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瘋狂炒錢 高利貸現象恐引發骨牌效應 壓垮實體經濟

2011/09/19

鉅亨網編輯查淑妝 台北綜合報導  2011-09-19 15:30

據《齊魯晚報》 19 日消息,溫州民眾借貸「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放貸 100 萬元 (人民幣,下同) 一年,利息竟然高達 60 萬元。高利貸壓垮行業老闆,掀起溫州一股「老闆出逃潮」。市場人士擔心,高利貸現象恐引發「骨牌效應」,壓垮實體經濟,一旦崩盤,後果不堪。

香港《文匯報》報導,在溫州,所謂「老高」指的是專門從事民間貸款的人。手中握有現金的人寧可做「老高」,也不願意做「老闆」,因為做「老高」比做「老闆」賺錢快多了!

據溫州市市場營銷協會副會長、溫州市誠鼎房地產營銷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徐良溪介紹,假如放出去 100 萬元,按照月息 5 分來算, 1 個月利息就是 5 萬, 1 年下來就是 60 萬元。這樣的賺錢方式,比一般做實業的「要快得多,高得多!」

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表示,大多數中小企業的年毛利潤率不會超過 10% ,一般在 3-5%。按此推算,投資 100 萬做實業,企業毛利至多 10 萬,而且還需要「費心打理企業,處理各方面關係」。

因此,儘管明知道風險巨大,很多人還是樂此不疲。一位業內人士說:「利息會隨著資金的倒手,越變越高,只要鏈條不斷,參與其中的人都會穩賺不賠,何樂而不為呢?」

據中國人民銀行溫州中心支行 7 月 21 日發佈的《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報告》顯示,溫州大約 89% 的家庭、個人和 59% 的企業參與了民間借貸。

不過,高利貸卻壓垮不少行業「老闆」,據統計,近幾個月來,已經至少有 16 起老闆失蹤案!

儘管接二連三遭遇老闆「跑路」,這裡的民間借貸似乎仍未降溫。徐良溪對此顯得很是擔憂。他說:「溫州人都很精明,凡是能發財的機會,都會被他們發現,這次的民間借貸,跟溫州人以往『炒房』類似。」

「溫州炒房團」全國聞名,他們的典型做法是,將手中巨量資金投入某地,一次性購置大量房產,然後「等升值後再藉機拋售」。 這次溫州民間借貸危機,某種程度上也是「炒作」的結果。

「民間借貸最基本的分三部分,」徐良溪說,「借款人、放款人和擔保公司 (或擔保人) 。」其中,擔保公司 (或擔保人) 起著重要作用。

「一般都是擔保公司或擔保人將一些人手中的錢組織起來,再統一放出去,」徐良溪說,「可能貸的時候 5 分,再放出去就變成 1 毛了。」

值得注意的是,擔保人身份並非一成不變,借款人、放款人隨時都可能變身「擔保人」,這樣,最終結成一張密密麻麻的「借貸 -- 放貸」網。 如果將網上的每個節點都看做一個一個的投資者,貸款最終還是要落到實體公司身上。

「他們最需要錢,但付出的貸價卻可能最高。」知情人士分析,例如甲以 4 分月利息把錢貸給乙,乙再以 8 分利息貸給丙,丙繼續以 1 毛利息貸給丁……,當這筆錢到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時,已經不知道倒了幾手,利息翻了幾番了。

徐良溪解釋說,就這樣原本利息不高的貸款,一步一步的成了高利貸。他說,溫州人把錢當成一種「商品」熱炒,很多人只顧著「炒錢」,而不顧後果,一旦某個環節出問題,很可能導到「骨牌效應」,連環受害,最後倒霉的會是實體企業。

溫州城西一處工業園區維持著「表面的繁榮」,但對資金的需求,已到了「求錢若渴」的地步。周德文說:「目前,溫州已經有 20% 的中小企業處於停工和半停工狀態。」

徐良溪表示,對於溫州大部分中小企業來說,他們都需要資金的保障來維持、擴大生產經營, 但現實卻是,在目前銀行銀根緊縮的情況下,從銀行貸款太難了。

「現在溫州的情況是:有錢人的錢無處可放,需要錢的人卻貸不到錢。」華泰證券分析師張力說,他將溫州目前出現的這種現象根源歸結為「國有經濟 VS 民營經濟」之爭。他表示,由於今年以來貨幣政策不斷收緊,現在溫州中小企業基本貸不到款,「並不是說沒錢可貸,而是不放貸。」

張力說,銀行不放貸並非針對所有企業。「石油、化工、電力等國有大型壟斷企業,由於信譽高,人脈關係好等原因,不愁貸不到款。」這樣的一個直接結果,就是「逼迫中小企業只能走民間借貸的路」。而一旦走上這條路,很多企業就再難以翻身。

另一方面,張力認為,作為中國民營經濟重鎮,溫州囤積著大量民間資本。據周德文瞭解,溫州民間借貸大約達 1200 億的規模。這個數字大約為溫州銀行同期貸款餘額的 1/5 左右。

「大量的閒錢,對應的卻是少得可憐的投資渠道。」張力說,「以前溫州人熱衷炒房,現在國家出台限購政策,嚴控房價,致使炒房增值的渠道也被堵。」在張力看來,溫州民間很多閒錢正是因為無處可去,才鑽了民間借貸的空子。

「有錢人越來越有錢,沒錢的卻無處可借。」張力認為,這正是貸款資源配置不合理的結果。

「溫州因民間借貸導致的破產情況現在已經非常嚴重。」在周德文看來,「很多企業可能剛開始是 3 個月的短期貸款,到期還不上,就會續期,到了第二次約定期後,可能還是還不上,到頭來企業老闆只能『跑路』。」

據瞭解,溫州知名的餐飲連鎖企業波特曼老闆出逃,就欠下幾百萬元民間高利貸借款無法償還。

此前有專家提醒,溫州目前的這種情況可能會演變成類似美國的「次貸危機」。財經評論員葉檀對此則更顯悲觀,「如今實體經濟資金池緊縮得就像大旱期間的鱷魚池一般」,如果相關部門不能採取有效措施,「金融市場的崩潰將不可避免」。

周德文對此也表示擔心,並坦言,「今天溫州的民間借貸,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是到了國家出台相關政策,進行調控的時候了。建議中央適度放鬆貨幣政策,對中小企業貸款給予更多的支持。」周德文說,「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他估計, 10 月份左右中央可能會有相關調控政策出台。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