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宗教迫害﹗搶救百年古蹟!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02/10

2012年1月20日在媽祖田居民長期爭取下,普安堂獲新北市政府列為暫定古蹟;然而二週不到,在地方惡勢力的驅動下,2月2日民事執行處竟發佈強制拆除的執行公文!並預定於2月13日上午強制執行拆除。兩條法令的矛盾,無疑造就了長期不公不義的宗教迫害,釀成毀村及文化滅絕的命運,為台灣政商的粗暴開發史再添一筆冤債,也將成為國際間環境議題再加一筆醜陋笑話。

媽祖田是位於新北市土城近郊罕存的自然山村,清朝康熙年間(1662-1722)為早期山農所開墾,蓽路藍縷,共同開墾,不以私有土地佔據,敬天護生,成立民間「神明會」,為早期先民遵守環境倫理之珍貴品德,故不立文字權狀,共同開墾。可悲的是,政府罔顧民間土地倫理,1977年未經居民同意下,一日內將三百甲山農土地擅自變更為「慈祐宮」廟產,並銷毀「同廟異名」之土地變更文件,進行宗教迫害。而幾百年來,經過數代村民所經營維護的自然人文美景,繼三峽火葬場之汙染,高速公路之切割,近期竟又以無土地登記為由,粗暴地規劃「殯葬園區」,坐收經濟開發之利,全面破壞山村美景生態和居民生存空間。其中的普安堂園區更是台灣少有的齋教人文歷史建築,為臺北境內珍貴的歷史教材,2005年曾一度被規劃為自然環境步道,然地方惡勢力和公門短視近利的聯手之下,2011年竟改規劃為殯葬特區,所有歷史建物將強制拆除,自然山野將粗暴剷除,普安堂和媽祖田將隨時面臨滅村的命運,經過村民長期的努力和抗爭,我們忍無可忍,決定挺身而出捍衛祖先家園、並控訴地方惡勢力和短視公門的宗教迫害。

土城媽祖田山區原墾戶從清朝康熙年間(1662-1722)便移民到台灣了,他們的祖先從北港帶來了媽祖信仰,也將自己的村莊命名為「媽祖田庄」,這個名稱在日本統治期間也繼續沿用。根據日治土城庄役場的官方文件,台灣北部著名的大安圳最先其實是由媽祖田人所開發,然後才由林成祖接續開鑿。媽祖田的普安堂創立於大正三年(民國三年),為原墾戶利用農舍土埆厝作為自家「菜堂」,屬台灣齋教中的先天派,主祀觀世音菩薩和媽祖。日治昭和四年(民18)原墾戶將佛堂捐出作為村廟。普安堂成為教導村民讀書識字的學堂,同時兼具里民活動中心的「部落所」。普安堂不但見證了台灣北部先民拓荒的部落歷史也是台北縣、市碩果僅存的真正傳統三合院民宅式台灣齋教建築,非常值得珍惜和保存。

尤其是其第五任住持李應彬(法號悟源,又號號龍泉老人,1910-1995),是台灣前輩藝術家,在日治和光復的美術展覽得獎無數。民53年皈依齋教來普安堂擔任住持,以其豐富的寺廟彩繪經驗和造形藝術的天分,親自以水泥雕塑大型地藏王菩薩像並造景成為文化園區,佛堂建築依山坡地形設計立基於岩石層上,造型單純不同於目前台灣一般寺廟建築的複雜與華麗。民國七十年代北部各家平面媒體接續報導普安堂的文化、歷史價值和龍泉老人的藝術成就,並廣為向社會大眾推薦。民國八十年代普安堂積極投入土城市的地方文藝活動和社區營造,先後獲得土城市長劉朝金、盧嘉辰和台北縣長蘇真昌表揚,包括舉辦作品回顧展、設立「悟源登山紀念步道」和「普安龍泉紀念石柱」。普安堂園區散發出非常濃厚的文藝氣息和自然而純樸的氣象,使得它成為國內難得一見的文化古蹟勝地。

目前因新莊慈祐宮在民國六十六年以「名義變更」的手段,一日之內將土城祖田里三百甲土地通通轉登記在它的名下,十五年之後(民八十一年)更利用「法律追溯期」已過的法律巧門,開始控告定居200年的原墾戶侵占,要求「拆屋換地」,又以卑劣之「租約」手段誘導村民簽立不平條約,村民因為無力應付官司的壓迫,無條件向慈祐宮租借土地茍延恐懼生活。 民國九十五年連百年古厝普安齋堂,也輪到被慈祐宮提出「拆屋換地」告訴,雖然有學者開始積極深入歷史研究,挖掘出地政機關配合慈祐宮違法登記等侵佔的事實,無奈目前為止的司法審判,只強調「土地登記有絕對效力」,而漠視了歷史真相和行政違法事實。普安堂三審定讞敗訴之後,經過國內不少文史學者、宗教學者、建築專家的建議和鼓勵向新北市文化局申請古蹟。目前初步已經獲得通過「暫定古蹟」,依法應視同古蹟「予以保護」。無奈慈祐宮視國家文化資產產保護法為無物,竟要求法院「執行強制拆除」,和現今普世價值,維護古蹟的決心大唱反調,希望全體愛護文化、歷史、文物和真正的媽祖信仰者,一起站出來保護普安堂。

面對「強制拆除」及毀村剷林的宗教迫害,普安堂決定率先站出來為村民發聲。為了還原歷史真相,追求社會公平正義,彌補政府的行政過失,我們相信未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民站出來控訴慈祐宮的不法,這些弱勢的村民需要社會大眾的熱情支持和鼓勵聲援。謝謝。

普安堂部落格:http://www.peopo.org/puantang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