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一個記者的懺悔

2012/01/20

身為記者,我們習於發問,因此有一次被問到:「是否曾經為自己的報導或評論後悔?」我愣住了,這是個好問題,現在也許是反省的好時機。

當然,觸動我反省的原因和選舉有關。這次的立委選舉,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立委沒連任,藍綠立委同聲疾呼,立委選舉制度一定要「再」改革時,我心中的警鐘開始響起。

以立法院長王金平為首的藍營立委及台聯,都有人提議回到過去的複數選制,也就是在選區中可以選出多位候選人。這個選制的特色一言以蔽之,不管好新聞、壞新聞,只要能讓候選人出名的選舉策略,就是好策略;因此愛打架的、爆粗口的,即使多數選民厭惡,卻總能吸引到四、五個百分點的選票而當選,立法院也因此淪為牛肉場,這是立院三寶盛極一時的時代。

舉一個具體的例子,民進黨市議員梁文傑不滿王雪紅選前挺九二共識,而發起扺制HTC,這些發言雖然具高度爭議性;但梁文傑這下紅了,因為市議員還維持複數選制,他鐵定可以輕鬆連任。

二○○五年修憲,原來是期待日本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可以給我們一個比較正常的國會,但經過四年的實驗,卻令人悲觀。我認為,單一選制最大的問題不在大黨拿到超額席次,例如,國民黨在區域的四成八選票,卻拿到五成六席次;但全世界的單一選區運作起來都是如此,雖然不夠公平,但可以給大黨明顯的多數、來負起執政責任;那一天等到民進黨成為最大黨了,該黨也會拿到超額席次。

單一選制在台灣的問題是,新選制的不公平,並未換得正常的國會。國民黨原來就是掮客型政黨,現在國會議員更成了里長,每天只管電線桿、跑婚喪喜慶;綠營原來的意識形態傾向更變本加厲;更嚴重的是,原來期待,單一選制因為至少要相對多數才能當選,台灣政治可以更走向中道,但單一選制與台灣北藍南綠的結構相乘,結果是北部只能選出藍委,南部只能選出綠委;未來,候選人只靠既有的藍綠基本盤就能勝選,各黨內走中道的立委無法生存,台灣的兩極對立勢必更為嚴重。

看到這個後果,我為當初曾經寧願支持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而汗顏,不能不深究原因。一個很有誘惑的結論是,在台灣任何改革都是枉然,只要既有惡劣政治文化根深柢固,任何制度改革都是無效的。

只是,在媒體未盡全力之前,就不能向改革無望論投降。事實上,二○○五年推動修憲時,學界及社運界推崇的是德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這個制度不但符合比例性,而且可以選人又選黨,是個相對比較好的制度;但是,當狂飆的改革力量一進入政治議程,兩大黨很自然的共謀,選擇了對他們最有利的日本式選制。

這是對民意的背叛,而媒體當時無論是缺乏遠見、還是不夠堅持,都要提醒自己,不能讓這樣的事再發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