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挽救兩岸和平協議?

2012/01/22
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中評社台北1月22日電】馬英九連任,國際觀察家與兩岸觀察家都認為,這將是兩岸和平穩定的繼續。但是,觀察家忽略的是,短期內的和平如何在未來免於動盪,不但沒有答案,反而還可以說,馬英九在第二任內將刻意忽視,甚至戮力阻撓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以至於兩岸間的政治關係要取得長遠的制度化安排,馬英九所代表的抗拒力量,將比蔡英文還要大。   馬英九在競選期間曾經主張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理由就是要讓兩岸和平透過制度化奠定長遠的基礎。但是競選對手蔡英文將之與西藏和平解放協議相提並論,同時民進黨四起質疑此議會是邁向終極統一的步驟,嚇得馬英九旋即退縮,竟轉而力圖與和平協議切斷關係。   他乃提出推動和平協議的十大保證,包括要“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下,維持台灣海峽“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要堅持“國內”民意達成高度共識及兩岸累積足夠互信的兩個前提下;要堅持“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國會”監督之下審酌推動的“三個原則”;要確保“中華民國”主權的獨立與完整、確保台灣的安全與繁榮、確保族群和諧與兩岸和平、確保永續環境與公義社會四點。他同時提出,必須經由公民投票同意後才會推動和平協議的商談。

正因為馬英九採用了十大保證與公民投票等機制來自我掣肘,並強調十年內未必要簽,如此以求能迴避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攻擊,使得他幾乎束縛了自己推動和平協議的任何可能性。他顯然認為必須採取這樣的偏激姿態,才能讓民進黨放他一馬。此何以在和平協議的討論果然沉寂之後,馬英九雖然還有再次提到兩岸和平的制度化,但已經絕口不提和平協議。   能期待他連任中重新思索和平協議嗎?和平固然重要,但是和平並不是馬英九的中心價值,這從他頒發國際人道罪嫌拉姆斯菲爾德最高勳章的荒謬行徑,就可以看出來他對和平價值的麻木不仁,所以盼望他會為了和平價值而不顧輿論,並認真推動平協議,並不實際。相反的,馬英九宿有固守承諾的性格與名譽,因此期待他為了兩岸和平制度化的大目標,而設法 突破他自己規定的十大保證,也不可期待。   簡單說,和平不是馬英九本人中心價值,民進黨又不會在和平協議的問題上同步,可以預期,兩岸和平制度化的可能性,必然為馬英九有意識的封鎖。

要說服馬英九為兩岸和平長遠制度化設想,要替他想出下台階,比如將和平協議內容化為多個不同但具體的協議,如兩岸文化教育交流協議、兩岸海上安全協議、兩岸處理與第三地之間的領海爭執協議、兩岸海峽中線協議、兩岸軍事熱線協議、兩岸互設辦事處協議等等,他才可能考慮。

北京關心的和平協議內容是終止內戰狀態,料想馬英九不敢著墨於此。上述諸具體協議已將終止內戰精神納入,皆是和平發展的重要基礎,但未提內戰二字,也未提和平二字,足以同時照顧到馬英九的心理需要與政績考量。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