥爭意味著會有更大空間讓更多人參與,而這些參與是會得到支持的。

  但我們仍面對自身的問題。積極來說,由於韓國農民的抗爭,農業已成為一個重要議題。但問題是世貿已被詮釋只限於對農業做成影響。

  服務業及其他非農業範疇的議題都已被邊緣化和視為不重要。部份原因是由於韓國農民代表團與其他界別代表未能訂立一廣泛性策略。第二個問題是我們的代表團特別聚焦在直接行動,對於其他國家的不同團體的行動和聯盟活動,甚少理會。韓國代表團,置身於反世貿行動的中間位置,卻未能利用時機去強化國際結連運動。我不知道其他國家的代表團對此有沒有同感。此外,來香港的代表團成員主要是來自南方。而最後的問題是儘管有我們的付出和鬥爭,我們未能中斷世貿部長級會議。當然現實是富有的已發展國家可以儘用資源去促成某種協議而這正是它們可以做到的,(我們)大部份的活動均集中在場外。將來,我認為「反世貿」的鬥爭須要用新策略和要兼顧場裏場外。此外我們未能打斷世貿會議的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我們沒有足夠能與我們的直接行動相配合的另類策略。

  再者,我們缺乏一個完整的反世貿團體的網絡。在我們國家的人民運動須要發展去確認國際結連的重要性,人民運動須要建基於反資本主資而在這基礙上,我們要教育基層民眾。我們須要一個以階級分析為基,以勞動人民為主的結盟組織。

  這個組織應要全球集體行動和力量,而我相信韓國人民運動有責任將它在地球屬於「南方」的國家推動。

【反對GATS、反對資本主義】

鄧︰職工盟內很多人認為今次最大的遺憾是我們未能影響「服務業貿易總協訂」(GATS)的談判。很多香港人仍以為世貿只是與農業相關,因此與港人沒有多大關係。職工盟及它的很多屬會在過去一年已就GATS攪了多次抗議行動,但偏偏在這星期,我們什麼也沒有做。以我所知,對民主勞總來說,GATS也是重要議題。回想起來,你覺得我們應可做些什麼以加強對GATS談判的影響?

梁︰民主勞總已舉行兩次檢討會,一次在我回國之前,一次在我回國之後。雖然整個檢討仍未完畢,很多民主勞總的屬會及參與韓國遠征鬥爭團的成員已完成檢討而其中有很多類近結論和要點,其中之一便指出我們在影響GATS的談判方面未有成效而當中理由,我已在之前說過。

  今次,有很多農民團體來自韓國和其他國家,它們決心要使農業議題由頭至尾貫穿整個反世貿鬥爭行動當中。但要根本地去挑戰資本主義,農業是一個弱的議題,因為相對於直接挑戰著資本主義和面對強大壓迫的其他非農業公營界別來說,農民面對較溫和壓迫。公眾和一般中產階級變成同情農民多於對工人。我想指出雖然香港鬥爭涉及很多議題,但客觀環境使農業議題變成唯一議題。但無論如何我們不應因為這種種客觀條件而放棄針對GATS的抗爭。

  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但事與願惟,第一也是最主要原因是因為韓國代表團本身。你也知道我們代表團是由130名工人和1200名農民組成的。韓國代表團理應針對共同議題作出集體抗爭策略;但我們本身也有不為外人道的內部矛盾。外表看來,韓國代表團表現得很有組織和激進;但內裏,韓國農民聯盟除了農業以外實在不大理會其他議題,而這也反映在他們對其他議題的抗爭行動只作有限度的支持上,這個問題由始至終一直存在我們之間,甚至引起很多內部矛盾。由於韓國農民聯盟的態度使民主勞總在GATS議題的抗爭困難重重。

  本來,民主勞總預備在12月14日進行一次反對GATS的抗爭行動,但由於韓國農民聯盟不參與而失敗告終。另一方面民主勞總有130人,其他國家也有工會團體在場,本應可以針對GATS進行一場以工人為主的抗爭。但民主勞總沒有好好計劃。反觀各國農民團體來到香港攪了個國際農民日以突顯他們的議題。當然民主勞總與職工盟聯合舉辦了一個研討會討論GATS,但這不足夠。在最後關頭,為了提升我們對GATS 的抗爭,我們去了歐盟總部抗議但只有韓國工人參加了。我明白你為什麼會說職工盟應該可以做得更好,但我不認為這純是你們的問題。韓國代表團視野有局限和缺乏對國際結連互助行動的理解。

  再者,我們對香港,它的人民和人民的運動缺少關心和認識,我後悔我在我們的行動和計劃進行之前沒有與職工盟好好溝通。假如有的話,我們定可以有更好的連結和抗爭。我也想過我們沒有事前計劃也許是因為我們沒有機會建立關係。我對於在前往香港抗爭之前未有與職工盟的會員先作溝通感到遺憾。你和職工盟雖有萬種牽掛,但你沒有過任何批評,只是耐性地等著;我甚至認為你應該批評我們,但作為一個盟友你實在過於體諒。

鄧︰民主勞總及其他公營部門工會在日後反對GATS,反世貿及自由貿易協議有什麼計劃?

梁:民主勞總的優先工作是要為4月在日內瓦的(世貿)大會做好準備,但由於2月10日的大選工作我們暫時押後2006年工作計劃的制訂。大選一完我們便會對反GATS和自由貿易協議作周詳計劃。

  在韓國,我們會在全國民主運動擴闊國際結連的層面,針對反資本主義的根本問題和強化基層教育和接觸。要成功發動一場國際反世貿運動,我們必須找方法成立一個國際結連組織以統籌和執行工人的集體決議。為達致這個目的,韓國民主運動應為SIGTUR(SIGTUR,全名直譯為「南方全球化及工會權利關注組織」。是一個在發展中國家的工會和勞工團體的網絡。)設計一個新的計劃,而KPSU今年的計劃是反對公營服務私營化。

  2006年上半年,韓國政府正準備將公營服務私營化。此外,通過立法在濟州島設立出口特區,政府將推動設立外資醫院,外資教育機構,在醫療服務方面,政府正研究成立私人公共醫療保險,政府正準備大規模將教育和醫療私營化。因此,KPSU將反對政府措施和發動國際團結行動反對全球化,同時KPSU正準備於6月或7月發動大罷工。

【鬥爭只有不妥協】

鄧︰你和其他很多盟友對我們已再三說多謝,但可否坦白說一說你認為我們在那一方面可以再做好些,以促使「抗議世貿」的運動成功?

梁︰首先依我之見,今次反世貿運動比以往的都成功,因為有來自職工盟和民間監察世貿聯盟龐大的支援,我們說多謝並非客套說話。確實,沒有你和其他盟友在香港的自我犧牲精神,我們不可以做出龐大行動,所以我實說不出你們還有什麼可以再做。

  正如我所說,我只遺憾沒有在民主勞總、職工盟及其他工人雲集之際,強化彼此之間的團結以發動反GATS的抗爭。假如我們有這個層面的結連,我們應可為SIGTUR開拓以亞洲為中心的新領域。話雖如此,我們至少在香港建立了對國際結連的共同基礙和認知,面向這目標,你與我,民主勞總和職工盟定要有更多的交流和結連。

鄧︰職工盟沒有韓國民主勞總般強大和有戰鬥性,你對我們印象如何?

梁︰依我之見,一個工運的強大和戰鬥性並不單由其鬥爭方法去量度。方法以外,是在反對新自由主義和全球化持有一種不妥協的立場並以此為(發展)鬥爭性的基本原素。

  對此,究竟工運應該是接受全球化然後尋求將它改造,或是要建立「民主全球化」,或是深入探究資本主義,然後說出如何對資本主義作根本改變?這些辯論正存在於南韓的民主運動,但民主勞總堅決高舉反資本主義為原則的意識形態,民主勞總的看法必定會彰顯為激進行動和實踐。

  在我逗留香港期間,不幸地,我沒有機會與其他人深入討論,所以我不完全知道職工盟的關注議題。但我非常強烈感到香港工運擁有無比潛質,我預期香港工運必能將困難逐一克服,並與民主運動結合,推向更大可能性。香港年青盟友的純真激情使我尤其感到鼓舞。我們清晰記得1987年韓國的民主運動和民主工運的抗爭,就有20多歲的年青工人站在前頭。

  香港的年青盟友幫我記憶起19年前在南韓,當時的年青工人像一場野火燃點起我們的民主工運。

  相比在韓國,資本主義在香港繁盛得更早,資本主資的矛盾和壓迫定有更大的強度,我相信香港的未來定充斥著反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的工人和人民運動。在我留港期間,我看見職工盟和其他民間團體所做的準備工夫。對香港的盟友我予以支持。我堅信我們在2005年12月開展的盟友情誼和團結精神將會強化我們在共同鬥爭的更大團結。

【工運要有非生即死的承擔】

鄧︰民主勞總如何動員數以千計的會員到來香港參與「抗議世貿」運動?來港之前你們做過什麼工夫?

梁︰在2005年下半年,民主勞總經歷了一艱難時期。民主勞總遇上領導層的貪污醜聞 和辭職,內部有很多挑戰和矛盾。此外,政府和資本家進一步打壓散工,又將通過法例以較易解僱長工。在此艱難時期,民主勞總並沒有充足時間去為香港之行作好準備。

  韓國民運,包括工運在內的抗爭手法和戰鬥性是高度已發展的,但它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是十分韓國的也缺乏國際視野。所以,過往韓國人民運動在反全球化、DDA、自由貿易協議方面都很局限,但韓國民運於過去幾年在新自由主義的經驗促進了人民對資本主義的認識,所以會有130人參加了香港的抗爭。

  在2005年1月的民主勞總大會上,代表通過了派團前往香港和斧山反對亞太經貿合作會議作為反全球化重要一步。首先,我們成立了反世貿人民行動聯盟,其中巳括有很多民間團體。每個星期,聯盟的策劃組和各代表均開會討論整體策略和動員工作;於11月我們更派了一個代表團前往香港作實地視察,制訂政策和教材和抗爭策略。雖然民主勞總處於困難時期,但仍於每一次會議,討論香港抗爭和儘力去動員每一界別。當我們確立了代表團之後,每一個界別開始舉辦工作坊,民主勞總也舉辦了集體工作坊去訓練代表團成員。總而言之,我們應可以做得更好,我們因準備不足而限制了我們國際結連的工作和造成反對GATS的失敗。

娥︰在那個星期韓國參加者所進行的公開抗爭行動,使我們看到你們完善的組織力,究竟你們如何達至這個效果?裏頭是否與你們工運傳統有關?

梁︰正如我在先前提過,韓國工運的團結和組織策略是建基於韓國歷史,它傳統的抵抗性和不妥協的鬥爭性策略是韓國工運反壓迫歷史的表現。正如你所知,韓國曾被日本殖民統治,當時資本主義傳入韓國,經而工運誕生,工運與韓國獨立解放運動聯合進行反日本殖民統治。這場不妥協的鬥爭須要有高度的戰鬥性和團結性,這段早期的工運史也就孕育了後來的韓國工運發展史。在1945年解放後,韓國工運繼續為反對美國軍事佔領和軍法統治而抗爭,今時今日,韓國工運仍反政府和參與民主運動。

  在國家處於一個分裂狀態,韓國工運須要一種非生即死的承擔。同時在軍法統治時期,勞動三權完全被剝奪,所以當時的鬥爭非常艱苦和要進行地下抗爭;透過這些鬥爭,韓國工運終於在1985年的全國工人抗爭取得力量而進入民主工運的新紀元。縱使有此巨大的民主發展,政府與資本家的壓迫仍持續著。所以韓國工運的鬥爭往往只是為了保著已得的,為了生存韓國工運須要有戰鬥性的抗爭和團結。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