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謀殺積極行動者入門書

2006/06/22
Bayan, New Patriotic Alliance

施逸翔譯(東吳大學人權學程)

  自2005年以來,在艾若育政權底下,遭謀殺的積極行動者人數已急遽攀升。關於這些謀殺行動的本性、模式、起因、和加害者,已經激發出許多的問題。基於經常追問的有關政治謀殺或法外謀殺的種種問題,我們發表這份簡短的入門書。

【在艾若育政權下,是否有謀殺積極行動者的國家趨勢或模式?】

  有。確實有謀殺積極行動者的趨勢,這現在是無庸置疑的。據「卡拉巴丹」(Karapatan,人權促進陣線聯盟,從2001年1月至2006年5月30日)的文獻證據,已經有高達607名法外謀殺的受害者。單單從今年的1月到5月,就已有75人遭謀殺。也有25人被迫失蹤。

  所謂的法外謀殺,就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謀殺,這些謀殺行動都是國家行動者在沒有任何法律或法庭的批准下所犯的。這種謀殺行動也包含即決死刑、暗殺、出於痛毆、掃射、和屠殺所造成的死亡。即決死刑指的是,受害者在被殺害之前,遭被動扣押(亦即綁架後被發現已經死亡)。暗殺指的是,受害者立即遭到殺害。

  這些謀殺行動不僅僅發生在單一地區或區域。據各人權團體從2001年到2006年5月19日的文獻證據,單單在南塔加洛區(Southern Tagalog region)遭到法外謀殺的人數,就已有136名受害者。

  單單從2005年到今年5月,呂宋中部的「卡拉巴丹」就證實了有98名法外謀殺和非自願失蹤的受害者。光是今年,就已經有23人遭謀殺。

  在比科爾區(Bicol region),從2001年1月到2005年12月,就有71名法外謀殺的受害者。今年的前五個月,就有5名積極行動的領袖遭到殺害。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 NPA)前高階領袖拉瑪斯(Sotero Llamas),也在今年5月29日遭到暗殺。

  從2002年到2006年5月,南民答那峨區(Southern Mindanao region)在記錄上就已有67名受害者。

  在東未獅耶區(Eastern Visayas region),遭殺害的就有53人。在2005年,登記有案的最高死亡人數,就有36名法外謀殺的受害者。

  除了東未獅耶之外,上述這些區域皆被菲律賓武裝軍隊(Armed Forces of Philippines, AFP)列為 Oplan Bantay Laya(OBL)這個政府境內安全計畫的優先重點區域。OBL計畫的目標,在於摧毀所謂菲律賓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 CPP)的基礎建設以及其合法陣線。在上述的軍事行動下,菲律賓武裝軍隊對準了合法組織的領袖和其成員加以攻擊。

【誰是這些法外謀殺行動下的受害者?】

  這些受害者,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他們要嘛追求政治理想,要嘛支持政治事業。他們中有許多人都是尋常人士。

  在這601名法外謀殺的受害者之中,有257名已經被指認為是積極行動的領袖,他們都是以理想事業為目標之團體的成員和支持者。他們屬於各種不同人民組織和比例政黨(partylist)的團體,這些組織和團體都在為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奮鬥。他們的身份是工人、農夫、律師、教師、學生、教堂牧師、神父、甚至是人權行動者。

  人權工作者本身就是法外謀殺的受害者。已經有24名人權行動者在出任務時遭到殺害。其中一名是瑪希兒拉娜(Eden Marcellana),她是「卡拉巴丹」南塔加洛區的秘書長。她連同她的同伴們遭到綁架,時間就在2002年4月22日,當時他們就在要出任真相調查任務的路上。她的屍體一天之後在民多羅島東部(Mindoro Oriental)的瑙漢(Naujan)被找到。她遭到折磨的痕跡相當明顯。

  另一位則是荷娜黛茲(Benjaline Hernandez),她是「卡拉巴丹」南民答那峨區的副秘書長。她在2002年4月5日時,於科塔巴托(Cotabbato)北方的阿拉干谷(Arakan Valley)因為掃射而身亡。

  有13名教會的領袖和成員也已經遭到暗殺。在這些亡者中有塔德納(William Tadena)神父,他是丹轆(Tarlac)「菲律賓獨立教會」(Iglesia Filipina Independiente;IFI)的神父。他在2005年3月13日遭到射殺身亡。塔德納神父是路易西塔大莊園(Hacienda Luisita)工人運動的支持者之一。另一位受害者則是拉普斯(Edison Lapuz)牧師,他是菲律賓基督聯合教會(United Church of Christ in the Philippines)的議長。他在2005年5月12日時,在他的家中遭到射殺,他家位於雷伊泰(Leyte)聖伊西德羅(San Isidro)的克洛辛巴朗蓋(Brgy. Crossing)。

  其餘的受害者並沒有任何政治上的聯繫,但也在這種軍事作戰的過程中,像是在掃射和屠殺的情況下身亡。這些情況經常發生在被扣上「新人民軍支持者」的社群當中。

  由於大規模的軍事作戰都發生在鄉間,因此遭到法外謀殺、刑求、被迫疏散和洗劫的常見受害者,盡是農夫。至少已有200位的農夫,在這些作戰計畫的過程中遭到殺害。根據「卡拉巴丹」的名單,至少有60位女性遭到殺害。甚至更為令人擔憂的是,遇害孩童的人數,共有43人,其中有2人尚未出生。這些孩童大部分都是在屠殺行動中遇害的,像13歲的寇平(Rey Corpin),他死於雷伊泰的卡南加(Kananga)屠殺事件當中。像索索貢(Sorsogon)布蘭(Bulan) 雷克托巴朗蓋(Bgy. Recto)的葛洛索(Golloso)家的姊弟,十三歲的麥麗妮(Maylene)和六歲的雷蒙(Raymund),都被痛毆致死。五歲的亞比安(Elvin John Abilon),也因為武裝份子對他家開火而死亡,亞比安是三描禮士(Zambales)之子,而三描禮士則是聖馬爾塞里諾(San Marcelino)苦勞群眾黨(Anakpawis, Toiling Masses)的一名領袖。

  此外,也有59名工人是法外謀殺的受害者。他們皆因為與勞工相關的爭議而慘遭殺害。其中有八名工人是路易西塔大莊園罷工運動的工人和支持者,包含Central Azucarera de Tarlac Labor Union(CATLU)工會會長羅慕斯(Ricardo Ramos)。另外還有雀巢工會(Nestle-Cabuyao labor union)會長佛圖納(Diosdado Fortuna)。

【誰是那些加害者?】

  一份針對這些謀殺行動背後的手段、動機和時機所做的研究,指向加害者就是菲律賓武裝軍隊的特定人士,以及/或菲律賓武裝軍隊的委託單位或特工,像是地方民兵組織(Civilian Armed Force Geographical Unit;Cafgu)和暗殺團(death squads)。

  菲律賓武裝軍隊堪稱是菲律賓國內最大的武裝軍隊,這個單位擁有發動這種全國性規模攻勢的實力。它也擁有足夠的資源和人力,來從事這種針對進步運動所做的系統性攻擊。

  暗殺團則是蒙面、武裝、配戴上等手槍或步槍、並騎摩托車的男子。「卡拉巴丹」的紀錄中顯示,共有41起這樣的謀殺行動皆涉及這種特定的操作方式,而且是在全國各地進行。

  由政府的內閣內政安全監督委員會(COC-IS)所發佈的聲明中,就可以顯現出這些謀殺行動背後的動機。委員會的成員包括爾密塔(Eduardo Ermita)將軍、國安顧問岡薩雷斯(Norberto Gonzales)、司法院秘書岡薩雷茲(Raul Gonzalez)、國防部秘書克魯茲(Avelino Cruz)、菲律賓武裝軍隊參謀長辛加(Generoso Senga)將軍、以及菲律賓國家警察(Philippine National police, PNP)主指揮羅密堡(Arturo Lomibao)總長。

  早在2004年時,岡薩雷斯就把進步比例黨團,像人民第一黨(Bayan Muna, People First)、苦勞群眾黨、菲律賓全國婦女組織聯盟(Gabriela)、人民兒女黨(Anak ng Bayan,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People)、摩洛人民之聲黨(Suara Bangsa Moro, Voice of the Moro People)、和移工黨(Migrante)等團體,稱為共產黨的陣線。

  在2005年的前三個月,由菲律賓武裝軍隊所發表的簡報「認識敵人」(Knowing the Enemy)中,出現更多合法的組織團體,包括教會團體和記者團體,他們也都被扣上了共產黨陣線的帽子。在《戰爭的三位一體》(Trinity of War)三部曲中,北呂宋的指揮官(Nolcom),進一步將這些組織團體等同於所謂的菲律賓共產黨和新人民軍的陣線組織。

  國安武力用來進行這些法外謀殺的動機,被概括成下述的觀點:「進步的合法組織只不過是『共產黨陣線』,因此就是國家的敵人。」並廣泛地流傳著。

  在許多的事件之中,國家的武裝部隊和特工,也擁有有利的機會來對他們的攻擊目標加以「中立化」(neutralization)。「中立化」指的是軍方暴力殺人所運用的委婉說法。一件件有關謀殺的旁證,可以證明這樣的說法。

  麥麗妮和雷蒙的母親阿德莉娜(Adelina Golloso)在2004年5月7日時,看到一群菲律賓陸軍的第二步兵營、第902步兵旅、以及第九步兵師的軍人,如何朝他們的屋子開槍。

  阿德莉娜因為他人的口信而急忙趕回家,並對這些士兵大叫住手。她看到她才13歲的女兒麥麗妮和6歲的兒子雷蒙身亡在血浴當中。她請求士兵們的幫忙,但他們卻只是轉身走開。隔一天,軍方宣佈雷克托巴朗蓋的這起事件,是一起與新人民軍正面衝突的正當事件。

  目擊證人在法庭上作證表示,瑪希兒拉娜和古瑪諾伊(Eddie Gumanoy)這兩起密切相關的謀殺事件,就是當時帕爾帕蘭(Col. Jovito Palparan Jr.)的大作。跟著兩名受害者一起被綁架的目擊者,直指「軟帽幫」(Bonnet Gang),這是一個準軍事團體,這個團體跟菲律賓陸軍第204步兵營之間互有往來,而帕爾帕蘭就是第204步兵營的指揮官。

  瑪希兒拉娜、古瑪諾伊、荷娜黛茲和那坡里斯(Edilberto 'Choy' Napoles Jr.)等人的謀殺案,已經在地方法院進入司法程序。那坡里斯是人民第一黨在民多羅島東部的黨員,他在2002年5月28日遭到「軟帽幫」殺害。有許多證人和足夠的證據可以指向軍方特定人士就是加害者,但正義尚未降臨。這些案件已經由「卡拉巴丹」提高到聯合國人權議會的層級。

  許多受害者在遭到殺害之前,都接受到來自軍方的死亡威脅警告。

  人民第一黨的黨員里卡多‧「丁」‧威(Ricardo 'Ding' Uy)在2005年11月18日約上午11點時遭到殺害,當時他就在自己的稻米磨坊內,這裡位於索索貢市的巴蘇德巴朗蓋(Barangay Basud)。在丁遇害前的兩個星期六,有一個廣播節目叫做「為和平串連」(Ugnayan sa Kapayapaan, linking for peace),這是菲律賓陸軍在索索貢市所經營的廣播節目,節目中惡意地把他稱為新人民軍一位「崛起的領袖」。

  另一位受害者是法布拉(Marcelino Fabula),他是拉古拿(Laguna)百勝灘苦勞群眾黨(Anakpawis-Pagsanjan)的成員,他確實有受到路西亞那(Lusiana)軍營的陸軍中尉維納拉秀(Andy Veneracion)的質問。在2005年12月4日時,法布拉就被羅沙諾(Jacinto Losano)射殺身亡,羅沙諾是地方民兵組織的一名成員,他跟維納拉秀私交甚深。

  在法布拉死前,他家附近就時常有丹轆軍營基地的士兵出沒。馬克(Ka Marcing)是路易西塔大莊園屠殺事件的一名親眼見證者,他在2004年12月8日遇害,遇害的前幾天,他很可能可以在國會前出席作證。

  卡本(Victor 'Ka Ben' Concepcion)是苦勞群眾黨的墨西哥事務協調者,同時也是潘邦亞省(Pampanga)農會組織的主席,他經驗了同樣的事情。2005年3月17日時,卡本在他位於天使市(Angeles City)的家裡面遇害,在這之前,他早已經注意到來自軍方高度的監視。他向他的同事報告說,他懷疑北呂宋司令部(Nolcom)的特務已經包圍了他在墨西哥阿瑙(Anao)的家。

  內容概要說明書、目擊者的描述、直接證據、和旁證(和直接證據一樣強),皆指向菲律賓武裝軍隊的特定人士和他們的暗殺團就是加害者。

【誰必須要為這些謀殺行動負責?】

  艾若育夫人身為三軍總司令,要為這些法外謀殺行動負責。在她下命籌組專案小組(Task Force Usig)進行調查行動之前,在幾乎五年的時間裡,就有超過五百名的受害者。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正確地說,國家應該要負責保衛她的人民。艾若育政府最起碼要為她無法保衛人民負責。至多,艾若育政府要因為她的隱默認可或直接涉及這些罪行的謀殺行動,負起責任。

  菲律賓國家警察專案小組甚至都還沒有開始其任務,就已在著手進行其宣傳戰略,宣傳這些謀殺行動都是共產黨整肅異已的結果。設立專案小組,只意味著是在強化內閣內政安全監督委員會所散播的謊言。因此,政府的司馬昭之心在於,她更有興趣去散播整肅異已的情節,而不是去追捕那些犯下謀殺行動的加害者。

  這個政權的內閣內政安全監督委員會,應該直接為這些謀殺行動負責。內閣安全小組規劃和執行鎮壓措施「馬可仕風格的第1017號緊急文告」(Marcosian PP1017),宣告國家進入緊急情況,以此作為標準化的先發制人回應,而且,甚至還用這道行政命令來逮捕和扣押知名的各進步政黨的領袖,如Batasan 6。Batasan 6是由六位進步的比例政黨的議員所組成的。

  由於如此規模和龐大的謀殺行動,明顯有一項國家政策正在運作當中,而這樣的國家政策只能由非常高層和有力的內閣小組發動之。

  有趣的是,注意到爾密塔身為菲律賓武裝軍隊之軍事作戰參謀的副主任的任期期間,機車騎士暗殺行動當時就層被用來毀掉「人民黨」(People's Party, Partido ng Bayan, PnB )這個進步主義的政黨。如今,許多已經發生的謀殺行動,就是同樣的暗殺團所為。

  在1960年代,爾密塔在越南,並與尼葛洛龐帝(John Negroponte)一起工作,尼葛洛龐帝是美國國家情報局當前的局長。1980年代時,尼葛洛龐帝在洪都拉斯(Honduras)因為嚴重侵犯人權而惡名昭彰。紀錄中顯示,尼葛洛龐帝批准運用暗殺團,還委婉地把暗殺團稱為洪都拉斯軍隊3-16營的「特殊情治單位」,這個單位綁架、虐待和殺害了好幾百位人民。

  自2004年6月到2005年4月,尼葛洛龐帝也擔任美國駐伊拉克的大使,而同一時間裡,帕爾帕蘭將軍也擔任菲律賓駐伊拉克人道救援任務的主要人物。

  今年初,尼葛洛龐帝來到菲律賓,並會晤了國家安全顧問岡薩雷斯和爾密塔。人們會納悶,如果尼葛洛龐帝訪問菲律賓,是不是就印驗了美國在支持艾若育政府所進行的那些壓迫措施。

【為什麼是積極行動者慘遭謀殺?】

  艾若育政權正在進行反對人民運動的全面性戰爭。進步主義的運動,是所有對抗艾若育政權的許多道力量之間,最有組織和最有決心的運動。而弱化進步主義運動,也將會弱化大體上反艾若育的團結力量。

  法外的謀殺行動配合了其他形式的政治迫害,而這些政治迫害的目標,對準了國內進步主義的比例政黨團體和人民組織的領袖們。這個政權認為,藉由謀殺以及不斷騷擾這些積極行動者和他們的領袖,就可以威嚇菲律賓人民,並阻止任何人民的起義。

  對美國的帝國主義而言,會把進步主義的運動視為美國的威脅,而不利於美國在這個國家經濟上和政治上的利益。消滅菲律賓反帝國主義、反封建、和反法西斯的反抗力量,這對於美國而言具有戰略上的好處。

【我們又可以作些什麼?】

  有必要提高分貝抗議並譴責這些謀殺行動。必須著手展開所有形式的抗議行動,將這些國家的壓迫政策公諸於世。

‧增強反對政治壓迫的抗議行動。廣泛積極地散播抗議和資訊的宣傳。每當有謀殺行動的報導,就必須啟動快速的反應小組(QRT, quick reaction team),以便能舉行憤慨的抗議行動。在國防部(DND)前或在菲律賓武裝軍隊所設的軍營前發動示威抗議的集會或遊行,可以在謀殺事件之後連續維持好幾天。

‧在學校、辦公室、和社區舉辦座談會和其他形式的教育討論會。探討當前的人權狀況,以及Oplan Bantay Laya。

‧寫信給報刊編輯人、小刊物或傳單。製作貼紙、徽章別針、和其他能見度高的宣傳方式,以及多媒體簡報,以便能夠明白地表達我們對於正義的吶喊以及要求終止這些謀殺行動。

‧取得各機構(即教會、地方政府單位)、組織、名人和個人的支持。與其他受壓迫的受害者取得聯繫。並鼓勵他們公開反對這些謀殺行動。盡可能與他們發起串連活動。

‧在各國際人權監督機制之前提出呼籲,也可以對艾若育政權施加重大的壓力。盡可能地寫信給許多國際組織。

‧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以便能立即把美國和艾若育聯手的這個法西斯政權給去除掉。艾若育政權煽動這種屠殺政治異議份子的行動,正是她絕望地緊握權力不放的表徵。

終止謀殺!

為所有國家鎮壓行動下的受害者尋求正義!

堅持人權!

終結美國和艾若育聯手的這個法西斯政權!

資料來源:

Karapatan-National Office

Karapatan-Southern Tagalog

www.gitnangluson.com

www.bulatlat.com

www.inq7.net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