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游擊隊戰略下的瘋狂屠殺

2004/11/20
Asia Times

苦勞網譯

  「那些斬首人質的綁匪是極端份子,而那些屠宰、在監獄虐待、槍殺受傷伊拉克人的卻被稱為『美國英雄』,真是恭喜,你們現在一定很以你們自己為榮。」─ 引自伊拉克女孩Riverbend在她的blog「燃燒的巴格達」http://riverbendblog.blogspot.com/

  各位到底相信誰?冒著生命危險逃出來的法魯加平民、目擊到美軍屠殺平民的美聯社攝影記者Bilal Hussein、醫院醫生、國際特赦組織、聯合國人權官員Louise Arbour、國際紅十字會。還是五角大廈以及美國扶植的傀儡阿維拉政權?

  任何一個人道主義者來看,法魯加現在就是個災難。這座城市事實上已經成為虀粉,國際紅十字會證實,法魯加的平民現在只能吃草根,只能將他們死去的親友埋在自家後院,醫院裡沒有任何的醫療資源可以醫治任何人,受傷就只能躺在街上等死,他們就變成餓狗狼吞虎嚥的美食。但就如同伊拉克抵抗者網站(Iraqresistance.net)所批判的:「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也沒有一個國際組織跳出來阻止這種殺戮。」這是全世界範圍的冷漠。

【平民?什麼平民?】

  巴格達的消息來源指出,遜尼心臟地帶的人民,包括溫和中間派,對佔領者及阿維拉的憤怒到了極點。而阿維拉的支持度,比法魯加大屠殺前的最低點,又再繼續向下追低。

  阿維拉不斷堅持法魯加沒有任何的平民死亡。很顯然地,阿維拉的內閣成員並沒有向他準確傳達現在巴格達上上下下都在議論的事情:上百具屍體在街頭腐爛,成千上萬的居民,幾天沒吃飯,許多人更受傷了,沒有水、沒有救援物資,就只能在家等死。更沒有人告訴阿維拉,就在巴格達Naaman醫院中,躺著數十位因為美軍的轟炸而已經缺手缺腳的孩童。

  伊拉克紅十字會表示初步統計,迄今為止,至少有800位平民被殺,而且這個數目還是低估的,因為到目前為止,受派進入法魯加的紅新月會工作人員,都還被美軍擋在法魯加城外。現在仍有許多平民困在法魯加,而難民營則設在法魯加附近的沙漠中。這些難民口中說出的恐怖故事,證實了Asia Times之前的報導,美軍使用集束炸彈及被禁用的化學武器白磷彈攻擊平民區。

  在巴格達的街頭巷尾,你永遠都會聽到某個人正在提及他的親友正在法魯加,同時你也可以證實在法魯加已經有幾百名平民死亡。此外,一位紅十字會官員表示,阿維拉政府從今年9月開始,就沒有提供任何的醫療用品給法魯加的醫院及診所,他說:「醫院裡甚至連阿司匹靈都沒有。」這證實了這幾天法魯加醫生為什麼這麼絕望。不過這名紅十字會官員要求匿名,以防止美軍報復。

  一名阿拉比亞電視台的記者,就因為要進入法魯加而被美軍逮捕。雖然受制於新聞封鎖,但阿拉伯媒體還是漸漸地掌握住整個法魯加災難的全貌,不論是半島電視台及阿拉比亞電視台,甚至連親美的沙烏地阿拉伯日報都是如此。消息來源指出,現在巴格達及遜尼三角地區,都確信美軍佔領了法魯加綜合醫院,至少炸毀兩家診所,並且阻止紅新月會的工作人員進行救援,因為所有的屍體都必須在獨立新聞工作者來之前清理完畢,避免讓他們知道大屠殺的真相。

  半島電視台為無法做深度報導不斷地向觀眾道歉,因為在今年8月,半島電視台的巴格達辦公室就被阿維拉政府關閉。但阿拉伯世界的許多觀眾還是看到了半島電視台對法魯加綜合醫院Asma Khamis al-Muhannadi醫生的採訪。al-Muhannadi證實:「就算我們身上一無所有或是只有醫療器材,但美軍還是把我們綁起來並且毆打我們。」在美軍一開始進攻時,法魯加綜合醫院不斷受到砲擊,當美軍衝進醫院時,她說:「我正在幫一名婦女生產,臍帶都還來不及剪,一名美軍就命令國民衛隊的伊拉克士兵逮捕我,並把我的手綁起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件事情。」

  更重要的,al-Muhannadi醫生還證實了美國狙擊兵至少殺害了17名醫護人員,而這些人,都是因為半島電視台號召到第一線救治傷患動員到法魯加的,這件大屠殺 傳遍巴格達。而國際特赦組織根據一名在場目擊的醫生的控訴,表示11月9日美軍向一家診所發射導彈,至少有20名法魯加醫護人員及數十位平民喪生。

【伊拉克化的失敗】

  在戰場中,大約有3000名只裝備有迫擊砲、卡拉希尼柯夫衝鋒槍、槍榴彈的都市游擊隊,正在抵抗超過12000名擁有F-16戰機、AC-130武裝直升機、眼鏡蛇和阿帕契直升機、導彈、500磅及2000磅的炸彈、坦克及布雷德利戰車。根據巴格達消息來源指出,美軍已經有200名以上死亡,超過800名受傷,但在美國國防部的媒體管制下,美軍只承認50名死亡及350名受傷。阿維拉和他的內閣不斷表示有超過1600名反抗軍死亡,而反抗軍到現在為止只承認有100名死亡。

  反抗軍表示,數十名美國海軍陸戰隊狙擊兵佔據了通往拉瑪迪的大街,以及幾個城市西岸得以遙望幼發拉底河的大樓,但居民似乎還是可以在小巷裡行走自如,美軍只控制了幾條主要街道。反抗軍說,他們還是可以在他們仍然控制的地區里變換位置,然後由5到20人組成的小隊來鞏固勢力範圍。

  「伊拉克化」,這個打算將戰爭越南化複製到美索不答米亞平原的戰略,顯然越來越難進行,在美國侵略伊拉克19個月之後,五角大廈仍然沒有弄出一支還過得去的伊拉克部隊。而巴格達的消息來源證實,美軍正在以一份反游擊隊的戰地手冊作為其備份計畫。

  在越戰期間,美軍鎮壓游擊隊的工作是交給特種部隊來完成,但在越南,美軍就連反抗軍組織複雜的秘密性結構都無法瞭解。雖然美軍透過類似「火鳳凰計畫」這類暗殺計畫殺死了數百名越共幹部,但不分青紅皂白的暗殺,也使得越南人民和自己越離越遠。

  在Tony Negri及Michael Hardt合著的《群眾:帝國主義時代的戰爭與民主》一書中提到,「游擊隊沒有民眾的支持,沒有豐富的社會及地理知識根本就無法生存。」這可以描述現在遜尼三角地區的游擊隊現狀,在越南及伊拉克這種不對稱戰爭中,美軍的反游擊隊戰略,不能只有取得軍事上的勝利而已,還必須用「社會、政治、意識型態、心理」去完全掌控敵人,但有充分的證據顯示,美國在伊拉克的戰略並沒有成功。

【澤盡亡魚】

  Negri和Hardt強調在反游擊戰中,「所謂的成功不是只有直接攻擊敵人而已,更重要的,必須摧毀敵人在環境、物質及社會的種種支持系統,就像是『澤盡亡魚』,用把水抽乾的方式殺魚。這種把敵人生存環境摧毀的戰略,就像在越南、老撾和柬埔寨不分青紅皂白的轟炸,造成的大批屠殺,也就像在中南美洲,用恐怖的拷問和屠殺對付當地的農民。美軍在法魯加就是用這種「澤盡亡魚」的戰略,但這不會成功,因為「這些非武裝份子的喪生,根本不能稱之為『非故意損害』,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主要目標,就算是這場戰役主要是針對主敵反抗軍。」法魯加人民一直都是攻擊的「主要目標」,因為他們是反抗軍這條「魚」賴以維生的「水」。

  但「魚」卻始終能翻轉局勢, 「 隨著反抗軍建立起越來越分散複雜的組織,他們的行蹤就越來越虛無飄渺,越來越難以掌握,反抗軍的支援體系也就越來越遼闊。」這是後法魯加時期必定會發生的事情。

  伊拉克的政治結構在復興黨主政的數十年中,已經將伊斯蘭反抗團體的運作整合成高效率運轉的指揮系統,它也成功的滲透及破壞美軍曾經想建立起來的伊拉克反游擊軍隊。這個新的戰場不同於越南,美軍的反游擊部隊現在靠的是海軍陸戰隊及步兵,而這將會與遜尼三角地區這個「水」更加疏離,尤其是伊拉克人民早就視美軍為威脅。

  伊拉克化至少在一個地方模仿了戰爭越南化,那就是集體懲罰的邏輯,就是澤盡亡魚,法魯加的圍攻證實了五角大廈把所有的遜尼派人民都是為敵人。

  五角大廈根本就不認為法魯加裡有平民,恐怖的事實是,這些「看不見」的平民到現在都還沒有被看到,在法魯加,「水」其實是被這些看不見的平民描繪出來的。

  和越戰時的說詞一模一樣,五角大廈說所有在法魯加死的伊拉克人,都是游擊隊員。但也和越戰一樣,這其實也包括了「非武裝人員」、婦女及孩童。在圍城法魯加時,五角大廈曾經宣告,老弱婦孺得以離開,但15到55歲的的男性必須留下。但在城內5萬到10萬的平民怎麼辦?包括了不好戰卻不能離開的男子或男孩,連同不良於行或窮得不能出城的的老人、婦女和孩童。但五角大廈的邏輯卻解決了一切:在城內的所有人都是反抗軍,他們也不需要紅新月會或其它人的任何支援及同情。

【當反游擊隊戰略遇到「看不見」的平民】

  在巴格達的一次記者會上,阿拉維的內政部長Faleh Hassan al-Naqib終於被迫承認從2003年春天以來,Asia Times及一些獨立媒體就開始報導的事情:反抗軍的勢力已經掌控整個遜尼的心臟地帶,不僅僅是法魯加以及遜尼三角地區而已(這代表了更多的「水」,來幫助幾千條「魚」);反抗軍受命於一些中央指揮及控制系統,而他們也不是烏合之眾,而且反抗軍中有95%是伊拉克人,而不是「外國戰士」。前復興黨高層和前伊拉克軍官是積極的參與者,而他們在美國入侵前,就已經準備好都市游擊戰。

  因為法魯加,游擊隊已經改變了戰略,因為沒有一個地方會是安全的天堂,所以反抗軍把自己當成就是網路的中心, Negri和Hardt寫到:「這個網路能夠將每一個終點轉化為起點,網路從這個意義上看來非常難以理解、短暫卻又永恆,甚至令人恐懼,網路可以在任何地方及任何時間出現。」想想這一陣子伊拉克反抗軍在巴庫巴、薩邁拉及摩蘇爾等地進行的小型、可移動抗爭,他們可以立即逃脫於完全支持反抗軍的人群中,這是真正的越南游擊隊戰術,海珊的官員們都曾經認真學習過越南戰爭。

  現在美軍在伊拉克面臨到的是整個網路的敵人,如同Negri和Hardt所說:「長期與游擊隊對抗的軍隊,會讓自己陷入長期的驚擾中,會產生普遍妄想的狀態。」所以在法魯加,美軍幻化出「看不見」的平民,所以佔領法魯加綜合醫院,所以他們以摧毀的方式去拯救法魯加,所以在清真寺中將受傷的戰俘殺掉,所以越南的惡夢必然會再度重現。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