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民主,能hold住怪獸嗎?

2012/04/06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責任主編:王顥中

「大陸企業家張欣問,王家房子被拆引起社會緊張,是否代表民主放緩了城市的發展?台北市副市長丁庭宇答得技巧:民主是一種進程,有助於台北的質量,絕不會拖延城市的發展。」

上面這段似是而非的話,出自4月5日的聯合報社論

大陸富商張欣代表的是怎樣的社會經濟關係?她為什麼說民主「放緩城市發展」?她定義的「城市發展」,是什麼?「台北版都更」?

張欣所定義的「城市發展」,本質就是資本主義式積累所驅策的「創造性破壞」。把舊的房子拆掉、讓新的金融房地產投資可以發生,這不就是為了資本追求土地的交換價值嗎?台北「太慢了」,不符合跨國資本的周轉/再投資速度,利潤率(比率、速率)不夠啊!

在這種要「加快更新」的驅動力下,於是沒時間搞民主了、沒時間進行溝通了,結果造成的就是資訊的「不對稱性」被體制合法化,強化了建商資本操弄「不對稱資訊經濟」的談判權力,將「散戶」各個擊破。

這種狀況下,住戶當然會焦慮不安啊,因此,每個人就只能靠「絕對自私」來自保,結果這又強化了(被刻意塑造的)「人性本來就自私自利」的假命題(近來獲諾貝爾經濟學獎肯定的心理經濟學,正拆解著這個假設前提),讓政商聯盟可以祭起「為排除少數不願配合之刁戶以服務其他大多數願意的住戶」之公共大旗,調動上千警力鎮壓!

當前有關都市更新討論中所謂的「95% vs. 5%」,其實正是相當程度被這個「體制性資訊不對稱性(systemic information asymmetry, SIA)」給催逼出來的。我們必須追問,是誰在買文林苑更新後的房子?是真的有人住還是買來屯著?刁民在哪裡?釘子戶長怎樣呢?難道不是跟你我長得一個樣子嗎?

同樣的道理,「人天性自私」這個想像性而非學術性的命題,不也是與「體制性資訊不對稱性」的狀態,有著很大的關係?

在這個虛假命題的假設前提下,人類歷史已經走了許多年,但不盡如意,世界似乎沒有變得更好。

我們是不是該放慢一下,花點時間,好好想一想?

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再好好的想一想...」

「民主」需要溝通理性;「溝通理性」需要公共空間與時間。請勿再以「放緩都市發展」為要脅,強驅怪手推土機了!

2012年4月3日,東海社會學系在遭到北市府暴力強拆的士林王家前,舉行「都市社會學」課程的戶外教學。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