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高市選戰看進步力量的前途

2006/12/13

【僵持的政局、分裂的台灣】

  這次北高選戰沒有戲劇性的變化結果。從選戰勝敗來看,兩大黨維持了近年來基本盤,各自固守了基本群眾;而且兩黨在南北地區各自有明顯的對立優勢。

  換言之,這次選戰依然延續著近年來膠著的台灣政治態勢︰兩大黨的僵持不下,而整個台灣依然是實質分裂的。這次選戰更透露了幾個重要跡象,值得我們進一步分析。

  國民黨在民進黨政權貪腐、執政低能的空前統治危機情況下,卻不能選舉大勝趁勢擴張自己的政治版圖,一舉奪得全面的政治領導,實質來說就已是小輸了。例如,泛藍在北市市長的選舉的總得票率是58%(郝龍斌與宋楚瑜),還比不上四年前馬英九64%得票率。

  另一方面,民進黨雖僅能力守基本盤,但它是在貪腐惡名遠播的條件下能穩固陣腳,就可謂小贏了。例如,謝長廷在北市得票率達到41%,遠勝上次李應元的36%。而高雄陳菊得票率49.41%與上次謝長廷的50.03%相比,僅極小幅地下降。

【兩黨的未來】

  國民黨這次能大勝而未勝、民進黨會大敗而不敗的結果,反映了這兩黨的未來發展趨勢。

  這次選戰可說是國民黨主客觀條件最好的一次,一方面民進黨政績、聲望不堪一擊,另一方面,雖然馬英九涉入特別費公款私用,但他畢竟是國民黨最有群眾魅力的領袖。即使如此,國民黨仍僅能力守基本盤而已,完全不能鬆動佔整體選民45%的泛綠群眾。由此來看,國民黨在未來更不可能全面打贏選戰。

  無論在現實條件與基本政治路線上,國民黨政治勢力未來最多只能保持目前微弱多數的現狀,無法大力突破,掌握對台灣社會的政治領導霸權。

  在現實上,民進黨這次能穩住局面,下次立委或總統選戰就有可能逐漸擺脫陳水扁個人貪腐汙名,推出較為清廉形象的立委、總統候選人。到時兩黨決戰,勝負還未可知。

  但更具決定性的政治路線來說,國民黨根本提不出能鼓動群眾政治熱情、讓人嚮往的台灣政治願景。過去國民黨的統治基礎,在於一黨專政、穩定經濟發展,以及近年來的馬英九個人魅力。如今,一黨的條件不復存在、馬英九個人光環逐漸消退,只剩下國民黨一向引以為傲的經濟政策。但,即使經濟發展也是昨日黃花了。

  在兩岸經濟一體化的格局下,台灣企業正不斷地減資、下市(再轉赴香港上市、投資大陸)、或被外資併購。台灣雇用勞工不斷被裁員、被派遣勞工取代、或遠赴大陸工作。台灣整個經濟體正不斷地被割裂、重整與遷移,而且還是以政經背離的方式來進行。反映在社會生活上,就是貧富懸殊的急速惡化、家庭關係逐步崩解、價值倫理的全面失衡。面對這一切社會階級的矛盾,國民黨所能提出無非是兩岸和平,寄望兩岸政治和解能帶來兩岸經濟徹底融合,再創台灣資本主義的繁榮。

  國民黨的兩岸和平只能帶來兩岸資產階級的聯合獲利,而同時更加惡化兩岸勞動人民的利益(例如台灣勞工的失業與大陸勞工的惡劣勞動條件)。況且所謂兩岸和平的政治路線,在當前大陸經濟為主導的格局裡,只會使中共政權能更有利地掌控兩岸政治關係的發展。

  相對於民進黨的鎖國心態,國民黨的兩岸政策、經濟政策雖有進步性,但它絕難喚起台灣群眾普遍的熱情,更無從解決台灣基本矛盾。就此而言,國民黨未來的發展是有嚴重的侷限。

  而民進黨的未來,其實是看不到明天的。過去至今,民進黨賴以崛起發展的兩條路線,不外乎是台灣民主與法理台獨。在過去國民黨一黨專政與兩岸隔絕的特殊條件下,這兩個訴求的確能喚起廣大群眾的共鳴,成為民進黨大幅發展政治力量的基礎。然而,如今台灣民主早已落實(它還須深化為直接民主),而法理台獨不僅是死路一條更是原則性的不適當(台灣民主與台獨不是同義詞;而民主可與統一結合的)。近年來兩岸緊張的政治局勢與經濟與社會的緊密互動,都深刻顯示了法理台獨完全不符台灣人民的利益,更無謂地製造了更尖銳的社會矛盾(如族群意識、民粹主義)與兩岸衝突。

  但這次民進黨固守基本盤而穩住政權的政治路線,不是別的,卻正是法理台獨。如果法理台獨在現實政治上是毫無出路的話,依賴法理台獨來苟延殘喘的民進黨,最多只能固守它的基本群眾,但卻毫無希望來贏得台灣大多數人民支持。

【進步力量的未來與選舉】

  台灣社會當然無法在政治上長期處於對立態勢中,但若兩大黨無法提出切合台灣大多數勞動大眾政治願景的話,這空白的領域就正是進步力量踏出第一步的機會。更何況,今日屬於兩大黨陣營的群眾乃是沒有其他更好選擇下的歸依,一旦一個進步政治號召、一個引起強烈共鳴的政治願景能被提出,今日認同法理台獨、支持清廉政治的泛綠、泛藍基層群眾絕對有可能會重新結合為新的進步勢力來改造台灣政治版圖,甚至發展為台灣政治的領導力量。

  我們正是在兩黨無力繼續領導台灣的現實中,窺見到進步力量未來的希望。台灣群眾無法持續承受當前階級矛盾、兩岸衝突等各種急迫而深沈的危機與災難。台灣群眾隨時都需要、都在等待進步力量的出現與進步路線的提出,來真正解決兩黨無能為力的基本矛盾。這正是我們進步力量發展的根本基礎。

  進步力量是依賴正確而深刻的政治路線而發展的,所以我們與群眾的互動就在於深入地與群眾討論政治問題、提出我們的基本主張,凝聚堅實的政治共識,從而獲得群眾的信賴與支持。

  從這角度來看,選舉對於進步力量的發展,雖有其一定功用,但總的來說,能夠發揮的功能是很微小的。在目前代議體制下,即使選舉勝利獲得少數國會席位的進步團體,在結構上不過是被吸納到統治體制裡,而非能真正改造這體制的基本矛盾。其次,即使志不在當選,而想透過選舉文宣來宣傳進步的政治路線,則其成本太高、效益太低了。

  事實上,從這次選舉結果來看,在可預見的未來,社運團體參選幾乎是難以當選的。更何況,未來一選區兩票的制度更讓小黨當選非常困難。任何參選的社運團體應首先確認參選的目的不在於當選,而是藉此來宣傳自己的政見。

  那麼,這參選所需投入的成本有多高呢?它的成本效益又如何呢?根據一般估計,參選市議員的保證金加上最基本的選舉花費每位至少五十萬元, 而未來立委選舉每位則至少高達兩百萬元。

  如果一個社運團體是以徹底批判體制為其基本政治路線,則它對於群眾的宣傳就必須是長期性質,而且是深入的群眾教育與討論過程。在這宣傳工作的性質下,顯然短期的、高密度曝光但卻易流於膚淺論述方式的選戰宣傳,是無法真正擔負起這宣傳、教育工作的。

  選戰對於這些激進立場的社運團體的現階段發展來說,就只能是非常輔助性、配合性質的策略而已。當前正處於扎根階段的工作重點,必須是深入性的討論工作,如團體刊物的密集發行、理論書籍的有計畫出版、長期幹部培訓、與針對體制的抗爭活動等等。以一個財物力有限的團體來說,在其剛開始的發展時期,必須將工作重心、資源重點放在這些長期的基礎工作上,而非需大量金錢、人力的耗費卻換來短時選戰宣傳上。

  從上述的選舉花費的機會成本來看,不論是五十萬或兩百萬只能搶占十日或一季媒體曝光宣傳,但同樣的成本卻可做聘請幾位或多位專職幹部來進行更迫切的運動扎根工作。

  一個進步力量,現階段絕不是靠著現有體制的選舉勝利或透過參選而得到真正發展的。進步力量之所以進步,在於它是以政治見識的進步性而得到群眾的支持與信賴,而群眾之所以會認同它的政治遠景,正是因為這進步團體與群眾透過了長期、深入的政治討論而有了深刻的政治共識。正確的政治路線,保證了進步力量未來發展的光明前景。

  以此來看,一個目前力量微弱但卻往正確政治方向發展的進步團體,現階段該如何看待選舉應是不言可喻了。簡單的說,就是︰全力作好扎根的基礎工作,而參選並不屬於這基礎工作的範疇。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