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回應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案 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1/08/16

當樂揚建設娓娓道出沉痛質疑,直指少數私利為何能凌駕多數人的公共利益,我們只想問一個簡單的問題,提供社會大眾公評:都市更新案中的少數利益與公共利益,各是什麼?

樂揚建設於其聲明稿中指出:「守法民眾沉痛質疑:極少數私利,為何能凌駕大多數的公共利益?」我們在此肯定樂揚建設意識到了都更案中的公共利益與私利的問題,藉著樂揚建設提出的發問,我們進一步以文林苑都更案為例,列舉一般建設公司中所謂的公共利益跟集體利益是甚麼:

• 本案更新後價值19億35,322,222元

• 本案更新後面積4113.03坪,車位93部

• 地主實際分配權利價值8億73 ,997,570元

• 地主實際分配坪數1749.45坪、車位45個

• 樂揚分走2363.58坪、車位38個→現在價值一坪65萬,車位250萬=16億3132.7萬

• 樂揚審定成本8億63,294,685元加管理費2億0,372,093元,共計10億67014778元

• 可超賣差價獲利5億64,312,222,可超賣差價增值幅度52.88%

• 樂揚收了買屋者預售款,建案又可以貸款,依私下合約,究竟有無支付那些搬離地主的租金補貼?

資料來源:台北市政府府都新字第09830575300號核定版權利變換計劃書

樂揚建設申請公權力介入代拆,為其可賺得超賣價差5億,這五億元尚未包括審定成本中浮報的金額,實際上的獲利粗估恐約有10億之譜。仔細探究其成本與利潤,或許不難發現,現行都市更新案中所追求的「公共利益」多半只是空洞的假象,而所謂的依法代拆執行,簡單來看,就是樂揚建設為了錢要政府拆王家。如果這更新後的價值19億,要說成公共利益,請問各位讀者、媒體記者朋友們,這19億,你們有享受到半分半毛嗎?難道三個人以上能夠獲利,就可以說是「公共利益」嗎?這19億的私人住宅大樓如果是開放公廁給所有人使用,至少還有15層樓高的公廁給大家方便方便,問題是並沒有。這19億的私人住宅大樓最後就是私人的財產,還炒高了房價,不但沒有一絲公共利益在裏頭,還是造成現今社會高房價民不聊生的罪魁禍首。

當樂揚建設的聲明稿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都更制度中,明顯的公共與集體利益概念,並以將王家強制納入都更計畫後,才能獲得整體區域環境品質、生活安全提升,我們也想再一次點出此案中最大的盲點:『都更計畫對整體區域生活安全、建築品質、城市風貌的正面提升價值,一定非要王家參加不可嗎? 沒有王家,這個都更計畫就做不下去嗎? 』樂揚建設一開始說依法不可排除,然而,當聯盟與王家列舉出台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第十五條、畸零地管制規則第六條等相關法令,指出王家並無「依法不可排除」的問題,而台北市都更處處長也曾表示:如果實施者願意,可申請變更設計排除王家,然而於上周五下午的協調會上,樂揚建設馬上改口,指出他們只是『小小實施者』,受地主之託、不可隨便變更設計。所謂變更事業計畫設計在其他都市更新案進行過程中是再常見不過的現象,我們不懂:為何樂揚建設在申請代拆時自行提高實施者的權限、而在變更事業計畫時卻自貶實施者的權限?

樂揚建設的聲明稿中,提到他們所謂依法參與都更的住戶們質疑:「為何抗爭戶絕口不談都市更新會帶來的集體利益與公共利益?」「為何抗爭戶不解釋曾經簽名蓋章並行文北市府、要求提出約兩億回饋金額的條件是否合理?是否已遠遠超過其他依法進行都更的住戶們可以分回的數字?」

士林王家藉由此一聲明稿機會鄭重表示:現行都市更新帶來的是發財夢,不是公共利益。,王家再次強調,「為了拆王家、賺十億,所謂書面上寫的兩億的回饋金是為了讓樂揚建設知難而退。請快點打消拆王家賺10億的念頭,人家說買賣不成仁義在,不要被開了高價碰了釘子就哭哭啼啼,如果真的有心要做都更,請考量在外租屋許久95%的其他地主,盡快進行變更設計,蓋一般7層左右的集合住宅讓95%地主快點有個新家,不要賺那麼多,如果操作上有甚麼困難請聯絡台北市都更處,台北市都更處肯定會給予最大的協助」。

並且,我們也鄭重呼籲樂揚建設不應以法院對於「撤銷實施者資格」一案的判決結果,掩蓋文林苑案在計畫道路尚未開闢前、公共建設尚未妥備、環境尚未更新,先行建物更新的話,恐將引發的消防安全。沒有「公共安全」,哪來的「公共利益」!?請不要將媒體與當地住民當作「愚民」看待。

---

以上的質疑,懇請社會輿論與睿智的媒體從業人員深入探討、關切,發掘事實的真相,讓社會大眾能認清集體利益與公共利益為何,讓社會公理與法制能維持正常的運作與平衡,不要盲目倒向極少數人私利的一端,產生惡性的循環。

我們期待從文林苑都更案這一課中,讓逐利成風氣的社會再次反省、共同面對、思考,我們的社區、乃至整體社會,在這些漫天價響的「一坪換一坪」口號宣傳下的都更案中,我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我們衷心期待,追求社會進步、城市環境品質提升的過程中,人民的居住權不應在此過程中讓步。請讓一般小老百姓們有免於迫遷恐懼的安居自由。

新聞聯絡人:王耀德0983-029713 陳虹穎 0911-713482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中和景安都更離譜,實施者只找經濟部、店面住戶協調,在未承諾分坪規則之前已輕巧取得過半數小住戶都更計劃同意書,將來[公權力]的介入又是一例。

紕漏出在預售

都更案預售應明令取得100%住戶同意書方可進行

都更案預售應明令取得100%住戶同意書方可進行?

聽你在唱,最好是啦!100%住戶同意=100%釘子戶出現!

各位似乎忘了一個重點,36戶同意了....
你有膽就說那36戶都是白痴、混蛋!請問那36戶在簽約時有無違法?36互換得了什麼?那2戶的王家換得了什麼?

更重要的是機率(不懂機率的話,請回老家重修吧!),36:2在機率裡哪個大,你更有可能是那2戶的(大地主)嗎?還是你是那36戶之一真正的小蝦米?

如果將來我住的房子要改建,我住的這塊包括另外的35戶全部都同意了,除了有兩戶不同意,你這時一定敢說「不可以因為大部分人的權益而犧牲少部分人的權益」,很好,你真敢說的話我等著。

順便另外舉個例子,剛剛有個新聞說老爸因為精神病殺了親生兒子,老媽哭喊著應該送老爸到精神病院隔離,這時,請你在大聲的說一次「不可以因為大部分人的權益而犧牲少部分人的權益」,對的,我極度的贊同應該要讓那個老爸住你家,把他抓去隔離的話,就是犧牲了「他」少部分人的權益。

[樓上作為納粹樣本挺稱職 轉貼一篇蘋果文 以供藉鏡]

威瑪共和的城市美學(江廷振)
2012年04月13日 更多專欄文章
3月28日士林王家拆除完畢後,郝龍斌市長先力陳「一切依法行政」,隔天隨即出面開記者會宣稱意識到問題,並已要求營建署修法,始終未果,未來將推動修法。北市府一下非拆不可,一下又不想拆;一下要營建署給他一部好法律,一下又抗拒先前提出的三贏方案。整個事件中,北市府不是一個不在意實質正當行政的「類威瑪共和」政府,就是每個官員都用威瑪共和的城市美學基調擘劃城市願景。

什麼是威瑪共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從舊有帝制轉變為民主共和國,稱為威瑪共和。1933年,這個共和在經歷經濟危機、國會縱火等事件後,在「全民」「希盼」「安定」的情形下,由納粹主導通過《國會縱火法令》與《授權法》。自此政府為達安定國家可採取任何手段,人民基本權利不復存在,權力分立消亡。猶太人、波蘭人、吉普賽人、工會成員、共產黨員、異議份子、同性戀等相繼成為俎上肉,而威瑪共和從此滅亡。
威瑪如何滅亡後世研究許多,但大致上留給我們的警惕有幾點。第一點是必須要破除權威的迷思,強調自由與平等的價值;其次是破除「公共利益」存在且超越個人利益的不切實際想像,強調基本權利乃至於人性尊嚴的最高性;最後是國家公權力運作時仍須適時超脫法典,節制自身權力以謀求對人民的實質正義。從這一點出發,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公權力、台北市政府以及各界反應的威瑪特色如下:
以《都更條例》立法面向而言:一、多數人可基於多數決意志逕行向外圈地,劃定都市更新單元,且可以不顧當事人意願逕行將其納入;二、基於多數決意志強迫地主同意都市更新;三、基於多數決意志強迫權利變換,剝奪地上權及地下權;四、基於多數決意志強制拆屋。
以行政面向而言:一、習於無思法律制度缺陷,或技術官僚習於基於「專業」考量而忽略典範差異而繼續「盲目」行政,如集合住宅與透天厝在適用《都更條例》上的差異;二、沒有重新思考此核定都市更新計劃行政處分的合目的性(本案要拆除時周邊連消防車都進不去,真能復甦都市機能並改善居住環境?)與必要性(強迫王家參加拆了自己家的都更案真的是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習於高權的優勢以及「行政處分做成即合法」認知,欠缺自身可能違法的意識進而欠缺尋求無瑕疵行政處分的努力。四、習於以法典為依歸,未搭配真正的母法(即《憲法》)精神做整體行政考量,而違法行政;五、沒有重新思考執行必要性,因此本案後台北市政府停止代拆作業顯得荒謬;六、缺乏替當事人尋求憲政正當性的意識與努力,如台北市先前明明就有過里長延選案和健保費爭議而依法先聲請大法官釋憲的經驗,只不過此次碰到的目標是小民而非預算或地方自治權力,就習慣叫「刁民」自力救濟。

犧牲少數納粹翻版
以官員個人審美觀面向而言:一、郝龍斌習慣以數人頭方式權衡行政目標,從來不做站在少數基本權利一邊的事情,認為「數大便是美」,是納粹翻版;二、市府幕僚如都更處及法規處習於遵從上級命令而未能加以抵抗,也有平庸的邪惡,成了邪惡的工具,也是納粹翻版。
以事後反應來看:一、北市府法規會人權保障委員會有三位委員辭職,仍有五位民間委員戀棧未求去;二、大眾無視問題本質,以「合法」、「95%對5%」、「不拆沒辦法解決問題」等理由支持市府作為……對邪惡抵抗的欠缺,正是後世研究指出威瑪共和悲劇擴大原因之一,這五位委員和支持市府的大眾,無疑是平庸的邪惡下納粹邪惡工具翻版。
這些威瑪共和的城市美學因素,形塑了壓迫體制存在的事實,都增加台灣成下個威瑪共和的可能。面對這種可能,勇敢的台灣人及有擔當的官員,應當正面且積極思考,如果台灣不想成為下個威瑪共和,從現在起,應該怎做才對?是不是現在應做些什麼,才可防堵下一個台灣版威瑪共和以及台灣版納粹的出現?

作者為前國會助理

忽然覺得...也該貼貼古文

'智是世之有盜也,盡愛是世.智是室之有盜也,不盡惡是室也,智其一人之盜也,不盡惡是人.雖其一人之盜,苟不知其所在,盡惡,其弱也'

為啥要貼這個咧? 因為對王家來說, 明知這個世界有強盜.但我們仍愛這世界.明知室內有強盜,也不須恨盡整棟屋子的人.就算人中有盜,但不須盡恨世人.但是,如知道誰是強盜,卻不找出來,這就太沒志氣了! 因此,希望同意戶,不要再被強盜綁架,我們可以找"非"強盜,在非強盜的邏輯下,來蓋自己的房子'

"紕漏出在預售

都更案預售應明令取得100%住戶同意書方可進行"

這是非常有道理的. 因為所謂基本權利,就是完整不能化約的.使用 收益權 以及 所有權,在未獲住戶同意前,或者並非公益用途時,則為非有即無,不得分割.而 既然一人無法多化,王家的機會也不等同其他人的機會,基本權利又如何可以分割? 36:2 以至機率的說法,純屬瞎扯罷囉

使用收益處分權
謝謝

因無合意 喔

應該這麼說,如以民法觀之,樂揚並無請求權

忘了補充,而王家有支配權

請教樓上大大
樂揚沒有請求權嗎?
好,這且不論

請問樂揚目前在王家土地上
是否有權繼續實施都更計劃
也就是在王家土地上施工?

建商就算再有什麼法律上的正當性,作什麼動作都是多餘,此刻只能吞下去!

學生們和王家必須把握這個黃金時刻,在現場找出有創意的計畫;以拖待變,時間可不站在王家這邊。

"請問樂揚目前在王家土地上 是否有權繼續實施都更計劃 也就是在王家土地上施工?"

王家與樂揚 並無債無關係. 樂揚並無民事上之請求權. 相反,建商唆使市府拆屋,不合憲法第23條之狀況.於法王家對樂揚有民事賠償之請求權. 最後,如果樂揚想要在王家土地上建屋,如非王家請求賠償或者同意建屋,否則就無權施工.

"建商就算再有什麼法律上的正當性,作什麼動作都是多餘,此刻只能吞下去!"

所謂正當行為,應是指符合完整法律形式(符合公平原則的形式) 而非 殘缺形式(僅有流程)的連續動作. 而樂揚惡意抹黑住戶 唆使拆屋 偽造證據 更再三使同意戶和不同意戶造成社會對立,這實在難以說是正當行為. 所以就我看來,與建商的作法相較,實是王家吞了太多.

>>王家與樂揚 並無債無關係. 樂揚並無民事上之請求權.
>>樂揚...無權施工
所以您意思是市府核定的都更計劃
關於王家部分無效?

"所以您意思是市府核定的都更計劃
關於王家部分無效?"

是的

既然無效
王家為何上行政法院打撤銷訴訟呢?
豈不多此一舉
不懂
。。。
還有
無效總該有個理由吧?!
依您看該用
行政程序法111條哪一款呢?!
或是更有其他法條可用
煩請賜教,謝謝

文林苑事件

是因為都更流氓碰到都更小強

加上不食人間煙火的市府官員

讓那36戶善良住戶成了真正的受害者

如果36戶是善良的話,就不會貪圖王家的土地。排除不同意建商的王家,36戶用自己持有的土地蓋文林苑,問題就很簡單可以解決。36戶會成為受害者的原因,就是因為不夠善良,寧願當建商的馬前卒幫建商對抗王家。

那36戶住戶不是當建商的馬前卒

只是很單純的和建商談好了

他們覺得滿意的條件

王家是不滿意建商的條件

所以不簽

市府官員又沒告知王家

不一起改建的利弊得失

且讓洪建益在市府質詢會上

逼得不運用公權力拆除王家

都更不是壞處

但是都更條例有太多的條例

是立委幫財團和民代所定立的

不知道樓上的訪客

你懂得多少呢

市府以公權力強拆王家的房子,是因為樂揚建設的申請。洪建益以市議員身分質詢市府遲延拆除工作,就是在為建商代言,民代與利益團體勾結的情況確實很嚴重。

好濫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