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職工盟娥姐交棒 轉戰海外

2011/07/01

【明報專訊】本港外籍家庭傭工被剝削問題引起國際關注,人稱「娥姐」的職工盟總幹事鄧燕娥今日就會離開服務16年的崗位,轉到新成立的全球家務工人聯會出任國際秘書,主力關注窮國外傭到富國打工的待遇,不打算參與丈夫李卓人即將成立的工黨。

娥姐鄧燕娥說:「香港的外傭待遇其實不俗,至少她們受法例保障。有些國家例如馬來西亞,外傭不享有法定假期;新加坡的外傭工資更是海鮮價,不像香港劃一規定。」服務本地工人30載,娥姐決定放眼世界為第三世界工人搖旗。她早前到日內瓦出席國際勞工組織大會,有份推動訂立國際家務工公約。

加入全球家務工人聯會

最低工資議題令職工盟的民望如坐過山車,娥姐近日接到清潔女工來電咆哮:「你懐唔應該爭最低工資,我個仔大學畢業,依家佢人工同我一樣!」娥姐反問:「你同阿仔日做幾多個鐘?」女工答:「我做9小時、阿仔至少12個鐘。」娥姐聽畢,決心在離任前,將爭取標準工時訂作本地工運的下一條戰線。

原本一心當秘書

娥姐1980年在當時的理工學院修讀行政秘書課程畢業,原本一心做秘書,自參與天主教大專聯會後決定投身社運,82年獲工運元老劉千石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聘用,因而認識丈夫李卓人,兩人並肩協助工人組織工會,「當年工會政治左右派系分明,我們要打破常規做到工人話事、政治獨立。」

八九六四後職工盟在社會一片仇紅的情緒下成立,娥姐記得,當時工運界有感「香港若不在回歸前組織一個獨立工會,九七後便沒有空間」。成立之初由劉千石、司徒華、李卓人3人領軍,娥姐負責前線。愈近回歸,職工盟內部愈擔心回歸後被打壓再沒立足點,決定購買會址,娥姐1995年擔起總幹事大旗籌款,終籌得600多萬元購買現位於油麻地永旺行會址。

擔任總幹事的16年間,娥姐有兩件事最難忘:一是98年金融風暴後保安員由三更轉兩更制,「那時我們日日去地盤抗議,保安員好團結,晨早走來排隊交會費。」職工盟屬下的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一直是最人多勢眾的屬會,現有2000多名會員。

「第二,就是爭取最低工資,由1999年至今爭了12年。是好是壞,工會內部最初都有爭論,看到工人分化我都心痛,每一步都走得不易。」她相信,那位致電瘗她的女工,終會明白最低工資的意義。

韓農啟發「社運可以多花款」

娥姐最為人熟悉,是她2005年世貿會議在港舉行期間,擔任韓農的代言人。當年韓農跳海、三跪一拜、坐馬路等示威方式,讓她明白一個道理:「搞社運,原來可以好多花款。」

她發現近年愈來愈多大企業的年輕僱員願意挺身參與工會,與年輕人熱中 社運的氛圍一脈相承,「搞工會,不再只是阿叔才做,工運也是為社會公義。」娥姐記得,職工盟成立之初只有25個屬會,如今已增至89個,她寄望年輕人帶領工會百花齊放,延續不同世代的工人夢。

明報記者 盧曼思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當年招攬首員工 今接領導]

【明報專訊】39歲的蒙兆達將接替鄧燕娥出任職工盟總幹事,他是娥姐在任時首個聘請的員工。蒙兆達接棒後,8月將召開會員大會,通過是否支持秘書長李卓人即將成立的工黨代表參政。他指出,日後工黨或將成為職工盟在議會的代言人,職工盟會透過政治教育等方式培訓工運人才,強調不會脫離政治。

目標「有人又有錢」

「我在中大哲學系就讀時,曾參與學生會及學聯支持國泰空姐罷工。1995年畢業就加入職工盟至今。」蒙兆達形容,鄧燕娥不止是他上司,也如他姊姊,「她很信任同事,會放手讓我們發揮。」

蒙兆達說,職工盟成立21年已確立鮮明抗爭形象,未來他希望加強基礎工作,「有人有錢最重要」。人,職工盟現時會員已達17萬,但他希望多吸納合約、外判散工,為他們爭更多權益;錢,他將研究開源:「外國工人會將年收入的1%貢獻給工會。」按此計算,月入8000元的工人,每年交給工會的會費達 960元,「現在我們收取的會費每年只是100多元,是否仿效外國加價?可以探討。當然,加會費代表工會要提供更多服務,例如培訓、進修等。」他不欲港人再抱「有事才搵工會」的心態,希望推動工運文化植根。

咦! 製造業/產業集体北上, 職工盟做過了什麼事兒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