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專區推拖拉 人民生計不能等
抗議不負責任性交易專區立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1/11/04
資料來源: 

民國100年11月4日,立法院趕在社維法「罰嫖不罰娼」條文被判違憲兩年失效期限最後一天會期,為了所謂不出現法律「空窗期」,強行三讀通過行政院版「性交易專區」修正案。所謂「專區內娼嫖不罰、專區外娼嫖皆罰」,全然無視各個地方政府對性交易政策採取迴避現實的態度,目前無意主動、也無一完成專區規劃,在根本沒有專區的情況下,實際上就是讓惡法受害人,從原先的性工作者、擴大為性工作者+性消費者,也就是「娼嫖皆罰」!與前行政院長劉兆玄2009年宣示要「呼應性工作者人權要求…原則上除罪除罰化」的說法背道而馳,完全枉顧人民的性需求、性自由、以及性工作者執業安全與工作尊嚴。

性工作者人權已形成社會共識

自1997年台北市長陳水扁草率廢公娼、掀起性工作者人權運動以來,透過伎權團體「日日春」持續堅持地展開在政策與文化上的戰鬥,十四年來,性工作議題從過去民眾聞「性」羞言、到現在能夠坦然談論,甚至人人心中都模糊形構出一套管理方式,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人民已開始用務實的態度面對長久以來可做不可說的性、慾望、娼嫖行為,這是公民社會的大進步。

政客成為阻礙人民民主絆腳石

反觀政府、政黨到政客一以貫之的偽善,把公聽會人民意見、公民會議共識、專家學者研究案結論與建議,國外各種不同政策的經驗、國內因地下化而產生的各種弊端,這所有的理性分析與思辯,都當作從來沒發生過。一方面以「法律空窗期將造成無法可管的混亂」想像來嚇唬民眾,另一方面則沒有擔當地以「地方政府有權劃設性專區」將責任推給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以「地方沒需求」擺爛。政府不負責任、沒有擔當,政黨不把人民生計與需求當一回事,政客只當人民是被玩弄於股掌的傻瓜、蓋選票的機器,藍綠政客玩弄人民,民主政治大倒退。

「空窗期」騙局 欺瞞真相激化恐慌

實際上,違憲的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僅規範了性工作者,其他與性交易相關如經營、媒介、容留、廣告、招攬、拉客等等行為的規範並不在違憲法條約束範圍,更遑論賭博、剝削、暴力、黑道控制、人口販運、逼良為娼等等,本來就有刑法管制;在違憲這兩年來,警方為免爭議,此條早已棄而不用,轉而濫用兒少福利法、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妨害風化罪、以及社維法其他條文,查緝取締性交易的各種相關行為人。由此可見,社會實際上早已處於該法條違憲的「空窗期」許久,但台灣有因此「春城無處不飛花」嗎?並沒有!相反的,不只買春/賣春要極度小心擔心被抓,所有人交往、交友、性言論、性資訊、性探索、性嬉戲…無所不蒙受嚴格監控和管制,性權利節節敗退。此時社維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的「空窗期」卻被拿來欺騙恫赫、混淆視聽,挑起社會大眾對於性工作的恐慌和對立,合理化匆促通過惡質政策的卑鄙行徑。

拒絕政治詐騙 人民性權不能等

行政院狡詐地要求讓法令先過、專區再來「慢慢談」,誰負擔得起跟你慢慢談?!要慢慢談,何不將法令訂為「地方政府『應』劃設性專區」、「在性專區劃設前,娼嫖皆不罰」呢?政府放著性交易政策推拖拉十四年了,憑什麼要求性工作者繼續承擔非法化的惡果並無盡地等待下去!

我們有權利不相信性一定要和愛情、家庭、一生的承諾綁在一起,我們有權利找人玩活色生香、一點也不溫良恭儉讓的性遊戲,我們有權利選擇不進入一對一忠貞的婚姻關係裡,更有權利拒絕將自己的性生活批發而免費地讓渡出去。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寫的太好了
我們政府不只效能低落 連基本的思考能力恐怕都很缺乏!!說謊的功力卻是一流!
真正切合實際需求的法律沒幾條 這種"何不食肉糜"的偽善規則倒是訂的很勤快!

大膽預言,就算真的成立專區了,在嚴重標籤化的情形下,買春者, 業餘性工作者 都不敢進去 ,然後"場外交易"依然盛行..

而在專區內的情況呢? 也好不到哪去,性工作者被嚴重剝削是可以預見的,黑道掌控一切.不想被剝削,去當個體戶?想都別想,會去賣身的哪有資本在專區外成立工作室?

至於現在沒有專區的情況,更不用說是有多腦殘就有多腦殘了,三大都會區的"酒店","按摩店","護膚店"就在首長偽善的宣稱"永不設立專區"的謊言下繼續活的好好的

性交易本身就是一種剥削,所以要反性剥削就應該要反性交易

人民生計有問題 不得已而去賣身
這時候政府要做的是解決生計問題
而不是說
那好 妳就去賣吧
這種高高在上讚頌賣身的文章
一點都不知道民間疾苦

性權有其必要性,但是商業化行為不能與性權相提並論,一個是人身而為人的自主權,一個是商業考量的商業化行為,為什麼要將人權與商業化行徑相提並論而且還能升高成為理所當然之事?既然要說性權,那既然有人同意,就會有人反對,既然正反聲浪都有,問題到底是人為性權而須設立性專區,並開罰娼嫖或不罰,還是因為牟利的商業行為利益下,所不容忽視的背後因素,人力情色仲介與相關的特種商業行徑?如果商業化,那麼該先確立一些問題,政府與相關行業是否見容商業的勞資對立問題,現下根本沒有制衡的勞資相關組織,只有一面倒的勞委會,屆時其商業行為應歸於勞委會管轄還是誰管?再來,既然要有商業化行為,那就勢必要有符合"勞動條件"的規劃,以及相關法條,以目前無薪假亂到無法可管,那麼開放性專區怎麼管?再來就是工作權,如果以目前普遍產業有所謂的試用期,性騷擾與工作平等法的年齡限制下,啟不是讓這方面工作連未成年的孩童都能進入!!如果不全面性的探討,那可是本末倒置,並非倡導人權,而是在性工作者的尊嚴與保障上埋下許多荊棘和暗坑,使其就業環境續亂不堪!最後,如果因為性犯罪無法可管,破案率或是犯罪率升高卻將性交易合法化當作藉口,那還不如廢棄這樣設立專區的用意,那只是一種看不起警察更看不起人民智慧的行為,更讓那些懂得投機取巧,鑽法律漏洞的人能有更多機會剝削炒作利用而以.還有要說清楚性工作者要如何再自己的職業之外,能夠受到保護而強制給予其他工作選擇權?為爭取性權?還是為了爭取商業利益?在我看來這純粹只是要達成商業利益行為,與爭取性工作者或是廣大社會所有人的性權無關!如果 "性犯罪" 要是如貴會所闡述的 [違憲的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僅規範了性工作者,其他與性交易相關如經營、媒介、容留、廣告、招攬、拉客等等行為的規範並不在違憲法條約束範圍,更遑論賭博、剝削、暴力、黑道控制、人口販運、逼良為娼等等,本來就有刑法管制;在違憲這兩年來,警方為免爭議,此條早已棄而不用,轉而濫用兒少福利法、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妨害風化罪、以及社維法其他條文,查緝取締性交易的各種相關行為人。]那麼貴會因該起身修法,將性權相關法律條文增進並且針對相關性工作所可能產生的社會問題一併考慮,再提出相關說明計劃與罰則,這才是對性工作者負責任的態度,更是對貴會所強調的 "性權主張" 所該讓世人釋疑且認同的應有做為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