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及美眾議院議長明確反對涉華匯率法案

2011/10/14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訊.COM) 2011-10-14 08:10:55

美國國會參議院11日投票通過了《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這項法案主要針對中國,旨在逼迫人民幣匯率加速升值。與美國現行的政策相比,法案當中增加了較多可操作性內容,一旦最終形成法律,可能對中美貿易關係產生實質性影響。但在部分專家看來,美國在推動人民幣升值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實際上是陷入了政策誤區,法案不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太多實質影響。

這次有何不同?

美國國會和政府關於人民幣匯率問題的討論由來已久,國會一直希望通過法律手段迫使人民幣升值。與現行的政策相比,美國參議院通過的貨幣匯率法案增加了較多可操作的內容,一旦成為法律,將使美國獲得更多施壓工具。

法案要求美國財政部每半年評估匯率“根本性錯估”國家,列出需“采取重點行動”的國家名單,然后通過雙邊與多邊談判施壓,并對入榜而沒有采取有效改正措施的國家采取報復行動。判定匯率“根本性錯估”有三個條件:長期大規模干預外匯市場,尤其是采取完全或部分外匯對沖的貨幣政策;出於國際收支目的,長期過度積累官方和半官方外匯儲備和其他外國資產;違反貨幣完全自由兌換目標,出於國際收支目的對資本進行管制。

在操作上,法案要求總統否決對某國實行報復時,必須提交書面解釋,包括為何實行報復產生的危害大於實施報復的好處。美國國會可提交對總統否決的聯合不信任提案,并有機會推翻總統的否決。現行的政策是總統可以否決對某國實行報復。

美國政策陷入誤區

在涉及人民幣匯率的問題上,美國一直是自說自話,完全不理會中國的解釋。昨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研究報告,系統回顧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歷程,再次回應美國的匯率法案。央行特別指出,應該客觀、公正地認識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對人民幣匯率的無端指責,將人民幣匯率問題政治化,不僅解決不了美國儲蓄不足、貿易赤字和高失業率等問題,而且可能嚴重影響中國正在進行的匯率改革進程。

瑞穗證券經濟學家沈建光觀察到,當前市場對於人民幣匯率問題的討論存在明顯的兩大誤區:一是將討論的關鍵集中在人民幣該不該升值上;二是認為人民幣短期升值過快,升值壓力將長期存在。

他認為,伴隨著人民幣國際化日益深入,采用浮動的匯率政策已成必然趨勢。在此情況下,對於人民幣升值的利與弊、人民幣應該升值多少的討論,意義十分有限。“此時美國提出貨幣匯率法案也恰恰是誤入歧途,陷入了這兩大誤區之中。法案不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太多實質影響,即使眾議院也通過該法案,美國財政部執行上也存在諸多困難,該法案在美國復甦乏力之時提出,更是不合時宜。”

法案前景不樂觀

雖然美國國會和政府對於迫使人民幣升值的立場較為一致,但在策略上還是有所分歧,尤其是對於美國參議院推動的貨幣匯率法案,眾議院和白宮的態度非常謹慎。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近日明確表示不支持法案,稱這是“危險的”舉動,他認為對別國的匯率進行重估“遠超出美國國會的職責權限”。

美國總統奧巴馬日前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他擔心這項法案可能與國際條約與義務不一致,無法得到世界貿易組織的支持。

20世紀30年代,美國通過了《斯姆特-霍利關稅法》,對多達20000種外國商品征收高額關稅以限制進口,招致多個國家報復,被視為全球經濟蕭條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國此次推動帶有明顯貿易保護主義色彩的貨幣匯率法案,被指可能重蹈大蕭條的覆轍,因此前景不甚樂觀。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指出,美參議院通過之后,法案還需要美眾議院審議,即便兩院均通過,總統也可否決。預計該法案的審議程序要持續到明年年初,而在此之前不會有實質性進展。

(證券時報)

(劉暢 編輯)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