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對左翼的啟示

2004/12/14
工人民主協會執委

小布希連任,法魯加遭殃

小布希當選連任後不到三天,便向伊拉克的法魯加城發動全面攻擊,不僅進攻醫院與學校,甚至不允許多救援團體運送醫療物資,至今已造成上千名的平民死亡,稱為「美軍屠城記」也不為過。由於半年來伊拉克武裝反抗四起,這場軍事行動是為了盡快鞏固美國對伊拉克的控制,以免傀儡政府的統治危機擴大。

美國經濟衰退,社會兩極分化

伊拉克戰爭當然不只是為了確保石油來源無虞,更是美國全球戰略佈局的一環,同時也反映了美國惡化的經濟情勢[1]。自布希於2001年3月入主白宮以來,美國少了184萬個工作機會,更重要的是,布希是自經濟大恐慌時期的胡佛以來,第一個在任內讓工作機會減少的總統。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Census Bureau)統計,自2000年以來,美國的貧窮人口暴增了300萬人;貧窮人口的比例則從2001年的11.7%增加為2002年的12.1%,亦即有346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處於赤貧狀態(收入低於貧窮線的一半)者甚至多達141萬人。我們還可以從另一項統計數據看出美國社會兩極分化的趨勢:企業CEO與一般受雇者的收入比,從1982年的42:1大幅擴大為2002年的281:1[2]

共和黨勝選的原因

在這種貧富分化、社會動盪的態勢下,共和黨為何仍能勝出?一般傳媒已經點出了重要的原因,就是共和黨成功動員了基督教基本教義派。但是值得追問的是:民主黨號稱是比較「左」的政黨,那麼為什麼無法號召對現實不滿的、中下階層的、傳統上支持民主黨的群眾出來投給民主黨?如西維吉尼亞州是鋼鐵與礦業重鎮,原本是民主黨大票倉,但這次卻輸給共和黨13%的選票。

答案很清楚:民主黨在各項政策上與共和黨沒有根本上的差異。凱瑞的對外政策很明顯地擁抱新保守主義的議程(如派兵伊拉克、北韓、伊朗核武問題、主張顛覆委內瑞拉的查維茲政權等);經濟議題上,雙方都是新自由主義的擁護者,凱瑞主要的經濟政見就是平衡財政預算及中小企業減稅,這只會讓他進一步削減社會開支,與共和黨別無二致。事實上,民主黨與共和黨捍衛的都是大企業的利益,總統大選只是兩個政黨在爭取由誰來當擔任大企業的政治代表罷了。評論家Mike Davis就特別以西維吉尼亞州為例說明,與當地基層工人最息息相關的,是阿帕拉契山脈的煤礦工業逐漸衰微,且產業不斷外移到墨西哥或中國,但是民主黨根本提不出對策;相較之下,基層群眾反倒覺得姿態強硬的布希搞不好是個能夠與歐洲經濟競爭者一較長短的狠角色[3]

因此,民主黨根本缺乏理由說服龐大的工人階級來支持自己,只能無力地追隨共和黨炒作國家安全議題,把基層民眾的不滿轉移到各種「敵人」身上,如威脅美國安全的「恐怖份子」。根據出口民調,有22%的選民表示「道德價值」是他們投票的主要考量(這些以「道德考量」為主的選民有超過80%投給布希),但也有超過45%的合格選民根本沒有投票,其中多半是工人階級與窮人。

套句政治哲學家Slavoj Zizek的說法,「這場『道德戰爭』讓中下階層能夠表達憤怒,但不會威脅到統治者的經濟利益」[4]。這次的選戰讓我們清楚看到,廣大的基層民眾不是對政治灰心冷感,就是被共和黨的「道德之戰」所吸引,所以,連向來支持民主黨的工會會員,都有36%投給了那位打壓工會不遺餘力的布希。

結語:美國左翼的前景

正如獨立候選人奈德(Ralph Nader)所言:「假如民主黨真的能維護美國人民的需求,布希是不可能連任的。有上千萬的人因為需求被忽視,而被排除在政治過程之外。」[5]共和黨這次吸取了民主黨的許多傳統票源(工會會員、中低收入者、拉丁裔、非裔、同志團體),正反映了民主黨根本無能為基層人民提供出路[6]。上次大選,民主黨可以怪奈德瓜分了票源,但這次奈德拿不到50萬票,根本無法左右選舉結果,民主黨已沒有代罪羔羊可找。

美國大選結果令人失望,但左翼必須從絕望之處找出希望。美國許多左翼已認識到「布希之外誰都好」(anyone but Bush)的「較不邪惡主義」(lesser evilism,翻譯成台灣的語言就是「選個比較不爛的蘋果」)實際上只會讓現有的體制越來越難以撼動。左翼越是不去挑戰腐敗的兩黨制,人民也就越看不見希望,投票行為也就可能越保守,結果造就更為根深蒂固的「較不邪惡主義」,讓惡性循環不斷延續。為了走出困境,左翼必須透過各種進步運動,一方面暴露兩大黨的保守性格,一方面由下而上地形成一股獨立的、不受資產階級左右的政治力量。

這是不是也能帶給台灣一些啟示呢?

【註釋】
[1] 可參考Alex Callinicos, 2003, The New Mandarins of American Power, London: Polity。[back]
[2] 其他各項經濟及社會統計數據可參考Workers International League, US Perspectives 2004, Part I: Introduction and the Economy, http://www.socialistappeal.org/documents/us_persps_2004_intro_econ.html[back]
[3] Mike Davis, Losing West Virginia, Socialist Review, Dec., 2004.[back]
[4] 引自Alex Callinicos, We Still Have the Power to Beat Bush, Socialist Worker, Nov. 13, 2004.[back]
[5] Why John Kerry Lost, Socialist Worker editorial, Nov. 5, 2004.[back]
[6] 根據CNN的出口民調,有23%的同志、36%的工會會員、42%年薪介於15000-30000美元者、11%的黑人、44%的拉丁裔選民投給了布希。[back]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