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和民進黨選舉合作的說明

2011/12/21
綠黨台北市南松山、信義區立委提名參選人

責任主編:樓乃潔

編按:

苦勞網12月20日刊出了報導〈身陷政治表態壓力 潘翰聲挺蔡英文 民進黨直入要政黨票 綠黨面臨考驗〉,針對近日綠黨在松山、信義區與民進黨之間的合作關係及政治策略,提出了一些討論觀點。這篇文章是潘翰聲先生對這起事件的回應。

這篇要來談我在立委選舉和民進黨的選舉合作:一、蔬食的比喻;二、我和民進黨合作,綠黨依然是綠黨;三、總統票「支持反核總統」,區域立委是潘翰聲,政黨票是綠黨;四、我對在18日總部成立大會,沒有力陳政黨票,向綠黨支持者道歉;五、綠黨和蔡英文非核家園的差異;六、若當選「薪水全捐,受雇綠黨」。

蔬食

因為多重因素,2006年我開始吃方便素,有時我也說是隨便素,一般說法是鍋邊素、肉邊菜,在轉換飲食的過程,奶蛋也甚至吃得更多。我不是嚴格素食者,深層素食主義的各種理由,健康的、環保的、人道的、宗教的...我都覺得有道理;我只是個凡人,我希望茹素的人越多越好,卻不以百分之百的人都轉變過來為目標。

2007年下半年的某些因緣,我和素食的一些朋友認識,開始有意識的推動,包括在總統選舉辯論上提問,和2008年地球日舉辦「蔬食抗暖化」的連署活動。

當時我主張以餐飲業開始有人使用的「蔬食」來做招牌,以區隔傳統宗教味較濃的「素食」,在這個寬鬆聯盟裡面,有人較基進地認為肉品應該像菸品一樣用恐怖的圖片來標示,但多數意見還是認為要慢慢把人牽進來的溫和路線,也是我的運動路線、政治路線。

這次選舉,我面對三個層次上的衝突和矛盾,這是政治的考驗。

選票──綠黨支持者和民進黨支持者、選舉模式──環保的和傳統主流的、路線──社運與選舉。

我用葷素來比喻我和蔡英文/民進黨在非核家園的差異,也用在這三個衝突的處理。

該不該和民進黨作選舉合作?

我和民進黨的區域選舉合作,有像是素食者與葷食者同桌吃飯,第一次一起共餐必然有互相不舒服的地方,現在是要想辦法把飯吃完,雙方都不太能夠翻桌走人。

如果是穿著袈裟嚴格素食者和葷食者同桌,確實是不恰當的,應到素食餐館才尊重。

我自己是個蔬食者,經常和葷食者共餐,有時候我也會適時的提醒,哪些肉食有何問題(健康的、環保的、人道的),但不會用強烈道德批判,導致這頓飯不歡而散;素食者常受到葷食者的歧視語言,有時我也會出聲抗議,葷食者也分不出那麼多種素食光譜上的差異。

對自己來說,我已經選擇作為一個蔬食者,就要忍受看、聽、聞到葷食的不舒服,甚至有時會不小心吃到碎肉屑,面對是否吞下去的掙扎;我不會變成葷食者,因為我已經作選擇,在理性上、感性上、和身體上。

2006年我回到溫炳原重新啟動的綠黨,就是市議員選舉。之後,我也清楚表明,綠黨和我就是要透過選舉,取得政治職位所帶來的權力、資源、發言權,來推動結構性的改變。

綠黨是不是社運/環保團體?經常被混用,概念上不是那麼清楚,綠黨也還沒有共識的正式文件宣告。社會上也總是分不清楚,問我們是不是那個阻擋捕鯨船的綠色和平。

我自己的詮釋和認識,也經歷一些改變。1990年代初期,在大學時代我第一次接觸到南方出版社介紹德國綠黨的兩本翻譯小冊子,對「非政黨的政黨」很有感覺,那是在無法想像龐大的國民黨會倒台的情境下。最近這5年的實務經驗,當主流媒體和政治力量,把綠黨視為「環保團體」,意味著選舉是「選理念」不求當選,但是在於想要排除的時候,則又說我們是政治人物,影射是有邪惡企圖的。我漸漸認為,綠黨應該要更強調政黨的彈性性格,而社運的理想性,應該是強調核心價值,而非不接觸、不妥協。

對於有人堅決的反對跟主流政治有任何瓜葛,我予以尊重,但我的路線,是認為應該要進入體制去影響。所以有人會對於跟馬英九見面嗤之以鼻,有人對於我的評論認為「不該各打五十大板」,都是多元社會的呈現。

選舉合作當然是更深的接觸和互動了,問題應該是在於,如何互動,損益計算,而不是不能合作。

國外綠黨的經驗,選前、選後合作的情況都有,各個國家、不同時代都有所不同。在德國討論較多的是,能不能和右派基民黨合作,和左派社民黨合作比較常見(當然也是有人反對,或是認為社民黨背離左派),但綠黨還是綠黨,不會變成社民黨的側翼,今年甚至出現綠黨籍的邦總理,來邀請社民黨(該邦第三大黨)聯合執政。

認為我和民進黨合作,就是台灣綠黨和民進黨合作,那以後就不能再說「綠黨不是民進黨」,邏輯太過跳躍,有人推導為綠黨是民進黨的支部,根本是誣蔑了。

就我自己來說,我不會去參加民進黨。

我吃蔬食,但不會變成葷食,因為我已經做了理性上、感性上、身體上的選擇。

三張選票怎麼投?

就綠黨來說,總統沒有候選人,尚無規範可不可以支持誰,區域立委有候選人的地方就支持綠黨候選人,政黨票是各選區都要去爭取。

就我來說,總統票是「支持反核總統」,區域立委是自己,政黨票是綠黨。

12/17(六)晚上我參加蔡英文在信義區唯一場造勢會,12/18(日)我自己的競選總部成立。

大部分的人是從大眾媒體或網路媒體的片段了解,對事件發生過程的脈絡簡單說明。

前一場,民進黨作東我是客人,台下全是民進黨的人,蔡英文說政黨票要投民進黨,我同意民進黨支持者政黨票投給民進黨。

後一場,我作東民進黨是客人,但麻煩出現了,台下大半是民進黨支持者,綠黨支持者除了工作人員、受邀上台的來賓,來的並不多。所以,當王鐘銘以綠黨發言人身份,說政黨票投綠黨,民進黨支持者非常不悅,而後面,兩位議員以「蔡英文」逼供的情況下,我無法再啟爭端,只好默然。這點我必須對綠黨支持者表示道歉,包括無法動員足夠的非民進黨支持者到場,以及在台上談綠黨政黨票。

基本上,這裡談的都是「信義、南松山」的選民,在選區外,綠黨支持者當然就是政黨票投綠黨,毋庸置疑。

在選區內,我和綠黨一些人想法有所差異,我覺得政黨票是「各自努力」,但綠黨的想法是希望政黨票極大化。我自己認為,實務上,我已經跟民進黨在這個選區借了區域的票,還要再要綠黨政黨票是不恰當的,如果民進黨可以放下區域的票,我在這裡的政黨票也應該自己去努力,這樣就「夠了」,民進黨的選民可能因為透過潘翰聲而認識綠黨,進而政黨票投給綠黨,那必須是選民自己的判斷,而不是我在台上鼓吹搶票。在非民進黨的場合,我的選舉活動都是同時宣傳政黨票,這一點則引起民進黨一些人的不滿。

在與民進黨接觸的過程,僅以口頭上但沒有書面化的默契是,總統票「反核總統」,政黨票「各投各的」。

潘翰聲競選總部成立:段宜康的發言影音

在民進黨領導層,大致可以感覺到尊重我的決定的善意,或者說,知道在策略上,必需要讓綠黨去爭取中間選票,這一席立委才有可能從國民黨費鴻泰手上搶下來。(見段宜康的發言影音)

但是在民進黨的基層,市議員不容易有這樣的視野,也因為他們必須反應基層黨員的心聲,所以採取要我表態的作法。這也是苦勞網孫窮理貼出來,讓綠黨支持者感到痛苦的片段。

表態是政治很重要的姿態,對政策表態很重要,不僅是政策的宣揚,也是對行使權力的承諾;對人表態,則是選舉比較血腥的部份,會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但選民也有自主的判斷力。

孫窮理、王顥中的報導(苦勞報導:身陷政治表態壓力 潘翰聲挺蔡英文 民進黨直入要政黨票 綠黨面臨考驗),很清楚我表態「反核總統」,雖然指向蔡英文,卻不講明是蔡英文。雖然很多人看了就是你表態了,但我還是要說,這兩者有不同之處。我相信選民自有判斷,因為我基本上相信民主。

我若講了蔡英文,差不多代表我概括認同蔡英文所有政策主張,或加加減減表示同意,但實際上,我對擴張科學園區等短期經濟數字成長的路線不贊同。

我接受的是蔡英文願意承諾要走非核家園,但他和我的反核還是不一樣。我用了葷素、快慢車道兩種比喻。

繼續用葷素比喻作小結──總統票(肉湯)、區域立委票(青菜)、政黨票(肉絲炒青菜)。

對於與民進黨同桌共餐的我來說,我(蔬食者)推薦大家吃青菜比較好(區域票),較沒問題,他們覺得要加蒜頭才夠味,我是可以接受,但看到那個程度;肉絲炒青菜(政黨票)則是各吃各的;總統票較麻煩,肉湯口味很重,有時太油膩吃了會拉肚子,只要吃了一口,他們就覺得,既然都喝湯了,幹麼不吃肉。

綠黨和蔡英文非核家園的差異

馬英九不在討論範圍。

我記得,2000年有天在計程車上,司機大哥和我聊到陳水扁,我說他至少作對一件事「核四停建」,他回說「到時他怎麼玩你們環保的,還不知道」。後來真的是一整個政治玩弄的工具,反核運動也從高潮陷入十年的低潮。

這件事,的確民進黨要給大家一個交代。股市大跌並非核四停建,卻成為政治上違背金融市場常識的歪理,民進黨卻不敢辯護。也可以看出,民進黨在反核這件事的罩門就是「停建」。

綠黨主張,核四停工、三座核電廠立即停機規劃除役,和蔡英文跟民進黨的2025不一樣。這部份,我在蔡英文場上的演講,已經說明,詳見前一篇的發言稿。

在核四課題,蔡英文原本的「完工不商轉」,現在也不提了,民進黨已定調「不插入燃料棒」,後半段向環保團體靠近。

前半段要不要停工,選舉期間要逼她出來再表態,需要更大的社會壓力,剩下時間不多。

既然國民黨政府的評估都已經說,停建賠一百億元比續建還少,我審慎樂觀的認為,未來社會共識有可能去達成「停建」,只要資訊公開,以及核四真的一直無法擺平層出不窮的問題。

三座核電廠停機提前除役,和核廢料處理,雙方也有所差異。

至於蔡英文算不算反核總統,綠黨內部有人認為不是,而不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若當選「薪水全捐,受雇綠黨」

我和民進黨的接觸,大致上有讓中執委會知道,但確實有不同意見。

關於政黨的結盟,現階段黨對黨的談判,還不到那個程度,也毫無條件。對於我的選區的選舉合作,就是用個別候選人的方式,來做切割和控制損失。

至於「政治代理人」的課題,是候選人對綠黨,綠黨如何做到黨內的參與式民主,是一個課題,也有一部分是,組織的成本,投入還不夠的地方。

日本綠黨的議員有「薪水全捐,受雇綠黨」的制度,我已經在選舉公報上承諾「薪水全捐」,未來我若是當選,就由綠黨來決定付給我多少薪水,當然對於我的言行是有所節制。

關於選舉戰略、戰術的討論,選票的計算,就不對所有人公開了。

(對於苦勞網孫窮理、王顥中的報導,有一點提醒,立委選區比市議員小,扣掉稍藍的民生社區,這區去年的比例,民進黨是4成,而綠黨得票數應該還會成長)

以上是我個人的說法,不代表綠黨立場,但也對事實有些澄清。

不能接受我的朋友,還是懇切希望,政黨票請投給綠黨!

事件分類: 

回應

........基本上,這裡談的都是「信義、南松山」的選民,在選區外,綠黨支持者當然就是政黨票投綠黨,毋庸置疑。.........

民進黨要的只是「信義、南松山」的政黨票嗎? 還是要全台灣 原本支持綠黨的選民的政黨票?
潘先生講的太含蓄了!

實際上,是和民進黨一起A錢嗎?現在民進黨拚命打九年前的富邦案,看起來不叫做Taiwan Next,而是Taiwan Yesterday吧。
今天的聯合報社論:
  富邦案和宇昌案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事。富邦案是早已搾乾的菜又被搬出來擠汁,宇昌案則是一坨油滋滋形貌不詳的東西,仍有待剖析和檢驗。民進黨非要把兩者放到同一天平上去品頭論足,結果徒然顯示:自己頓時成了一隻色厲內荏的烏賊。
  民進黨近日窮追富邦案,又狂打「魚翅宴」文宣,目的除在轉移宇昌案的焦點,也在抹黑馬英九的清廉形象,為身陷自肥火場的蔡英文衝開一扇逃生門。
  但是,站在選民的角度,人們要的是「真相」;綠營的烏賊戰術卻是在混淆事實,想要製造「天下烏鴉一般黑」的假象。從動機看,民進黨的戰術反映的是它自己的心虛;從手段看,這是在欺矇選民;從結果看,這是在破壞社會正義。
  其實,發生在二○○二年的富邦併北銀案,在扁政府時代,即歷經行政、檢調、監察等國家機器裡裡外外、四面八方的翻攪與調查,並未發現弊情。扁朝財政部長林全甚至曾誇讚,富邦併北銀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成功典範。
  但是,事隔近十年,富邦為何又變成民進黨口中的大弊案,被拿出來再炒一次?主要是因民進黨招架不住宇昌案,慌不擇路地要用富邦的陳年墨汁打煙幕戰。
  上周六的大選辯論,由蔡英文親自拋出馬英九二○○八年收了富邦一千五百萬獻金的引爆火線,次日就被證實是個徹底的「烏龍」。事實是,富邦有意捐款,但遭馬英九以「利益迴避」為由,拒絕了那筆捐款。這比起蔡英文自己親批宇昌公文、親寫法案、親自當上宇昌董事長,還成立多個家族企業來投資生技,豈非天壤之別?蔡英文親自披掛掀開富邦之役,卻更反襯出自己缺乏分際、操守可議,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
  民進黨資訊不實卻貪功躁進,犯下這個含血噴人的烏龍,照理說應該「見壞就收」才是;但它竟然惱羞成怒,反將富邦的陳年舊案一古腦重新端出,硬要逼國人吃下這一桌餿飯殘羹。這種做法,只是愈發暴露其虛弱和失德。
  綠營從富邦獻金案打到魚翅宴和機密公文,其實和先前的陳盈助「組頭事件」如出一轍:一、先抹黑馬英九收陳盈助三億獻金(收富邦一千五百萬),被證明是空穴來風。二、再咬馬英九為何兩年前與陳盈助見過兩次面(與富邦見過幾面?吃過幾次飯?胡攪一通)。三、最後,卻發現陳盈助是綠營金主的底蘊;這和富邦的蔡明忠一樣,當年吳淑珍至少收了他三千萬,還誇獎他是最佳財長人選,如今為了「打馬」卻把他當成箭靶。
  若把富邦案和宇昌案拿來比一比,兩者其實大不相同:一,富邦已經過反覆檢驗;但宇昌卻疑雲重重,未見天日。二,北銀和富邦的合併,經過公開招標,程序一路透明,最後一份「極機密」的公文是為了防止內線交易,更未有馬英九家族私利牽涉其中;但蔡英文以「極機密」隻手扶植TaiMed,自己家族入股,自任董事長。三,富邦併北銀的效益明顯,每年為北市府帶入數十億收益;而宇昌連年虧損,政府被套牢,唯獨蔡英文一人獲利近二千萬元。
  宇昌和富邦兩案的比較,正是藍綠兩營處事風格的對照。其一,民進黨不斷地質問、告發對手,對於自己應該答覆的疑問卻置之不理,不說明、也不道歉,還威嚇外界必須「適可而止」。其二,民進黨執政時徹查過的案子,在野時還要拿出來剝削一回,這種烏賊戰術是對選民的藐視,蔡英文真以為台灣人民那麼沒有分斷是非的能力嗎?其三,距離大選還有廿多日,蔡英文若誠懇說明並道歉,足夠她澄清宇昌案疑雲;但民進黨卻用富邦的舊案來轉移焦點,恐怕只是坐實了自己的心虛。
  民進黨再長於策略,但民主終需回到政治是非的本質;就事論事,坦誠面對人民。綠營現在緊咬「誤植」與「變造」公文,此事劉憶如確實有錯,其政治及法律責任皆不能逃避;但除此以外,面對宇昌案的至少幾十個涉及違法或失德的疑竇重重,民進黨及蔡英文難道不應向國人坦誠作個交代嗎?
  烏賊噴煙,最後恐怕會遮住了自己的出路;民進黨與蔡英文如此自毀黨格和人格,確實令人瞠目結舌。

全文網址: 富邦比宇昌:一隻色厲內荏的烏賊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797142.shtml#ixzz1hCECmL00

當你只是贊成反核總統, 不是贊成蔡英文
當你只是認同蔡英文反核宣言(不知道會不會做), 不認同其他的開發政策
你怎麼能那麼天真的參加蔡英文的造勢場合

如果還要附合民進黨, 計算把誰拉下, 而不是投我心中好的人選
那和現在的比爛有誰什麼差別

本來政黨票是要投綠黨的 (我不住台北)
但我現在猶豫了, 因為雖然您說你不代表綠黨(整體), 但你就是代表綠黨參選
我不放心未來綠黨的人會不會和您一樣

希望他真只是天真.

在我看來:1.馬英九跟蔡英文的核四政見終極地沒有太大不同。
2. 蔡英文是反核總統?不須這麼快就給她這個標籤,
政治人物的承諾不必太認真。
3. 民進黨跟潘漢聲的「合作」?真的好天真呀!

叫為了黨休學去當兵的Barking情何以堪

綠黨在2012大選中,提名2席不分區立委。為爭取政黨票,綠黨在今(22)日到總統府前的凱道上,對國民黨、民進黨提出政策質疑,提醒選民,「政黨票才是台灣未來的關鍵」。

綠黨所提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分別是,長期從事蘭嶼反核廢運動的希婻.瑪飛洑(漢名賴美惠)、花蓮縣環保聯盟會長鍾寶珠,兩人都是女性,綠黨呼籲選民,把環保選票集中綠黨,讓綠黨有足夠的政治實力,將「陽光」送入國會。

綠黨向馬英九總統提出4個問題,為什麼開徵能源稅的承諾跳票了?請馬英九說明,對土地的掠奪、對在地居民生活的破壞、對農業的侵蝕,何時能止?綠黨質疑,蓋路真的能解決交通問題嗎?蓋路真的能讓居民生活得更好嗎?被犧牲的自然環境怎麼計算?為何不能為都市居民留住綠地?核廢料究竟如何處理?為什麼處理不了的核廢料要丟到原住民生活的土地上?

綠黨也問民進黨,請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說明,為何非核要等到2025年?無法立即廢核的具體理由為何?以新竹科學園區擴大到桃竹苗這項政見為例,如何解釋這類建設政見與「調整產業政策,推動綠色經濟」的矛盾?是否將綠色運輸作為台灣交通政策的發展方向?如何解釋到處承諾開路的政見?如何讓「在地經濟」不再是全球化的附屬品?是否支持同志教育在中小學的施行?如何處置性別歧視的黨籍政治人物?

綠黨認為,已經執政過的兩大黨對環境都極不友善,不管從政績還是從政見檢視,不管誰當選總統,都沒辦法真正照顧土地、空氣和水,只有讓真正關心環境的立委進入國會,才能讓政治開始照顧環境,而不是破壞環境,因此,呼籲所有關心環境、關心生活的選民,重視政黨票的關鍵地位,讓改變的契機成為可能。

原文網址: 綠黨推環保人權拉政黨票 向兩大黨政策提質疑 | 政治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11/12/22/301-2769049.htm#ixzz1hF9b6MyT

還沒選上就已經學會妥協?叫人如何相信你能夠堅持自己主張?

我相當認同這個合作的方法,畢竟人類本來就是不停地合作才能生存。

合作咧
明明就是自己完全不顧黨內程序跑去跟人家私箱授受了才回來報備
這個大明星兼綠黨台柱都衝了黨內煞得了他的車嗎
這樣也能講成合作

有的話,不適合幼稚的國民黨來講

我個人倒是挺樂見這樣的合作。

綠黨的支持者,本來就不是會隨著藍綠媒體起舞的人。政黨票,估計就算民進黨想吃也吃不到。

總統票,蔡的2025非核承諾,差強人意,而馬則是全力挺核。在國民黨的主導下,國家是朝向核能依賴的趨勢在發展。從核能依賴,到全面非核,非一蹴可幾。就核能議題來說,這次選舉的戰術意義是:不要讓全力挺核的人當選。

區域票,有人認為「借」等於「髒」。這個想法有點奇怪。如果能夠藉此機會,讓更多人願意聆聽綠黨主張,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讓本來不願意傾聽的人,有一個機會可以發現、注意、甚至聆聽翰聲與綠黨,不好嗎?

別忘了,是多數人民有能力用選票決定要不要使用核電。非核基礎的擴大,在經濟本位的台灣,從全力挺核的總統轉移到承諾非核的總統,這是很重要的一步。在我們尚未有能力擴大非核基礎前,這一步,不跨嗎?

翰聲並不是支持民進黨,而是在限度條件下,支持蔡英文的非核家園主張。而且他認為,進入體制,才能夠真正監督。這是一個需要勇氣的決定,我支持,也認為值得大家用更長的時間來觀察。

聯合次要敵人以打擊主要敵人。

讓更多人願意聆聽綠黨主張,

可是潘翰聲說台上台下都是民進黨支持者他沒辦法講話,才讓綠黨支持者失望。

潘翰聲根本吃碗內洗碗外,小英總統給你靠,民進黨幫你造勢,你政黨票還要給綠黨,根本是分裂台灣派!讓國民黨外來政權坐收漁翁之利!

潘翰聲說清楚講明白,你是不是利用民進黨?

你若講不清楚,棄選潘翰聲!政黨票投民進黨!總統選蔡英文!

潘先生到底有沒有取得綠黨內部共識與民進黨合作?

選蔡英文當然可以不再需要核電廠,因為廠商會盡全力「走向世界」,只要有點辦法的人也都會「走向世界」。最後,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也好。

馬英九也喊非核家園了,蔡英文的支票還要10~20幾年才會兌現,有差很多嗎?進步得靠反核團體不預設底線地爭來。

崔愫欣:

從國民黨主席的口中能聽到未來要走向非核家園,感覺到福島核災後他們畢竟是有進步的,反觀民進黨主席的非核家園相比從前不但沒有進步,甚至核四完工不運轉的政策比以前還退步。總之兩黨都是想假非核之名,爭取福島核災後的大量反核民意。

但誰當選並不是公民團體唯一應該重視的,重要的是,臺灣目前的確是有越來越多人是不支持核能的,兩黨的民調都已證實了這一點,這也是兩黨都願意停下核一、核二、核三的原因,這是社會運動與宣傳的成果,大家應該要對民眾的力量有信心,要改變有權者,必先改變我們自己以及身周的人,不要以為做小事沒有用,涓滴終將成洪流。

要以公民的力量引導、逼迫政黨與政治人物,不是讓政治人物來操作公民。

潘翰聲的道歉中有與王浩宇類似的點

這點我必須對「綠黨支持者」表示道歉,包括無法動員足夠的「非民進黨支持者」到場,以及在台上談綠黨政黨票。
這句話是道歉嘛?
不是,他跟王浩宇一樣的方式在指責,綠黨支持者不願意到現場挺他,讓他只能跟民進黨支持者攪和,讓洪健益這樣的的傢伙上台

基於這個前提下,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因為他的意思是大家虧欠他
所以他只好找民進黨合作了

另外捐薪水一事
從組織改造案到今天與民進黨合作
太多時候是他個人說了算的狀況
誰可節制他?
秘書長、召集人、發言人

2010年的五顆青蘋果到齊
支持者自然就會出現

如果還沒當選就如此無法承受民進黨的壓力,那選上後潘翰聲能有多少抗壓性?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dec/26/today-fo2.htm

"獲台聯力挺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與台聯黨主席黃昆輝同台。黃昆輝疾呼,明年一一四,總統票投小英,區域立委投民進黨,政黨票要拜託大家,支持台聯繼續為台灣主權來打拚!"

不知道潘先生對小英如此力挺台聯的政黨票有何感想?還是不敢想??

樓上哪隻眼睛看到小應力挺台聯的政黨票?

比起黃昆輝表明要台聯選民總統票、區域立委都投民進黨候選人,潘的說詞顯然更經過斟酌,也顯見其謹慎與主體性的確保吧。

”蔡英文說,她期盼台聯跨過五%得票率,將來在立法院,民進黨與台聯可一起合作,並肩作戰。”

這句算不算小英力挺台聯政黨票?

綠黨要被打幾次巴掌才會醒ㄋ

"不插入燃料棒"這句話竟然有人要相信!!!這是有機會硬ㄠ的詞,只有停建核四、永遠停止核四運作這樣才顯示得出決心!
2025.....喝!那2025再讓他上台吧~

太好笑~
馬英九說核四四年內一定商轉
蔡英文說核四部商轉
還不夠清楚嗎
還不夠嗎

只要核電廠一商轉
電廠本身就會變成一高階核廢料
用了30年後除役後依然要用冷卻水降溫上萬年才會失去毒性

唯一的方法就是將燃棒廢料運到國外找個地方處理
但有地方嗎?連美國要找個核廢場好存放10萬年不外洩都困難重重
誰要讓我們台灣放不要的毒藥垃圾

真是渾蛋
綠黨支持反核總統
何嘗不希望馬英九也宣示反核
但他就是說2016核四一定商轉
用她的四年保證未來上萬年安全無虞

蔡英文就是唯一的反核總統
其她的政見再爛我也投她

天然呆應該是萌屬性的一種。綠黨真是越來越萌了...

這就跟很多男人做的事一樣。
保證"不插入"?都脫光了,不然你腿夾緊一點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