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寬松貨幣政策才是民間高利貸的禍根

2011/09/27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訊.COM) 2011-10-01 12:21:29

針對溫州出現的老板“跑路潮”,近日,溫州市委、市政府出臺《關於穩定規範金融秩序促進經濟轉型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意見》一方面要求銀行“不抽資、不壓貸”,貸款利率上浮幅度最高不得超過30%,確保實現年初確定的新增貸款1000億的目標。另一方面則“對出走的企業主,要敦促其盡快返回,組織處置;對繼續回避的,公安、勞動保障等部門要強勢介入,嚴查快辦;對惡意欠薪,搞假倒閉、假出走、假破產的,要從嚴從重處理。企業主管部門、銀行業機構、公安機關要相互配合,必要時控制相關人員出境”。

毫無疑問,溫州已經隱現民間高利貸金融崩盤的局面。溫州政府一方面憂心於銀行的“逼債”,制造更大的連鎖反映;另外一方面,跟銀行一樣,溫州政府也要防止債務人逃跑,不惜強化“人身控制”的做法。

這個局面其實早在意料之中,無論是內蒙還是江浙,這幾年來民間高利貸之風愈演愈烈,幾成不可收拾。鄂爾多斯的民間借貸利率是30%,溫州的也在24%以上。試想,哪個行業能夠承受如此之高的資金成本?根據基本原理,經濟項目的收益決定資金成本。有時候有些民營企業資金周轉不過來,偶爾借一下高利貸,救急一下,這是有可能的,但這種偶發情況不至於燒出高利貸的熊熊大火。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龐氏騙局式的遊戲,這個遊戲大多選擇中國最高利潤率的房地產行業(例如二手市場炒房或者借錢給地產商)。隨著政府的貨幣收縮和對房地產行業調控作用的顯現,這個遊戲開始終結,玩家奪路狂奔。

如果從遊戲的最後結局部分看,很容易得出結論“政府的貨幣緊導致民間金融斷裂”,於是很多人呼吁“政府不能堅持貨幣收縮的路線,要立即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但如果從遊戲的開頭部分看,得出的結論恰好相反,正是因為過往貨幣寬松導致了某些地區民間金融斷裂。這就好比一個人吸毒上癮,戒毒非常痛苦,有人就說這種痛苦就是因為沒有繼續吸毒所致。

貨幣寬松是如何促使大規模民間高利貸的呢?有太多的歷史和國際證據。比如印度、東南亞和拉美就發現,每次貨幣寬松,官方利率下跌反而導致民間高利貸盛行,這曾是一個謎團。現在這個問題已經被解決了。中央銀行采取貨幣刺激,一定制造“熱行業”和“冷行業”,例如房地產這種依靠大規模資金的行業就是熱行業,而那些依靠自我資金積累比如家族零售業就是冷行業。“熱行業”在生產方面獲得資金成本便宜,但是在銷售方面不見得資金成本便宜,因為購買者不僅僅是看按揭利率低,而且有首付這樣的門檻限制。房價越高就有很高的炒房預期,但門檻也會變高,所以就需要大量的民間融資集資來進入這個領域,這相當於提高了資本形成的條件。而在這個融資集資的過程中,民間的利率就會因為炒房的高收益預期而被大幅度抬高,最終演變成高利貸。

那么如何處理民間高利貸金融崩盤呢?首先,要區分民間高利貸的“救急部分”,很多企業的確是因為救急而借錢的,那么銀行可以在這個過程中做一些緩解工作。其次,如果是民間高利貸的龐氏騙局部分,那就不用管它,血淚教訓是這個遊戲中合理的組成部分。第三,要明白任何國家的銀行體系都不能滿足小企業融資,這不是中國的問題,而是世界的問題。中小企業的確資產不足,而銀行的信用貸款是標準化的,無法做到“無微不至,照顧方方面面”,所以解決的方式卻不是讓銀行“遷就”,而是解除金融管制,讓民間金融正規化,發展豐富的金融層次。比如美國很多中小企業不是靠州銀行或者跨州銀行,而是靠PE、VC或者其他民間的金融合伙企業(LG),這些機構的大規模存在,才是對這些資產不足、信息非標準化的中小企業真正支持。所以,苛責銀行是沒意義的,苛刻金融生態的單調才是有意義的,認為貨幣緊縮搞死中小企業是謬論,恰是貨幣寬松才制造了民間高利貸災難。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

(吳蘭蘭 編輯)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