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債檯高築 民間借貸臨爆煲 專家籲嚴防 中國式次貸危機 燎原

2011/09/09

鉅亨網編輯查淑妝 台北綜合報導  2011-09-09 08:00

因無法償還高額利息民間貸款的企業倒閉老闆「跑路」事件陸續在內地上演,而高利貸的風險不只在浙江省,遼寧、江蘇、廈門及內蒙古的民間借貸也愈演愈烈。據里昂證券一份報告稱,單是溫州的民間未償貸款總量可能已高達 1 兆元 (人民幣,下同) ,由於部分內地企業開始破產,估計今年大約有 10-15% 的未償貸款將會變成壞賬。專家擔憂,內地民間資金鏈風險仍在放大,恐臨爆煲,有關方面需嚴防「中國式次貸危機」的發生。

香港《文匯報》報導,民間借貸「抬會」的崩盤尚未過去幾年,一場全民參與的民間信貸又在溫州引發高潮,且這股瘋狂自去年以來被推向極致。人民銀行溫州市中心支行最近發布的《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報告》指,溫州民間借貸的市場規模已達 1100 億元。而《每日經濟新聞》援引里昂證券的民間借貸調研報告稱,溫州的民間未償貸款總量可能已經高達 8000 億元到 1 兆元。人行溫州中心支行去年底的一次民間借貸問卷調查又顯示,接受調查的對象中,有 89% 的家庭個人和 59.67% 的企業參與了民間借貸。

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稱,溫州民間借貸利率已超過歷史最高值,目前一般的月息已達 3 至 6 分,有的高達 1 角,甚至更高的達到 1.5 角,年化率高達 180% 。在利益的趨勢下,溫州幾乎全民參與民間信貸。

然而,民間借貸高利潤率卻與溫州企業低回報甚至虧本形成強烈的反差。溫州市經貿委一項對 855 家企業的調查結果顯示,該市在鞋類、服裝、眼鏡、打火機、製筆、鎖具等勞動密集型行業,約有 25% 的企業因為缺工不敢承接訂單。今年第 1 季 35 家出口導向性企業銷售產值同比下降 7% ,利潤同比下降約 30% 。虧損面達 1/4 , 1/3 的企業保持利潤率增長,這些行業的平均利潤率為 3% ,利潤超過 5% 的企業不到 10 家。

周德文認為,溫州中小企業的毛利潤目前只有 3-5% ,而企業的實際借貸成本已高達 100% ,中小企業利潤率已低於貸款利率。不少沒能獲得銀行信貸的中小企業,此時改由民間借款已是飲鴆止渴,資金鏈斷裂後的企業倒閉老闆「跑路」自然上演。

據了解, 8 月底至今,短短幾天,永嘉縣蝶夢兒鞋廠、溫州部落之神鞋業公司、溫州耐當勞鞋材有限公司、溫州錦潮電器公司、溫州百家樂家電公司等溫州企業紛紛傳出倒閉及老闆「跑路」的消息。據悉,年初至今溫州起碼有超20起類似事件的發生,且這股風潮正波及杭州、寧波、台州、衢州等地。

溫州龍灣區一家族企業的富二代阿諾透露,今年 5 月底,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長黃鶴因賭博輸錢,扔下 3 億多元的債務潛逃國外。債務人中,起碼有超 1/3 的是擔保公司、投資公司和個人放貸者,涉及資金高達 1 億多元。政府部門入駐江南皮革,希望債務人去企業登記損失情況時,竟然有幾筆高達幾百甚至上千萬元的款項沒人認領。其中的原因是這些借貸機構不想暴露自己的虧缺,否則在借貸鏈斷裂之下也會「猝死」。

他還表示,目前,溫州龍灣區的借貸鏈裂痕正逐漸擴大,缺口也開始顯現。預計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大批因借貸鏈斷裂而導致的事件將陸續上演。且在目前溫州,民間借貸已經是全民參與,一條鏈的斷裂將引發群體效應。周德文認為,如果有關方面不能及時出台措施,溫州今年還將有4成企業面臨關停或者倒閉。

9 月 3 日,位於溫州市龍灣區的百家樂家電公司因借貸鏈斷裂,公司倒閉女老闆貸款外逃的消息,在對民間借貸異常敏感的溫州瞬間傳遍每個街角。相關受害人此間透露,以家電進貨為名,「百家樂家電」女老闆鄭珠菊大肆收進承兌匯票和現金,並通過家人拿著錢去炒房地產,設立擔保公司放貸。因借貸鏈環節斷裂,當借款人去要錢的時候,這位女老闆竟然一家人都玩起了「失蹤」。

「受害者」譚先生表示,鄭珠菊自稱是某電器的溫州總經銷商,平時均以家電進貨為名,找不同的人借票據。從事不鏽鋼經銷的他,因為業務上的關係平時經常會跟鄭珠菊有一些銀行承兌匯票的往來,由於此前鄭珠菊很講信用,自去年開始,他相繼借給鄭珠菊幾百萬元,除了期間拿回一小部分外,至今還有 257 萬元沒有索回。

與譚先生一樣,將票據給鄭珠菊的有上百人,多數為當地的中小企業主,個別為外地來收廢品的。一份聯名控告鄭珠菊的資料上,放貸者多的金額有上千萬,少的則是幾百萬、幾十萬、幾萬元不等。據個別「受害者」透露,鄭珠菊從民間借貸的資金高達 2 億至 3 億元,其中票據約有 1 億,現金還有 1 億至 2 億元。

據多位受害者透露,鄭珠菊曾將收到的錢流到投資和擔保公司等民間信貸機構,而她的大兒子范建澤和鄭珠菊的弟弟鄭元生還在上海合作開有擔保公司,進行放貸業務。由於鄭珠菊放貸出去的部分資金無法收回,而資金缺口無法補給,導致資金鏈斷裂從而導致崩盤,最終選擇了逃逸。

「借貸鏈的斷裂成為溫州企業倒閉的直接導火索。」曾從事民間信貸的王先生透露,今年 4 月份以來,溫州多家企業陸續倒閉:溫州知名餐飲連鎖企業波特曼,因為欠下幾百萬民間高利貸無法償還該公司倒閉老闆逃逸;溫州巨幫鞋業公司老闆涉足一家非法擔保公司,因擔保公司老闆出逃,受 5 、 6 千萬元的債務牽累,巨邦公司最終倒下。

針對內地民間借貸鏈的現況,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媒體上發表觀點稱,目前民間借貸正呈現三大新特徵:一是範圍廣,從兩年前的江浙沿海擴展到內陸地區,從製造業領域擴展至商貿流通甚至普通家庭。二是利息高,有的民間拆借年息已超過 100% 。三是參與者眾,甚至有銀行資金也充當了民間拆借的「二傳手」。

若錢是從銀行流入民間借貸,資金鏈條慢慢越拉越長,而借錢的企業經營出現問題,無法償還貸款,最終會對銀行產生衝擊,牽連的經濟體也會越來越多,從而發生所謂「中國式的次貸危機」,不是沒有可能。

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指出,據全國工商聯調查,規模以下的小企業 90% 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係,微小企業 95% 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係,因為這些真正缺錢的企業缺少抵押物,找不到擔保人,也就不符合銀行貸款條件,它們的融資只能依靠民間借貸市場,在當前形勢下,通過民間借貸是眾多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的中小企業生存的途徑。所以,對民間借貸不能一棍子打死,而是應當盡快制定出台民間借貸的相關法律法規,明確民間借貸的合法地位,讓民間借貸在陽光下運作,規範、有序。

同時,允許民間借貸在一定條件下合法存在,引導和鼓勵經政府部門批准的機構正常開展民間借貸業務,同時應建立風險可控、監督有效、約束力強的管理機制,地方政府應成立專門的組織機構,對民間借貸開展定期、不定期的檢查,發現問題及時處理,堅決打擊非法融資和融資詐騙活動,促使民間借貸步入規範化管理軌道。

遼寧省銀行存款增速連續三個月下降,銀行信貸緊張,有2/3的企業貸款需求無法滿足,迫使中小企業向小額貸款公司和民間借貸,目前瀋陽市及遼寧省民間借貸之風愈演愈烈,年利率達20%以上,而小企業的平均利潤只有5%─8%,民間高利貸醞釀著大風險。

據了解,高利貸風險不只在溫州。江蘇省方面,在 2000 年開始,一些泗洪縣房地產企業便借助民間融資進行房地產開發,今年以來,銀行貸款收緊,房地產調控力度不斷加大,民間高利借貸升溫。泗洪出現「全民房貸」風潮,一些公職人員也參與其中,利息飛速攀升。不過「好景」不長,數個月後,借貸大戶失蹤,高利貸市場隨即崩盤,房貸者們人心惶惶,「全民房貸」變成「全民追債」,發生了血案。

內蒙方面,鄂爾多斯是一個人口只有 160 萬人口的城市,依靠地下的煤礦,人均 GDP 超過香港,大規模的城市拆遷和房地產開發,其資金 80% 依賴活躍的民間借貸市場,據當地有關人士估計,民間借貸的規模在 2000 億元以上,最高年利息在 60% 以上。以高息民間借貸支撐的房地產泡沫一旦破滅,骨牌效應將拖垮所有遊戲參與者。

廈門方面,近兩年廈門市擔保行業發展迅速, 2009 年底廈門市共有擔保機構 58 家,到了 2010 年第 3 季末發展到 156 家,多從事高利借貸業務。 7 月份,廈門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遭遇金主擠兌,造成流動性危機,引爆了廈門市整個擔保行業的信任危機,目前至少有 4 家擔保公司面臨被客戶擠兌,總債務額可能涉及超百億元。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