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 讓我鬆了一口氣(陳文茜)

2012/03/24

我已經很久不談台灣政治。因為我早已知道,人民的政治選擇很少。我們並非選擇最好的領導者,只是找一名比較不瘋狂、相對清廉的總統。

近4年經濟危機洗牌了全球政經。美國經濟溫和復甦,道瓊站上1萬3000點,回到2007年12月水準。那斯達克因蘋果創新奇蹟,指數創12年新高。而歐洲剛公布3月份PMI,經濟呈現驚人衰退。中國呢?2008年曾被視為救世主的中國,如今政與經皆反陷泥淖!這個世界工廠過去32年皆以出口拉抬經濟增長,如今美國市場大幅萎縮,歐洲陷入凍結狀態。大陸今年2月對外貿易逆差創下10年歷史紀錄,許多傳統出口產業負增長15%以上;它像遠方捎來的警鼓擊聲,步步逼近,威脅著中國政治穩定。

於是自去年開始,大陸決定轉型成出口內需並重的經濟體;但這絕非一口服下即靈驗的藥方。

1985年日本曾嘗試如此,放手日圓升值,由1億人口支撐內需經濟。結果日本手中握現金的老太太錢存起來買債券,企業出走,從此成了「消失的十年」。東方不屬於消費文化,沒有美國人的荒唐(平均賺100元花101美元),也不若歐洲一擲千金。

如今中國人才剛攢了第一桶金,比起1985年日本十萬八千里遠。要他們花錢談何容易?於是大陸賭上了,未來工資年漲13%;提高居民收入,賭轉型內需必須成功;用他們的話,此乃重中之重。

當中國改變時,首當其衝倒楣的是設在大陸的台商工廠。他們的出口利潤只剩4%6%,廣交會上一片清淡。他們必須展開另一波工廠遷徙,遷去越南,那裡有罷工;遷去曼谷或菲律賓,那兒政治動盪;遷至印尼,每十年就來一次排華。回家,回台設廠,台灣基本工資卻太高。在一片世界不景氣中,出口台商宛若太平輪沉沒被遺棄的海上難民,在大海中漂流,抓著浮木,等待救援。

越權拍板毫不專業

為了因應歐洲衰退危機,馬總統改組內閣,延攬一流經濟好手管中閔、朱敬一、尹啟銘、劉憶如……一個好大的陣仗,準備衝刺,許諾「黃金十年」。結果,美牛,敗下陣來;雲端,仍在虛無縹緲中;而經濟內閣中至少有四位,包括行政院長陳冲力主「經濟自由示範區」,卻在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堅持外勞不得與基本工資脫鉤後,示範未行,已先成仁。

馬總統的無能,不是第一次;瞻前顧後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但當台商想回家,當他延攬的經濟內閣,包括陳冲院長告訴他,大陸的經濟下滑將改變台灣出口,而另一端無處可去的台商返鄉可補足部分缺口時;馬英九卻以一個經濟外行的身分角色,毫不專業地拍板,甚至不與陳冲商量,否決「經濟自由示範區」。

馬總統的決定,使我鬆了一口氣。論交情,我比馬總統更熟識王如玄,而且喜愛她,肯定她,也尊敬她。她一直是一名正義凜然的好律師,也始終為勞工權益奮戰。但由於對國際經濟外行,她鴕鳥般陷入國外是否有法律先例的條文研究。其實重點在台灣需要新的經濟活力,藥方包括自由貿易,雲端、創新,也包括經濟自由示範區。引入外勞不適用台灣基本工資,根本不違反國際勞工條約。因此問題不在國際是否有先例,問題是這種經濟需求,該怎麼辦?王主委的問題應是台商回台,能否支付王主委堅持的基本工資,並在殘酷的國際競爭生存下來。它的答案是計算問題,不是個人好惡;王主委以為的正義,換得的不是台灣勞工工作機會增加的正義,而是不回來後反增他國勞工就業,而本地產業及勞工失去周邊效益無法受惠的不正義。

與一名妳鍾愛的朋友辯論政策並批評她,對我而言是件痛苦的事。雖然我一直如此選擇,因為我相信大是大非比友情重要,但這不表示我內心沒有情感掙扎。 就在我專訪陳冲當晚,電視上陳冲以其專業認定王主委是可溝通之人;同一時間沒有專業的馬總統越權拍板,發新聞稿經濟自由示範區不用推了;陳院長也勿須與王主委溝通。

感謝馬總統,讓我鬆了一口氣;使我勿須在社會經濟關懷與友情之間再掙扎。從此我可回到國際領域,只盼撒下種子,那天台灣可以產生更具國際觀、使命感、專業度兼具的政治人物。那時,我們再來關心台灣政治經濟吧!

<我的陳文茜> 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