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媒體的政治表態

2012/01/12

這次總統大選,媒體角色備受討論。「藍媒」、「綠媒」標籤清楚不過,而且益發赤裸。於焉,第四權從自主性到「附庸化」的現象,儼然成了台灣民主畸態。

在媒體紛紛選邊站的情況下,受害最深的就是小黨。即便它們搏到了版面,也不成比例。倘若民主意味了某種意義的平等(例如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則媒體毋寧與民主的發源初衷有所背離。

媒體選藍或偏綠,當然是對讀者進行選擇性的政治引導。如果有興趣比較藍媒與綠媒對同一件事的披露,讀者必然會發現到,「一個事實,藍綠各自表述」的詭異現象。

其實,媒體有政治立場無可厚非。英國《衛報》挺左派,美國《紐約時報》親自由派,眾所周知,而且是行之已久的報社傳統。

但無論是衛報或紐約時報,都很少被人當作「黨派喉舌」看待。理由之一是,立場歸立場,但兩大報的報導內容仍然從事實出發,並未違背新聞倫理。理由之二是,兩大報雖然有政治傾向,但這個政治立場是被用來評論針貶時事的標準,自主性相對明確。

換言之,這英美兩大報雖有所親,但未完全擁抱;雖有所評,但理據一致,未隨黨派利益起伏。言之成理、論之有據,報導基於事實,讓它們贏得了公共利益監督者的信賴。

明乎此,我們便可知道台灣的媒體,問題不在「政治立場」太過鮮明,而是剛好相反,它們「毫無政治立場」。有政治立場,多少會拉出一個評論的高度與距離,但若沒有政治立場,就只能選邊站、隨波逐流,而與「黨報」無異。

當然,媒體黨派化也涉及一定的經濟利益。在台灣,因為藍綠鮮明,所以也弔詭地成了媒體經營利基。在商言商,雖說黨派表態有助於鞏固媒體經營的「基本盤」,但就結果而言,這樣做是強化了信仰與對立,而非促進了溝通與對話。這是把媒體的第四權角色與讀者權益,一起打包出賣。

本週末,台灣即將選出新任總統。無論誰贏誰輸,民主總算走了一小步。但路障還在眼前,我們都還沒跨越。台灣媒體表面上異常發達,但它們益發嚴厲的基本教義派傾向,卻不斷在啃食台灣脆弱的民主基礎。

當公民們投完這一票後,記得責任未了,莫忘繼續改革第四權。媒體應該屬於公民社會,而非一黨一派。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