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男怨女蛙蛙叫 莊孟憲靠它吃飯

2007/07/23

洪榮志/南縣報導

「這是公的莫氏樹蛙求偶叫聲」、「那是諸羅樹蛙宣示主權的警告聲」,卅二歲的莊孟憲,如數家珍地說:「這是我吃飯的傢伙」。

在成大生物研究所攻讀碩士時,莊孟憲原本打算研究猴子,受到指導教授侯平君的影響,一頭栽進青蛙的世界。

「台灣青蛙的叫聲,比較少人研究,文獻的蒐集相當不容易。」目前在真理大學自然資源應用學系任教的莊孟憲表示,為了研究青蛙的叫聲,當年吃盡了苦頭。由於這個領域國內還沒有人做,剛起步不僅挫折感很大,連碩士學位都比同學晚一年才拿到。

那段時間只要沒有上課,莊孟憲就到處尋找莫氏樹蛙的蹤跡,並紀錄下牠的叫聲,做為撰寫論文的依據。

聽到蛙鳴 便知品種公母

還好,沒日沒夜的辛苦,終於有了代價。也因為從田野調查中累積豐富的經驗,台灣現有的卅多種青蛙,莊孟憲只要聽到叫聲,不僅可以立即分辨出是那一種青蛙,甚至連公的或母的都分得出來。

這段「美麗的意外」,除了引出莊孟憲的研究興趣之外,還成為他的人生奮鬥目標。如今,莊孟憲不僅架設青蛙網站,推廣蛙類保育觀念,連手機鈴聲都是莫氏樹蛙的叫聲,十足的「蛙癡」。

「青蛙的叫聲,主要是為了配對之用。」莊孟憲指出,由於母蛙的數量比較少,所以當公蛙想要吸引母蛙配對時,就會利用叫聲彼此競爭。「彷彿採茶少年唱山歌求偶一樣,從山的這一頭唱到那一頭。」

莊孟憲還說,根據國外的研究發現,除了配對之外,青蛙的叫聲還有很多意義;同時,母蛙也是根據叫聲選擇配對的公蛙,而且絕不會選錯種類。

生態保育 力爭保留棲地

另外,他發現,同一種類青蛙的叫聲,居然會隨著溫度變化而不同。換句話說,高山及平原上同一種類的青蛙,叫聲也有差異。莊孟憲認為,「這是演化上相當有趣的現象。」

但因青蛙對環境相當敏感,一旦棲地稍微被破壞,就會遷移他處。因此,最近台南縣永康市三崁店糖廠發現全台分布最南端的諸羅樹蛙生態系之後,莊孟憲不僅積極投入搶救諸羅樹蛙的行列,還提供專業建議,力爭保留現有棲地。

「不只是把青蛙留下來這麼簡單而已,其實還是為了要讓人類留下來。」莊孟憲為保育工作下了如此的註解。

他認為,永續生存是人類最大的利益,留下森林、棲地的用意,還不是為了人類。萬一青蛙因棲地破壞而消失,許多生物也會跟著被影響而消失,屆時勢將衝擊生態系,人類的生存也會受到威脅。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