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同志的選舉建議之一:關於王育敏

2011/12/12

可能是因為常寫同志政治文章的關係,每到選舉的時候,總會被同志朋友問要投誰好,如果是像總統候選人那樣非藍即綠的選擇的話,記得上一次是說,不過是像23分跟19分的差別,今年並不想做50步笑51步的比較,只想就同志的角度,提供一些情報或看法。

前陣子如果您稍微注意一下政治新聞的話,可以看到國民黨似乎提出一群氣象一新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講個跟同志有關係的: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她跟同志有什麼關係呢?她是「中華民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的委員,這個基金會決定了《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這個辦法基本上是模糊的,但執行上卻對同志造成歧視的效果。請看這則舊新聞:

日前男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推出新書《突然獨身》與《大伯與我之打娃娃日記》,即使沒有任何色情內容,書本也用膠膜封住,仍被誠品書店貼上18禁貼紙。事件表面看來僅是誠品書店對同志的歧視,但背後反應的卻是《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標準混亂不一的情況。台灣唯一女同志出版社集合出版社也碰過類似的狀況,總編輯小玉指出,集合出版社非常多女同志武俠小說,性愛描寫最多只是「一夜溫存,隔夜天明」8個字。只因為這些書籍是由女同志出版社所出版,照樣在國際書展上被打上18禁。(《台灣立報》:分級辦法模糊 同志出版社受害

做兒福跟兒少保護的,會有順手把同志資訊給掃掉的風險,減少青少年同志建立自我認同的管道,像日本電信公司2008年初開始加強限制未成年者閱覽網站的範圍,類似於國內電信業者為兒童所推出的色情守門員,把同志網站加入有害網站的範圍內;順便說我一個唸大學的朋友,該校的宿網也這麼做,把某同志交友網站給封鎖了,要知道那網站是同志網站還不容易呢,學校網管人員算是內行的喔。

就好像國外反同教會團體在談反霸凌時無法迴避青少年同志的部分一樣,其實同志議題跟兒少保護是有交集的,國外有許多統計數據佐證這一點,如日本京都大學的調查顯示,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有一半在學校被欺負過,3人裡面有2人考慮過自殺,14%有自殺未遂的經驗,而台灣的青少年機構,也有類似的經驗,是兒福出身的立委必須積極處理的問題。

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接獲許多同志因為老師同學不友善,因而被霸凌或是自殘的案例。許多同志學生由於被老師同學歧視,出現長期自殘的傾向,包括不斷拿小刀割自己的手臂,導致手臂上佈滿刀痕;或是先用小刀劃開手臂,再撕下手臂上的皮膚。(《台灣立報》:教師帶頭歧視 校園霸凌同志

還有兒福聯盟有件事跟同志大有關係,就是他們認定收養資格的標準,法律上來說單身也可以收養,但是法官判定常常要參考民間團體的審核,像兒福聯盟公開的收養條件就是已婚兩年之類的,雖然也有同志找上門然後收養成功,但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

style="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margin: 10px; padding: 5px; width: 300px; float: right;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6px;">台灣微軟與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7月12日舉辦「2011第三屆台灣兒少網路安全指數大調查」公布記者會,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希望家長跟孩子除了建立網安的自我保護觀念,更要以互相尊重為前提,透過工具輔導讓親子間對安全使用網路有共識。(圖文/楊萬雲)

這種問題跟女生能不能站哨或出夜勤一樣,能不能夠勝任才是重點,比方可以設定跆拳道黑帶當勝任標準,而不是從門檻就直接把某種身分的人排除掉,畢竟男生也不見得就打得贏壞人啊。如果擔心同志養的孩子被歧視,只要有意領養的同志家長,多一份心去尋找性別友善教師或學校,也就很夠了吧。

同樣的,怕單身的領養家長分身乏術,只要人家找得到照顧的人分工解勞,又何必以婚姻為標準呢?離婚的越來越多,雙親加班到沒時間接小孩的也大有人在,既然評估領養標準時要設想的項目那麼多,在這方面稍微打破成見一點,用彈性而有意義的標準處理應該不難。

我覺得可以去拜訪這位代表社福的準立委,如果目前她還做不到任何制度上的承諾,看能不能跟政府要資源,多宣傳同志收養家庭的故事,先慢慢說服社會。

最後要提醒的是,如果你以為我在講國民黨壞話就誤會大了。因為如果民進黨提名他們熟悉的類似人選,比方說,像勵馨基金會的紀惠容,嘿歹誌就更大條了,詳細原因請看文章《她的驕傲 我們的羞辱》。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