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S關妳啥事

2006/06/21
苦勞網特約記者

  看完清華大學教授彭明輝精心製作的數十頁「GATS關妳啥事」投影片,張通賢說,不知道自己作錯了什麼,為何處境日益艱難,但參加完座談會後,又能怎樣?回去後一樣乖乖被剝削,更別提又到了九月替孩子繳學費時刻。朱嘉英附和且感嘆,本地教育從小告訴大家要當順民,卻被政府出賣,請教授告訴我們,可以作些什麼呢?

  張通賢現職為基隆港碼頭貨櫃車司機,身兼台灣倉運聯工會聯合會理事長,朱嘉英則是北市府停管處1500位約聘僱員工之一,也是停管處工會的常務理事。2人長期參與工會運動,但在聽完學者和NGO幹部的說明後,仍然對WTO/GATS是什麼,或如何與生活經驗連結,不太清楚。

  這是香港反世貿活動結束後半年,台北青年交流中心「破解GATS密碼」座談會的景況之一。GATS為WTO架構下「服務業貿易總協定」英文縮寫,內容包括WTO會員國須遵守的貿易原則及規範,如金融、電信、教育等行業。

  座談會在放映完韓國獨立媒體《Media Culture Action》製作的45分鐘影片「我們不是暴民」後,包括中研院邱延亮、TIWA吳靜如及彭明輝等人,都針對WTO/GATS內容,作出詳盡說明,如服務貿易的4種類型及12項行業,還有延伸出來160項子行業。

  在稍後座談中,張通賢表示,說真的,要如何將彭教授的說明、以及今天聽到的內容轉換成白話文,與工會成員溝通,「我完全都不知道。」「我們倒底可以作什麼?」朱嘉英問彭教授及在場成員。她說,教授和學生是社會上頗受尊敬的群體,但依彭教授的說法,教授都被政府收買,而現在的學生,又都不知道在幹嘛?校園附近機車停車格要陸續開始收費,也不見學生搞運動。

  也許,正如工委會賴香伶所說,座談會討論,層次很多。她說,WTO對民眾多壞,工人完全沒有感覺,而各國社運歷史的發展脈絡不同,韓國這次在香港展現的實力,背後不知作了多少的組織及勞教工作。吳靜如則表示,其實工人們的勞動,以及每日抗爭,都在反抗WTO,只是自己不知道,「我們每一天都在對抗WTO。」

  會中綠黨代表文魯彬提議,應該成立「退出WTO」聯盟,明確訴求,向政府施壓向公眾說明。彭明輝則表示,將繼續找機會說明WTO/GATS的問題,「只要講過1次,就有10幾個人知道政府騙人。」他說,左派應扮演剎車的角色,即使無法逆轉局勢,也要讓傷亡降到最低。

  彭明輝說,不好意思叫基層勞工為每日生活奔波之際,還要參加抗爭,其實最應該參加抗爭活動的,是大學教授們。他說,身為清華老師,即使自己時常參與相關活動,但整體而言,清華還是對不起這個社會。

  活動結束之際,賴香伶呼籲在座年輕人,一起行動。鄭小塔也說,之前到校園放片,只有2到3個學生參加,今天看到20多人,十分感動。以後只要有3人以上,對這部紀錄韓農反WTO的紀錄片有興趣,都可與工委會連絡,電話:(02)2581-8995。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