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民進黨的廟堂

2004/11/13

  西方主流意識傳達的是「西方擁有普世價值觀」 、「東、西方價值觀無法調和」。 按邏輯,東方虛心仿造西方,天下就當相安無事。不幸,「東方可現代化,卻無法西化」 的下文,卻使東方無地自容。近年來,台灣「主流社會」宣傳「台灣擁有普世價值」 也不遺餘力,理由不外是台灣已昂然跨入「西方民主神殿」。

  歷史上首次自覺地把虛幻的制度框架拋棄,以務實的政策內容(新經濟政策) 取而代之的是列寧;而首度蠻橫地把框架吹噓為「最先進制度造成最先進社會」 的是史達林;最不自覺地把框架拋棄,以務實內容頂替的是鄧小平;而最不害臊地把「移植形式、程式」吹噓為步入「普世價值」之林的則是當前中華民國政府。

  蓋民主制度、議事程式至多是容納硬體、軟體的框架條件。如果執意破壞憲法、回避社會政策、挑撥族群關係、製造危機氣氛﹑陰招不斷,醉心於軍購、金元外交與選戰,則撒野仍舊是撒野,前後唯一區別在於門內或門外,議事殿壇之上或之下。至於內容、文化與習慣,則既可停留在獨裁階段,又可跌進無政府主義深淵。

  筆者固然不同意西方的偏見,也看不得台灣的亂相為西方保守派提供印證素材,想強調的是,「西方優越論」屬於單純的偏見;而民進黨的偏見在於雙重的認同錯位:一是把形式當作內容;二是誤把西方的教堂當作自己的廟堂。文化溝通是古今中外的客觀事實,無法調和的唯有偏見與偏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