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老板還不起債一天9人跑路 高利貸風險爆發

2011/09/27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 2011-09-27 08:36:05

現在民間借貸的月息,不管是借給個人還是擔保公司,都遠遠超過3%。一旦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房價、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民間高利貸極有可能爆發巨大風險。

日前,銀監會發布風險提示,人人貸中介服務存在七大問題和風險。不過這種提醒或許來得有點晚了,最近溫州就屢次發生企業老板因為還不起民間借貸而跑路的事,其中還不乏當地的龍頭企業。

風險七大問題和風險

實際上,民間借貸的風險不言而喻。

目前國家相關部門對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是,不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的4倍。最近一次加息后,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為年息6.31%,其4倍就是年息25.24%,分攤到12個月,月息2.1%,即民間借貸公司的放款利率不應超過月息2.1%。

目前多數正規的小額貸款公司、金融中介機構盡量將放款利率控制在月息2.1%以下,但借款人還須額外支付手續費、評估費等,總體算下來,月息3%至4%算正常。

“在信貸緊縮、樓市調控背景下,民間資金缺乏投資渠道,同時,中小制造類企業、房地產、礦業等行業資金需求量大,民間借貸空間迅速擴大;甚至有銀行資金也充當了民間拆借的‘二傳手’。”省民營經濟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張立功說,“現在,不管是個人還是擔保公司,月息都遠遠超過3%,這么高的利息,一旦發生糾紛的話,司法機關是不會支持債權人的,將來會引發很多社會問題。”

“民間資金熱衷高利貸反映出當前貸款結構不合理,中小企業融資困境,房地產行業死守掙扎和礦業追逐暴利。一旦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房價、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民間高利貸極有可能爆發巨大風險。”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李鴻昌說。

顯然,國家管理層面也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日前,銀監會發布的《關於人人貸有關風險提示的通知》指出,人人貸中介服務存在七大問題和風險,包括:民間資金可能通過人人貸中介公司流入房地產及“兩高一剩”等限制性行業;人人貸中介機構可能演變為非法集資等。

爆發溫州企業老板出逃

實際上,民間借貸危機已經在溫州等地爆發。

中秋前后,溫州一批有信譽的甚至是龍頭企業,陷入了“倒閉潮”。21日晚,網友在微博上發帖稱,浙江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跑路”,欠款可能高達20多億,目前供貨商還在公司門口討要貨款。而他的“跑路”引發了一系列連環危機,目前整個溫州眼鏡行業哀鴻遍野,部分互保企業面臨倒閉境地,如果危機進一步加重,溫州眼鏡行業將面臨倒閉潮。

胡福林只是最近的“跑路老板”之一,根據不完全數據顯示,從中秋節開始,這幕逃跑大潮已經拉開:溫州龍灣新耐寶鞋業老板“跑路”,溫州唐風制鞋老板黃伯鶴“跑路”,溫州金竹工業區星際鞋業老板“跑路”……

浙江在線報導,據政府有關負責人透露,僅22日一天,溫州就有9個老板“跑路”。

據悉,這些老板都陷入了資金鏈斷裂的“絕境”:還不起貸款,其中不乏高額利息的民間借貸,才不得不紛紛“跑路”。

專家表示,銀監會發布風險提示的主要目的是防范銀行業風險:發生借貸的資金肯定有相當一部分是來自於銀行的。不過,也有專家指出,銀監會只是立足於防止民間借貸風險向銀行體系蔓延,但對於人人貸中的非法行為主體,銀監會并沒有給出明確的處理辦法。

業內人士呼吁,有關部門應盡早加強相關立法和治理,改變民間借貸市場的監管缺位現狀。

銀行“搶錢”搶不過民間借貸

近日,有消息稱,9月份前半個月,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存款比8月末減少了大約4200億元,出現了罕見的天量負增長。有分析人士認為,目前愈演愈烈的民間融資,可能成為儲蓄分流的主要領域。

記者走訪鄭州市場,發現民間借貸漸漸成了居民新的“投資渠道”,為了獲取高利率,不少人把存款,或者從銀行套出的貸款,借給個人、公司或擔保公司。

銀行:存款悄悄流失

王先生是鄭州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的客戶經理。今年下半年開始,王經理發現,銀行存款幾乎每天都在減少,不少存款還沒有到期就被提前支取走了。

“存款任務拉不夠,頂多是工資少一點,關鍵是季度末央行會考核我們的存款余額,而且今年是首次考核時間變長。如果存貸比達不到一定比例,明年發放給我們的貸款指標就會減少。”王經理說,以前考核都是在月末和季末進行,銀行會臨時拉些存款應付,“30日當天存進,次月1日就可以取走了,大家都是這么做的”。

但這次,央行動了真格。央行日前發出通知要求,各銀行要保持存貸比平穩,且9月30日存款余額與10月8日的存款余額不能相差超過5‰。

“各家銀行都愁死了。”他苦笑著說,“原先銀行通過高息拉7天期、甚至1天期存款以熬過季末的手段,已經行不通了,大家都在想門路。”

鄭州另一家商業銀行中小企業處負責人夏經理介紹,他們行的人都在行動,聯系親戚、朋友、公司、個人、擔保公司等拉存款,“期限較長,一般公司都不愿意這樣做了”。

央行為何痛下殺手遏止銀行攬儲大戰?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李鴻昌教授表示,民間高息借貸發生了不少問題,國家已經高度重視,央行此時出手遏止銀行攬儲大戰,可能是整頓金融市場秩序的第一步。

王經理也表示,他們的不少大客戶把錢用作了民間借貸,一般是借給熟人,風險低、收益高,或者借給一些房產開發公司,時間短,利率高。

李鴻昌分析,目前愈演愈烈的民間融資甚至高利貸市場,可能成為儲蓄分流的主要領域。

居民:放貸掙錢真輕松

在鄭州市科技市場上班的劉女士就是民間借貸大軍中的一員。今年6月,她賣了一套正在出租的三居室老房子。拿到60萬元房款后,通過朋友介紹,將錢投給擔保公司,擔保公司開出一年25%的利率。“我算過賬,如果房子繼續出租的話,一年的租金也不過2萬元。現在,將這些錢拿去放貸,一年就能拿到15萬元,啥投資能有這么高的收益啊”。

當然,劉女士也表示,自己找的擔保公司是熟人做的,銀行的人士也在里邊投有股份,實力雄厚、信譽好,選擇投資的項目都是房產開發、買賣礦山等資源,風險很小,利潤大,自己不是很擔心。

“我把房子抵押給銀行貸款,然后借給典當行,利息差相當可觀。”鄭州市民李女士的借貸方式更加“激進”:抵押房產,貸款,放貸,賺利差。

之所以這樣做,李女士說是受到了她原來的同事的影響。“我的一個同事,很有經濟頭腦,從去年開始,就把自己家里兩套房子,抵押給銀行,貸出100萬元,借給擔保公司,一年凈賺利息20多萬元。”

“剛開始時我們還提醒他有風險,后來看到,他每個月準時拿到利息,想啥時要回本錢都可以,我也學著這樣做了。”李女士介紹,房產市場價值較高,從銀行貸出50萬元貸款不難,現在一年期的貸款利率僅8%,在拿到貸款后,她迅速將錢投進房產公司,房產公司開出一年30%的利率。“一轉手,一年就能坐享22%的利差,50萬元資金一年就能凈賺11萬元,多劃算啊?”

李女士表示,身邊有越來越多的朋友把從銀行獲得的貸款轉投到民間借貸中去,輕輕松松獲得巨大利差,“原來我在一家公司上班,忙死忙活一個月才掙1000多,現在,每個月的收入就有9000多元。我也不上班了,每天在家做做家務,到健身房健身”。

統計:銀行“入不敷出”

劉女士和李女士們不論是把存款取出,還是到銀行貸款,這些錢均來自銀行。銀行資金面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

省統計局提供的數據表明,在國家層面,8月新增人民幣貸款5485億元,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13.5%,貨幣供應量M2和M1增速仍繼續走低,顯示政策緊縮效應仍在持續。但8月新增人民幣貸款遠高於此前機構普遍預測的5000億元。

8月份,河南金融運行指數在黃綠交界區邊緣出現小幅反彈,金融機構新增人民幣貸款余額較7月份增加177.79億元,與7月份增幅相比呈現擴大趨勢。

據有關部門統計,9月以來,存款流出銀行體系呈現加速態勢。但前15日,工行、農行、中行、建行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存款較8月末減少4200億元左右,出現罕見天量負增長。

存款缺口嚴重影響貸款,根據四大行9月前15天的存貸數據,同期四大銀行貸款增量僅870億元左右,中國銀行新增貸款不到10億元,農業銀行新增貸款在100億元之內。工行和建行貸款相對較多,分別為約500億元和300億元。

而據報導,溫州、東莞、福州等地民間借貸火爆導致當地銀行存款頻亮紅燈。銀行人士透露,現在銀行內部人都已經將存款從銀行取出,交給比較放心的擔保公司去放高利貸了。現在民間融資月息達2~3分,幾乎是同期一年期存款利率的10倍以上。由於存款顯著減少,部分中小銀行日均存貸比已接近或超過75%的監管紅線。

民間借貸高額利息背后隱藏巨大風險

在“負利率”時代,國內投資渠道單調狹小,溫州人覺得放貸成了最適合的資產保值增值手段。

民間借貸的興起,從深層次說明了居民創新理財意識的增強與提高。此外,民間借貸也是對當前我國金融體系不健全的一種有益補充,讓中小企業能夠得到有效融資繼續發展下去。

對於溫州的民間借貸警示潛在風險是必要的,但若把民間借貸一棒子打死,既不合情也不合法。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規定,民間高息借貸在特定范圍內是有法律保障的。雖然高利貸具有一定程度的非理性,但民間高息借貸的風險也并非完全不可控。《新京報》

■評論

民間借貸不能一棒子打死

9月21日晚,溫州最大的眼鏡企業浙江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因欠款出逃,據不完全統計,本月12日~21日10天內就有多個老板跑路。

這種狀況的出現體現出民間借貸的風險所在,但是,也不能過度夸大民間借貸的危害性。其實,溫州民間資本從過去的“炒房”到現在的直接“炒錢”,這絕不是一種短視行為,更是一種理性選擇。

目前銀行信貸結構分配不合理,中小企業無法通過正常的銀行融資渠道獲得足額的貸款,最終求助於民間借貸方式,形成了需求的源頭。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