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主黨控制的國會將帶來怎樣的變化?

2006/11/07
Immanuel Wallerstein

路愛國譯(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目前來看,假如共和黨方面不出現大的奇跡,在11月7日選舉中民主黨至少會贏得美國國會兩院中的一院,也可能是兩院。這將帶來什麼變化嗎?我要說,我個人會投民主黨的票。但正像很多人一樣,我投的首先是對布希的反對票,其次是對參眾兩院共和黨占多數的反對票。我這樣做出於許多理由,但首先因為我認為入侵伊拉克是不道德和與事無補的,對美國、伊拉克和整個世界而言都是一場可恥的失敗。我對現政權還有很多其他不滿,包括它對美國人民基本自由的侵犯,它倒退的國內經濟和社會政策,以及它無能和愚蠢的外交總政策。但伊拉克是超過所有這一切的理由。所以,我要投票表示抗議,並盡力使事情不要變得甚至更糟。

  但是,一個民主黨控制的國會怎樣才能得更好?正如人們所說,這一點根本就不清楚。事實上,我們不得不懷疑,民主黨能否集體提出某種確實更好的外交政策。民主黨領導層的主要問題是,他們和共和黨人一樣相信美國是世界的中心,是智慧的源泉,是世界自由的偉大捍衛者,總之,美國是危險世界上的大善之國。

  最糟的是,他們似乎相信,只要洗刷掉現政權推行的過度單邊主義因素,他們就能使美國恢復在世界體系的核心地位,並重新獲得從前盟國和支持者的支持,首先在西歐,其後在世界各地。他們似乎真的相信,問題出在形式而不是內容上,而布希政權的責任就在於它外交上做得不夠好。

  當然,並非所有民主黨人都這樣想,在這個問題上事實上也並非所有共和黨人和獨立人士都這樣想。但在目前,準備認真考慮美國政策謬誤的人還佔少數,此外,這些人本身缺乏清晰的議程,也明顯缺乏重量級政治領導人來表達不同的觀點。

  那麼,將會發生什麼?儘管不確定,但美國有可能在2008年總統大選前被迫撤出伊拉克。幾乎也可以肯定的是,共和黨將會指責民主黨「輸掉了」戰爭,而民主黨會說並不是這麼回事。但除了通常的政治文章之外,撤軍將給美國人民帶來深刻的衝擊,即使大多數人認為別無選擇。

  我們需要把這種撤軍置於1945年以來美國歷次戰爭的背景下考察。朝鮮戰爭和第一次海灣戰爭終結在起始線上。沒有一方事實上打勝了。對美國來說,就其地緣政治影響、經濟代價、以及美國人民感情投入而言,最重要的戰爭是越南戰爭。而那場戰爭,美國則輸掉了。結果導致美國人民在以下問題上產生了深刻分裂:「誰」輸掉了戰爭,假如採用其他政策戰爭能否「打贏」。

  所謂的越南綜合症從未痊癒。2001年911襲擊之後,美國人民中產生了高漲的愛國熱情,國家似乎暫時團結起來了。但布希把這一切耗費一空,任何民主黨總統都不能使之再現了。我預測,伊拉克撤軍將比1975年西貢潰逃帶來的創傷甚至還要嚴重。兩場失敗將造成巨大破壞,也會更有力地說明美國力量的實際局限性。

  到那時,實際上只存在兩種可能性。一是出現某種深刻的良心上的自我反省,這會使美國對它的自我形象、它對世界體系當前和未來可能性的認識、以及它到底信奉何種價值觀進行重新評價。假如出現這種情況,也許民主黨內部的力量會站出來成為這種重新評價的化身。或者,也許美國及其政黨的整個政治框架會發生變化以便反映這種重新評價。

  但當然,還存在第二個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就是,在克服由「喪失」其主導地位導致產生的極度憤怒的過程中,國家會尋找替罪羊(並找到他們),並逐步轉到破壞美國憲法及其所捍衛的自由的方向上去。有些類似德國威瑪共和國出現的狀況。儘管在許多方面情況是不同的,而我也完全沒有預測會出現一個納粹政黨,但是,假如美國真的朝這個方向有所發展,這對美國和世界都將是一場極其深重的災難。

  重要的是美國如何認識自身,如何對待自身,這不但關係到美國,而且關係到整個世界。一頭受傷的大象確實能不斷地橫衝直撞。另一方面,我們可以想像這種境況,即伊拉克戰敗引發的突然衝擊也可能對復興美國光榮傳統產生有益的影響,這就是自由、有社會覺悟的人民將再次歡迎那些 ─ 如自由女神像的銘文所說 ─ 「擠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大眾。」

伊曼紐爾‧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所有版權保留。在不改動本評論和展示版權所有條件下,允許下載、通過電子傳送或電子郵件信箱轉發給其他人、把文本登載在非商業團體互連網頁面上。如欲翻譯、以印刷和/或包括商業網頁和節錄等其他形式出版,請與作者聯繫,電子郵箱: 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傳真號碼:1-203-432-6976。每月兩次發表的這些評論,旨在從長時段而不是從當前頭條新聞的角度,對當代世界變化做出反應。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