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刑的公共領域

2006/06/15
美國南伊利諾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生

  老太太用著尖細的嗓子,興奮的喊著跳著,「這破鞋、破鞋」,而孩子已經衝向遊街的人群。「老實交代」、「打倒破鞋」的音浪,喚起老太太遠古以來的記憶,嘶吼著,給她「點燈籠啊」!將淫婦倒吊著樹下,徐火烘烤著,曾有的淫聲浪語,經過三天三夜,自會焦乾停休。私刑的血腥味,似乎就此停留於「打倒舊秩序」的過往,或是今日被鄙視的所謂「部落國家」。現代世界的我們,與私刑無關。

  「以鍵盤為武器砍下姦夫的頭,獻給那位丈夫做祭品」,這是對一位被丈夫於網上宣告外遇妻子的討伐。「現在這女人只能做出3種選擇:1,整容,否則最終會被人踩到沒有整容的價值。2,逃往國外。在護照辦理好之前她的小命也夠嗆了!3,閉門不出,此舉也不見得安全,憤怒的中國人一旦得知她的具體住址甚至會做出把一棟樓炸毀也不放走她的壯烈舉動!!」這個,則是對一位拍攝虐待動物錄影帶,以高跟鞋踩死小貓女主角的命運警告。

  放話詛咒,怎能算嗆!揪出「有罪者」的姓名、性別、公司、地址、電話、郵件、手機、身份證號碼還有政治面貌(黨籍),才是正義伸張的第一步。發布「江湖追殺令」,公開照片,呼籲廣大機關、企業、公司、學校、醫院、商場、公路、鐵路、機場、仲介、物流、認證,對XX及其同伴甚至所在大學進行抵制。不招聘、不錄用、不接納、不認可、不承認、不理睬、不合作。

  不需法院有罪審查,自動休學;無須拘提監禁,全家禁足逃亡。早已存在各國的網上集體欺凌行為(on-line bullying),因中國網民驚人的制裁力,而令人側目、恐懼。然而那引人恐懼的本源,卻因視為中國獨有的瘋狂作風,或是歸咎網路匿名性,而揉雜為一團混沌莫名。真正恐懼的,是那安的一切罪名,「通姦」、「虐待動物」、「借相機不還」、「網路欺詐」等等,都是可以直接揪出的個人。對通姦激烈討伐,對家庭暴力、性犯罪,則是沉默習慣。虐待貓咪,欲置其死;千萬勞動者的工傷,則在資本老闆的法律陣仗下禁聲;權貴者的案件,在網路警察與國家暴力的矗立下,又怎敢具名檢討,遑論追殺。

  為了「社會道德」、「民族未來」,人們因而擁有糾舉、批評、追殺的責任。道德與民族的抽象性、神聖性與集體性,則為罪名的安放,攻擊的卸責,提供寬鬆條件。缺乏公民保障的千萬個人,特別是背負通姦嫌疑的女人,則為遭權力壟斷壓制,缺乏公共領域發聲的個人,提供新的私刑公共領域。彼此咬噬,互為羔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