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群眾力量來對抗台灣政治貪腐

2006/12/15

  從總統夫人吳淑珍出庭受審,以及立院民進黨團將提案要求總統刑事罪行永久免責的行動來看,政治貪腐仍是台灣當前的核心問題之一。

  阿扁政權的貪腐與馬英九的特別費,顯示了貪腐現象,乃是集制度、政策與個人行為三方面因素而成。

  如果台灣政治是建立在勞動大眾充分參與、民主管理的公民體制上,人民能以自主的權利來要求政治人物嚴守公私分明的界限,則任何掌權者在運用權力時,就時刻面臨群眾力量有形無形的監督與制裁,從而才可能大幅降低個人貪腐行為。唯有一個群眾積極參與、民主監督的公共政治體制與文化,才能確保清廉政治。

  但這克制貪腐的根本條件,在當前台灣資本主義社會裡卻難以出現。一方面,台灣勞動大眾在當前勞動時間既長、勞動強度又高的苛刻工作條件下,根本無暇、無力去充分參與公民政治活動、去有效監督官員們的權力運作。另一方面,台灣勞動大眾長期被排除資產階級的菁英政治之外,而缺乏政治經驗與自信心來直接發揮群眾力量以建立真正勞動人民的公民政治。

  台灣政治制度設計與實際運作,從來就是在資本主義既得利益者之間而進行,根本缺乏勞動大眾的參與與監督。如果我們想要寄望這些既得利益者之間能有效制衡彼此而不舞弊貪瀆,那就太天真了。

  最近一連串爆發的貪腐現象,不僅導源於台灣資本主義體制也反映了台灣特殊政治體制的落伍運作。陳水扁就是在這雙重的制度問題下,透過反動的金權政策與個人操守的腐敗,而一發不可收拾地爆發國際性醜聞。

  以所謂二次金改可看出,總統職權不僅可彈性擴大而且居然不需權責相符,所以這由阿扁一手主導的金權政策,直接跳過行政院與經建會,而直接命令財政部執行、市場配合來全面整併一半數量的金控集團、快速完成公營銀行轉為私營的反動政策。我們的體制,是縱容總統職權能無視國會監督,更鼓勵總統權力操弄市場機制。當總統職權在這特定政策上,能脫離起碼權力制衡、能掌控市場運作時,市場上的所有資本家,不論是金融業的中信集團辜仲諒、百貨業遠東集團的徐旭東或運輸業的台灣高鐵殷琪又豈敢 不絡繹不絕地輸送私人利益、大玩政商勾結把戲?

  更可笑的是,我們的憲法居然明文規定在總統任期內司法機關不能「訴究」其一般刑事犯行。這似乎是體制的設計者有意以這條文來鼓勵掌權者在其任內大膽犯罪貪污,無需擔憂司法調查。事實上,許多國家從未對其元首有這種刑事豁免權。在全球最大反貪腐運動組織的透明國際年度報告裡,前幾名清廉國家,如芬蘭 、冰島等國,就 完全沒有元首的刑事豁免權。

  此外, 馬英九的特別費問題,也反映了台灣政治長官文化、封建恩寵的制度設計。所謂特別費,純粹是給機關首長對內、對外的公關、犒賞用途的公務費用。這些本該是公務機關制度性編列為該機關的公關花費或公務員的薪資福利,並以機關名義來發放。但在特別費的制度下,它卻成為機關首長的特殊專利來攏絡於民、示惠於下。這是威權時代長官文化的落伍制度,讓受惠的群眾、基層員工只感恩於長官,而漠視了這是公共機關應該提供的福利。

  這屬於公務花費的特別費居然直接匯至首長的私人帳戶,一半花費不需單據核銷,甚至也不明文要求餘款繳回,而多年來審計單位也從不查核。這種制度,顯然在各方面都在鼓勵首長們將這一半特別費公款私用。試想,公私款項混用、不須記帳核銷,誰能期望這款項使用是筆筆公用呢?難怪一旦認真查帳的話,全國至少有六千餘位中高層官員,包括法官、院長、檢察長、警察局長等都難脫貪腐之嫌。

  要根絕政治貪腐,只有從資本主義體制下手,大幅改善勞動大眾的勞動條件,讓大眾能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有效監督政客的權力運作。但這是長期的目標,現階段我們應提出兩個具體訴求(尤其針對所謂總統刑事罪責永久免追訴的反動要求)︰

  一、 針對總統權責不符,我們應儘速建立權責相符的政治體制,尤其要廢除總統的刑事豁免權,讓司法機關能獨立的調查起訴元首的貪腐行為。

  二、 全面廢除特別費制度,剷除長官文化、恩寵政治的運作,回歸公務機關的正常資源分配、嚴守公私帳務界限。

  歸根究底,我們必須加倍努力推動勞動大眾的政治運動,因為唯有台灣群眾力量的崛起,才能斷絕台灣政治的貪腐!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