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紹興南街拆​遷戶音樂發表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1/08/15

Q:紹興社區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A:紹興社區位於紹興南街、信義路、林森南路、仁愛路圍成的街廓中,共有136戶。在2010年八月,住戶收到台大寄來的律師函:要求居民於六十日內拆除或騰空房屋,歸還占用校地,否則將向法院訴請返回與請求侵占行為、不當得利的損害金及延遲利息。同月,紹興社區拆遷自救委員會成立,開始向台大校方、各政府單位、民意代表與監察院尋求協助。

自今年五月中起,陸陸續續有近五十戶收到民事法庭的通知公文,台大要求違建戶「拆屋還地,賠償損害」。只要曾經有居住在這些房子裡的法律事實(戶籍),就成為台大追討的對象。因此從兩歲還牙牙學語的小孩,到早已往生的長者都列在被告的名單中,並且對各戶追討近百萬甚至更多的不當得利賠償。

然而,台灣大學過去六十多年來,從未知會本地居民佔住的是台大校地也從來未曾與居民溝通協調安置或拆遷補償等任何方案;在寄發存證信函之後,也對居民多次的陳情不聞不問,而一狀告上法院,造成居民莫大心理壓力。我們希望台大能立刻撤銷所有關於拆屋還地的訴訟,重視這個地方所承載的歷史共業,並且放下身段,與居民共同協商多贏的解套方案。

Q:到底是誰住在這裡?「歷史共業」是什麼意思?

A:或許很難想像,這一百多戶人家,矮屋與矮屋比鄰而築,蜿蜒的小巷總會讓初次到訪的人迷失方向的紹興社區,日據時代只有作為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附屬醫院教職員的宿舍。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約有60萬滯台日人等待遣返,為了謀生,這些人就搭臨時建築,賣小吃、剩餘物資等生意。經過轉手買賣,這些簡陋的建築也往往成為本省人落腳的地方。

民國38年中華民國政府撤退來台,100萬的軍人、家眷、公務員、難民……等湧入台灣。在這百萬軍民當中,只有約50-60萬的人口,作為現役職業軍官,才有資格分到一戶眷舍,而另外40-50萬的人口,只能自行覓地求生,搭建房屋居住。那樣的時空環境也改變了紹興社區的面貌。日據時期,宿舍旁空地種菜的情景不再復見;許多低階沒有資格分配的眷舍的軍人,依著紹興社區靠近聯勤總部、空軍司令部等等軍事機關,就在這裡的空地搭了小小的住屋暫時棲居下來。最初都只是用些簡單木頭、竹子搭的屋子,畢竟「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只是反攻未成,居民也漸漸安家立業,房子慢慢翻修成磚造與水泥;當初的暫住三年,轉眼間就過了一甲子。

而就像當年收留了來自大陸的國軍,紹興社區也歡迎了隨著台灣經濟起飛而來的城鄉移民。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他們離鄉背井,同時也支持著台北城的發展。但負擔不起高昂的房價,後來也在紹興南街落腳。當年的紹興南街與周邊,以今日林森南路(昔上海路)上的「上海市場」為中心,遠比今日繁華、熱鬧、擁擠,密密麻麻佈滿了所謂「非列管眷村」的「違建」。

六十年過去了,上海市場早已杳無蹤影;那些年繞著上海市場與仁愛路兩邊的矮房子,隨著台北市的公共建設,如Y17青年活動中心的興建和仁愛路、紹興南街的拓寬工程,也陸續被安置、拆除。老鄰居搬走,附近大樓一棟棟地蓋起來,卻留下了紹興社區,成為那段風雨飄搖的歷史與台灣經濟發展的見證。

Q:你們是違建戶嗎?違建不就應該拆除嗎?

除了居住在日式宿舍的台大教職員與其眷屬,紹興社區的居民確實是法律上的「違建戶」。然而「違建」是一個非常籠統的稱呼。雖然可以依照「違章建築處理辦法」第二條,將「違建」定義為「建築法適用地區內,依法應申請當地主管建築機關之審查許可並發給執照方能建築,而擅自建築之建築物」,但這僅僅是概括性的定義。一方面,它沒有考慮到程序違建、實質違建與廣義違建等區別;另一方面,這樣的定義也沒有考慮到違建形成的歷史因素。因此,「違章建築處理辦法」第十一條也指出,地方主管機關得以自行對「新」、「舊」違建進行判定;而所謂的舊違建,如果沒有公共衛生、交通與安全等立即的疑慮,則由地方機關拍照列管以後,是可以修繕並且繼續居住的。以台北市為例,目前公布的「台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就將一般認知中的「違建」分成三類:民國84年以後產生的新違建,民國53年到83年所形成的「既存違建」,以及民國35年十月一日以前形成的「老舊房屋」。其中只有第一種「新違建」是要立刻以法律手段處理的。換句話說,「違建」百百種,除了新形成的實質違建外,基本上擁有一定的居住權利,也不一定是由民眾投機心態所造成。而台灣過去極度密集的違建地景,反而訴說著這塊土地經歷政治動盪與大量遷徙的自然後果。隨著台灣經濟的起飛,許多違建才隨著市內公共設施的起造,得到拆遷補償而消失。

無論如何,我國現行法律對於舊有違章建築的交代仍然有欠妥當。最嚴重的地方就是,中央層級的「違章建築處理辦法」儘管承認了舊違建的歷史形成,卻將新、舊違章建築的判定問題與後續處理,交由各地方主管機關來制定,而忽略了大量位於國有土地上的舊有違建,而導致地方管不了中央、中央想丟給地方的現象。這種法律上權責劃分的困難,使得某些違建戶得以配住國宅,另一些違建戶卻缺乏任何法律上的權利。例如,與紹興社區僅一條仁愛路之隔的東和禪寺,即今天Y17青少年育樂中心所在地,過去與紹興社區是屬同一塊違建聚落,但卻因為土地被登記為市有地,上面的違建戶就在Y17的興建過程中,得到適當的補償與安置。位於國有土地上的紹興社區,則未能得到類似的待遇。今日紹興南街周邊的石園新城、弘道國中、興隆國宅附近,當初都有許多的違建戶,絕大部分也得到了安置。同樣的歷史脈絡,截然不同的後果,正點明了當今的法律對於歷史的不夠尊重。

Q:所以這塊地是台大的嗎?你們是不是佔地為王?

紹興社區的國有土地大部分確實由台大所管理,然而因為瑠公圳支流流經,加上當初鄰近國民黨中央黨部的區位,亦有少量土地由水利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等單位所管。若依據台大取得本區土地的方法不同,社區內的土地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光復後,帝國大學時代日式宿舍的周邊土地,於民國40年土地登記時被一併畫入台大校地,並由台大負責經營管理至今。第二類土地位於紹興社區東北角,是台大在民國74年以建立病歷檔案室為其使用目的,而向國有財產局申請撥用的土地,於民國75年撥用成功。

就第一類土地而言,根據舊空照圖與社區居民的戶籍登記,紹興社區的聚落形成最晚也在光復前後,遠早在台大於民國40年進行的土地登記;只是因為光復初期,國民政府對日據時期土地法制的銜接十分粗糙,加上政令宣導並未考量當時低迷的閱報率與識字率,使得居民錯失了土地登記的機會。若真要說「佔地為王」,恐怕台大更符合這個名號。然而台大也從未善盡地主告知與管理土地的義務,讓居民失去質疑這項政策缺失的機會。

就第二類土地而言,依據國有財產法第三十九條,撥用土地若原先的撥用用途廢止或變更;或者空置超過一年,沒有開始建築的情況下,就必須撤銷撥用。台大一撥二十餘年,對土地不聞不問,當初病歷檔案室的興建計畫也早已付諸流水;

按理說,早就應該撤銷撥用。然而,經由台大「自行評估」仍有公用需求,並於今年獲得教育部的「認可」後,財政部就繼續承認臺大對此地的管理權。這完全是缺乏任何法律根據的。也許「官字兩個口」,法律任由坐擁行政資源的政府機關解釋;然而將此地撥用給台大的代價,是居住其上的居民,喪失了根據「台北市區公有眷舍房地專案處理實施計畫」購買國有土地的權利,也喪失了根據國有財產法第四十二條向財政部承租國有土地的權利,並且同樣面臨著挨告的危機。

Q:台大也是「依法行政」,被迫執行政策

台大確實以「依法行政」作為掩護自身粗暴與傲慢的遮羞布,認為現行法條並無規定要安置長久以來居住其上的「違建」。然而沒有法條可以安置住戶,不代表不能夠安置,因為安置違建戶並不違法。我們不反對台大依據財政部「強化國有財產管理及運用效益方案」對校地進行活化運用,但是反對忽略歷史責任的、粗暴的運用方式。「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更何況,我們已經看到法律對於歷史沒有完全地尊重。身為一所以世界前50大為目標的大學,如此作風實在有辱於台灣最高學府的名號。

更令人錯愕的是,自從委員會於2010年8月成立至今,委員會便屢次向台大校方要求溝通協調,台大卻每每相應不理,僅在今年三月立法委員翁金珠主持的協調會上,堅持本身要回校地的立場,但對於此地具體規劃、預算編列等事項卻仍含糊其詞,也沒有回應居民提出的意見與解套方案。這樣鐵板一塊、完全不打算以理性協商的方式來解決歷史共業的態度,令人無言以對。

Q:除了拆屋還地之外,這塊地方還有哪些可能?

民國97年,華固建設企圖再此地進行都市更新,並收購了三十多戶,亦曾經舉辦事業概要公聽會。但在無法符合「校地不減少」的原則下,台大與建商無法達成共識,使得都更計畫最終無法進行。

台大醫學院總務分處鐘主任今年六月接受《台大醫訊》訪問表示,未來將把日式宿舍和違建占用戶的部分進行總體規畫,以興建醫學院第二教學大樓,來解決醫學院教學研究,學生活動空間不足的問題。現在有許多系所是借用台大醫院的空間,如醫技系、臨床醫學研究所,分子醫學研究所等;同時也希望興建可以容納四百人的大講堂。具體的規劃目前仍在討論中。

姑且不論這些規劃的空洞性以及與過去企圖合作都更的矛盾,無論是都更或是自行興建校舍,都並不與我們的訴求衝突。在地居民要求的僅僅只是,不要忽略此地「違建」形成的歷史共業,斷然拔除居民長年來安身立命之地,以致流離失所,被迫進入極不穩定的租屋市場。更由於居民早已習慣此地無比簡陋的居住環境,小坪數的房間就可以滿足居民的安置需求。若台大能自辦或BOT方式興建宿舍,讓居民優先承租,或者讓居民在社區西側的畸零地上搭建房屋,待與西側街廓的居民一同都市更新,則既可透過安置違建戶而得到容積獎勵,符合不減損校地原則,又能解決歷史共業,得到社會大眾讚賞,不是一舉數得嗎?只是這一切,都必須以台大敞開心胸、容納異見為前提。因此我們衷心期盼台大儘速撤銷告訴,與居民透過理性溝通獲得多方的最大利益。

主題: 
事件分類: 
活動日期: 
2011/08/20

臉書討論

回應

台大醫院至少從17年前就有許多教學單位「借用」在舊醫院建築裡,
後來醫學院逐漸興建新建築(例如徐州路上的會議中心和公衛大樓。沒錯,公衛大樓有幾層是醫學院的系辦),
舊醫院的教學單位搬出,就可以增加病床了。
不過台大醫院為什麼要一直增加病床呢?
因為要賺錢。
為什麼大學附設的教學醫院需要像金雞母一樣多賺錢?
(例如高額的停車費、撒掉低廉的員工餐廳改成美食街、甚至開整型美容中心)
這需要進一步考察,肯定是資源分配方式有了改變。

蔡英文要放寬都更,這種情形只會更嚴重,助長台大氣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