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電影工業社運,就沒有台流

2006/02/20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博士候選人

  今年1月初,被香港政府檢控的11名反世貿運動人士在尖沙嘴絕食抗議,韓國三大巨星李英愛、李秉憲和安聖基連署了一份要求無罪釋放抗議者的聲明,除引發香港媒體熱烈報導外,也有台灣知名音樂人鍾適芳隔海感嘆:在國外,藝人關心政治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台灣,怎麼就變成了這幅模樣?

  當時很多人可能認為那只是少數韓國有社會意識的影星的偶發事件,但本月五日起,韓國的「堅守國産影片配額電影人對策委員會」發起了「一人抗議」等行動,由韓流中最頂尖的演員,包括安聖基、朴仲勛、張東健、崔岷植、全度妍輪番上街舉牌抗議;8日影劇業全國罷工一天,數百紅星在首爾與民主勞總和學運團體集會遊行,2月18日又與韓農五萬人會合,舉行大規模反美示威。台灣終於知道韓流背後,還有整個影劇界都在搞社運的故事呢!

  又因為現在只能從影劇娛樂版讀到片斷的韓星抗議新聞,如果因此認為他們只能做些像粉絲簽名會的輕鬆行動,那就大錯特錯了。全韓最賣座的電影《太極旗飄揚》的導演姜帝圭,1999年與申鉉濬和朴贊郁等著名導演,在首爾的光化門的集會上,公開剃光頭展現抗爭到底的決心;其規格可是和去年在香港美國領事館前的反世貿行動的韓國工農一模一樣。而1988年美國片商首次直接在韓國發行放映時,激進的電影工業反美份子,還放蛇進電影院阻擋美片入侵。

  2005年韓電影出口總值追過了德國,成為僅次於美、日、英、法之後的世界第五大電影出口國。所以正在世界市場上崛起的韓國電影工業處境,當然和被嚴重打擊而沒落中的韓國農業截然不同,但為何他們反不公平貿易的同志感情卻如此親密呢?

  8日韓星遊行時也提出了聯合國文教科組織2005年才通過的「保護與提倡多元文化表達公約」,來反對美國電影、電視和音樂的入侵。該公約第8條規定,當一國認為本地文化表達方式受威脅時,可以實施補貼和配額等保護措施;而目前已經有十個國家準備依此條約來實施新的電影配額制度。這個公約是由法國和加拿大共同提案,192國贊成、2國反對下通過的,而那2個國家就是美國和其跟班以色列。更無恥的是,美國加入此公約的討論前,已經長達19年不參加文教科組織的任何活動了,竟然為了反對此公約,又假裝熱心文教起來。

  幕後大力支持反對此公約的,就是以好萊塢財團的代言人「美國電影協會(MPAA)」的國際分身MPA,它打擊弱國電影工業前科累累。1993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前,它成功使墨西哥政府取消保護國片的配額,使墨國電影工業從此一厥不振;現在它又在加拿大強力遊說取消加國電視對本地節目的配額。取消配額是為了進入韓國國內市場,可能只是美片商表面的理由,真正目的應該是打擊世界市場(特別是最具潛力的亞洲市場)的新興對手 ─ 韓國電影工業。韓國電影人之所以沒有像其他亞洲藝人般的流落到好萊塢討飯吃,反而是韓片勉強能夠成為西方電影工業的「公平」競爭者,當然是拜配額保護所賜。美國憑藉歷史強權累積的經濟優勢,要求韓國取消這種達到公平競爭的基本條件,難怪韓星和韓國工農能夠車拼相挺、鬥陣反美了。

  台灣影劇界面對跨國文化市場競爭的處境就非常尷尬了,一方面全國上下用台灣的驕傲來看待即將競逐好萊塢金像獎提名的李安,另一方面卻是國片幾乎已經從電影市場上消失了的挫敗。台灣影劇圈的菁英總是想像著自己會是下一個被國際電影大獎發掘的東方之星,根本不會和韓星一樣批判反省跨國電影資本入侵的後果。不斷喧嚷著「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民進黨政府,擔心得罪美國,而對「多元文化保護公約」噤聲不語。也許台灣國片的前途,只能寄望於那些自資籌款拍攝網路電影的另類電影人,她/他們現在用搞社運組織的方式拍片,不知能否有一天也能發展出像韓流一樣的,由強大社會運動支撐的台流文化。

延伸閱讀:

為何李英愛簽名支持韓農?由南韓「銀幕配額」爭議到本土文化運動 明報2006/02/20 ◎葉蔭聰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