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挺小英 擔心馬傾中台灣會被中國統一影響母國安危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中)9 日到雲林斗南參加造勢晚會,她說,對手說接受九二共識就有安定,但真正安定,是讓人民有工作做,過幸福穩定生活。中央社記者葉子綱攝 101年1月9日

新住民選舉人數雖然所佔比例不高,但有機會成為關鍵少數,中國籍新住民挺馬佔絕大多數,非中國籍則有不少人認為馬英九可能發自內心瞧不起她們這群異國新娘,不聞不問,決定挺身支持蔡英文。

嫁來台灣十多年,今年將第三度行使公民權利的越南籍陳玉草表示,當初嫁到台灣受限法律,原本要花個約十年時間才有辦法歸化台灣國籍,但在民進黨執政時,大舉修法放寬規定,提前拿到台灣國籍,就像台灣人說的「吃果子拜樹頭」,這次當然要支持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當總統。

同是越籍的黎雪容也指出,馬英九總統執政三年多,對新住民這個區塊不夠用心,尤其是非中國籍者,根本感受不到來自中央政府的關愛眼神,反而是女縣長張花冠對她們照顧有加,基於女人才會疼愛女性,她們決定力挺蔡英文。

另位越籍阮氏更強調,馬英九政府過度傾中立場,令人憂心,因為如果台灣被中國統一,中國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可能會挾其優勢軍力欺侮鄰國,而被視為不聽話的越南將首當其衝,為了母國安全,一定要挺台灣。

印尼籍阿丹表示,馬英九有股很明顯的中國人驕傲,可能是因此而看不起她們這些飄洋過海的弱勢異國新娘,才會見不到照顧新住民的政策,只有放寬中國籍配偶的歸化規定,令人難以心服。

臉書討論

回應

蔡英文:未來一中是唯一選擇
2000-08-04 工商時報 林則宏/台北報導

陸委會主委蔡英文表示:台灣無法逃避「一個中國」問題;從文化、地理來看,「未來的一個中國」是台灣民眾唯一的選擇。
蔡英文表示,「一個中國」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台灣沒有空間與可能性去逃避一個中國的問題,陳水扁所提的「九二精神」最重要的特質就是「交流對話、擱置爭議」,若中國大陸覺得九二年所發生的事情對雙方關係是重大而有意義的,我們願意朝這個方向來解釋或考慮。她說:「被擱置的爭議總有被解決的一天。如果交流對話是成功的話,外在的客觀環境會改變,一個中國問題的解決就相對變得簡單。」
蔡英文認為,無論統一、台獨或維持現狀,台灣人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她指出:台灣除了少數原住民外,大部分都是從中國大陸移民而來,雖然台灣是一個開放性的多元文化,但中國文化仍是核心;另一方面,大陸與台灣地理環境接近,雙方在經濟、社會必然會發生關連,交流是一種客觀形勢的存在,無法以人為的方式切斷;在外國人看,台灣跟中國,都是中國;因此「一個中國」是我們必須面對與處理;「一個中國」可能是未來五年、十年甚至更久,兩岸共同存共榮的一個體系,我們必須與中國大陸建立一個有意義的政治關係。

要入台灣門 先做有錢人
2007-9-10 台灣立報記者黃依歆台北報導

「9月9,我們還要等多久?」數百名外籍配偶南北串聯上街頭,要求內政部「廢除財力證明,保障基本人權」。行政院與移民署門外,張貼著政府加入聯合國的海報;但台灣種種歧視人權的不文明作法,恰恰諷刺了台灣被阻絕於國際舞台的窘境,一如國內的外籍配偶。
內政部8月21日在自由時報頭版登廣告,指出:婚姻移民辦理歸化(領得身分證)要求財力證明,舉世皆然。「沒錢沒身分行動聯盟」戳破政府公佈的資料。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夏曉鵑表示:在各國公開資料進行細查,發現: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及澳洲婚姻移民辦理歸化時,無須檢附財力證明;辦理永久居留,也僅需本國公民具結保證。
此外,包括德國、新加坡、日本各國皆無限定財力證明「金額」,僅需提出工作證明或家屬謀生證明。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曾昭媛表示:成為先進國家的外配等同立即擁有「準公民」身分,享有部分社會福利,歸化時僅需透過簡單認知考試。
曾昭媛說:台灣新娘嫁至國外享有基本福利人權,但東南亞與大陸配偶來台卻備受歧視;政府讓人民誤以為外籍配偶嫁來台灣占盡社福便宜,但她們卻活在每年換發居留證的無奈中,距離拿到「身分證」遙遙無期,不受法律保障,遑論是社會福利。
外配家庭多為底層勞動階級,難以提出一年41萬銀行存款、或每月收入達基本工資兩倍等歸化條件;沒有身分證的她們,無法辦手機、至銀行開戶,離婚時無法取得監護權。
一位越籍配偶的台灣配偶表示:自己與妻子每日辛勤工作,賺的不多,粗茶淡飯倒也滿足充實;他們按時繳稅、參加勞健保,不知道哪有拖累社會之虞;而政府種種黑心面談、15分鐘前通知突擊檢查外配家庭的作為,讓他們無所適從。
「沒錢沒身分行動聯盟」呼籲,停止動不動以「非法新娘」、「準備逃跑」等字眼汙名外配。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說:最早來到台灣生活的人,是否有被要求出示財力證明?先到的人有了指揮權利,就擅自主張「活得下去」與「財力證明」相關聯,廖元豪質疑:政府不給工作權、社會福利資源,卻叫外籍配偶出具連本國人都欠缺的財力證明,實在不合理。
同樣是外籍配偶,大陸配偶因為政治因素更受限制。來台3年的袁曉麗曾在外交部工作,負責訪華外賓接待、翻譯,與丈夫在北京相識;因居留政策規定大陸配偶需在團聚2年、依親居留4年後才可工作,她得忍受長期無業,學歷也不被認可,就像烏龜縮在殼裡般與世隔絕。袁曉麗說,她其實已不在意這只證明,只求能早日工作,有能力為其他生活更困苦的姊妹發聲。

政客不要再騙新移民選票
2011/12/29 蘋果日報 龔尤倩(人民民主陣線立委候選人)

隨著本次選舉進入緊鑼密鼓的最後階段,藍綠兩黨更加奮力廝殺搶奪權力版圖,或者忙著鞠躬哈腰跑攤拜票鋪陳民意,或叫陣對罵互相造勢博取媒體版面。此刻,為了拼搏勝選、爭取票源,「新移民首投族」頓時成了大選中各黨積極爭取的對象。
現在,三黨總統候選人為了搶選票都自稱自己是「客家人」,到了原住民部落,就忙著穿上傳統服飾演原住民。我們可以大膽預估,下屆總統候選人,他們都會稱自己是「新移民」。老實說,這樣講也沒錯,因為在台灣這塊島嶼上,只有先來後到的區別,大家都是移民。重點是,政治人物平時沒體悟,選舉期間,各黨總統候選人玩起認親遊戲,都是在騙選票。
45萬名大陸配偶與東南亞籍配偶作為台灣總人口數2%的少數人,取得身分證有投票權者已有19萬人。若這些人口集中選票,選出一位立法委員將不是問題!可惜的是,沒有新移民保障名額,選制將這些新移民劃分在不同區域,削減了力量。跟很多弱勢團體一樣,只有選舉的時候他們才會成為關注的焦點。
不論是蔡英文推出「台灣謝謝您!」的競選廣告,或者是馬英九一再倡言的「尊重多元文化」,兩位都不願具體回應這些大陸與外籍姊妹們在具體生活中所遭遇的具體歧視。針對喪偶、離婚的新移民婦女,國籍取得更形困難的《國籍法》第四條修法,兩黨黨團更是漠視,明白跟移民團體表示非「優先法案」,無法推動。簡單的修法,卻成為這些姊妹遙遙無期的等待,怎麼還說得出他們關心新移民?再者,針對移民團體長期倡議的「廢除特定20國的歧視性境外面談」、「大陸配偶與外籍配偶取得身分證時間一致化」、「大赦黑戶配偶」、「新移民無需先放棄國籍才可歸化」等措施,藍綠兩黨連一項具體回應都沒有。
馬英九、蔡英文都提出讓孩子接受「母語教學」──說媽媽的話,但是卻不願承諾將東南亞語言與客家話、閩南話等同列入「鄉土語言」之列以讓移民與台灣之子女能夠自在學習,根本就是口惠不實的口號。
2009年勞動節,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針對外籍姊妹們的勞動困境調查,發現新移民姊妹早已成為台灣「新底層勞動者」──沒有勞健保、長工時低工資,已成為普遍的勞動現象。蔡英文提出的「職業訓練與就業謀合」,但是也只有口號一句,顯然根本沒有抓到目前新移民勞動大軍的勞動困境。
我們厭煩於每到選舉才搬出的對弱勢族群的季節性關懷,我們更不齒這些政客騙票的行徑。我們呼籲首投族的新移民要擦亮眼,勿隨波隨勢,要慎重選出懂得新移民議題的政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