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只因一樣的染色體?

2012/01/07

該不該由女人當總統?當然,為什麼不應該!從能力、智力、學歷、到魅力,女人早該當總統了。如果女人當不了總統,問題不在於男士們小氣,反而因為女人太「完美」了,完美到選不出女人當總統。

就像西蒙波娃說的,女人是形成的,不是生成的,「女人」成為一個複雜的概念,複雜到無法單由生理因素來界定。美國二○○八年總統大選時,婦運健將葛羅莉亞.史坦能批評保守派的副總統候選人裴林:「和希拉蕊唯一的共同點是都有兩條X染色體。」確實,裴林與希拉蕊除了都是女人外,從同性婚姻、到墮胎等重大議題,她們無疑都是站在對立面。

你會因為染色體決定投票傾向嗎?過去,單單染色體的因素,就可以將女人排拒在人類歷史之外;但是這卻不足以證明,現代的女人會因為共同的染色體就支持另一個女人。這不見得是「女人總是為難女人」,有時候是為了進步的訴求。例如,二○○八年美國民主黨總統黨內初選時,年輕的婦女運動者多數支持歐巴馬;她們顯然認為,第一位黑人總統比第一位女性總統更重要,所以,以進步為名,女人不一定支持女人。

當女性成為一種進步性的概念,就沒有什麼事是理所當然的;如果過去幾千年是男人寫歷史,當女人開始要寫歷史時,就有點像經濟學上的「後進發展」策略優勢,開發中國家雖然比較晚開始工業發展,但可以採取最先進的技術。同樣的,當女人有機會當家作主時,不可避免的就會自我要求要採取最高標準。所以,女人一定挺女人嗎?未必,女人經常是天生的倫理學家,總要千算萬算,怎麼做才是對的。   台灣的性別場域確實很像後進發展的國度,作為第一位主要政黨推出的女性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沒有因為女性的身分吃虧,沒有人因此低估她的能力;但她也沒有因此占便宜,藍營批評她不接受九二共識、介入宇昌案時,絕對不會因為蔡英文是女人而手下留情。她和馬英九是站在同一個拳擊場上,要承受同樣重量的拳打腳踢,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確實接近男女平等!   但只是接近而已。事實上,台灣還是只有一條統獨(或是假想的統獨)斷層線,在主要敵人之前,其他的次要敵人(性別差異)都可以包容;這是一種交換,但不是真正的進步。因為,性別包容可能只針對自己人,只要非我族類,戴上不同顏色的眼鏡,女性化就淪為娘娘腔,中性打扮可能就變成男人婆!

所以,台灣女人真的支持「女人當家」嗎?這些不同國的進步女人們,可能會有一番不小的掙扎!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這篇文
除作者同學外
染色體xx表態支持者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