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郎朗的暴發戶俱樂部

2012/04/19

鋼琴家郎朗跨足商界,斥資一億新台幣開私人豪華會所「朗匯」,入會者將有管道預訂私人飛機或遊艇。此外,子女可以優先在「郎朗音樂世界」學習、進修;郎朗也將不定期在會所裡演奏。

這俱樂部宣稱只吸收有文化素養及知名度的人加入,拒絕只是有錢的「暴發戶」。

不管你肯不肯定郎朗的音樂造詣,但你絕對要肯定他的「幽默感」。開這樣的俱樂部,宣稱拒絕只是有錢的暴發戶入會,其實有點像是開高級妓院打廣告只接待「有文化」的嫖客。能把「文化」玩到如此市儈,真叫人嘆為觀止。

郎朗在自傳中把音樂家巴倫波因視為「恩師」,但,左看右看,實在看不出他從巴倫波因那裡學到什麼。

猶太裔的巴倫波因身兼鋼琴家和指揮,建立起音樂大師的地位後,還想靠音樂做更多的事,特別是超越宗教、種族仇恨。

以《知識分子論》、《東方主義》等著作聞名於世的學者薩伊德,是個業餘鋼琴家、專業水準的樂評,與巴倫波因雖分屬猶太人與巴勒斯坦人,卻因音樂而成為知己。

一九九九年,巴倫波因和薩伊德號召以色列、巴勒斯坦、敘利亞、黎巴嫩等地的年輕音樂家,成立「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他們的父親可能曾在戰場互相廝殺,但進樂團後全變成朋友。看到樂團和諧地排練,薩伊德興奮地向巴倫波因說:「他們宗教、身分背景不同,但在音樂裡這些都不重要了,他們跟隨著只有你的指揮棒!」

二○○五年,巴倫波因帶著這樂團從以色列穿越邊境到巴勒斯坦演出。

郎朗畢竟年輕,很難期待有這樣的人道關懷。不過,身為最具知名度的華人鋼琴家,竟可以把「文化」做賤到形同「三陪」地步,絕對超乎歐美音樂界的想像。

這些年來,大陸的炫富現象震驚世界。例如,波爾多五大酒莊原本價格相當,只因「拉斐」排名為首,成為炫富標的後價格暴漲,幾乎已成中國專用紅酒。甚至連品質普普的「小拉斐」也沾光,已拉漲到近乎「拉圖」的價位。而且,因假酒充斥,目前中國喝掉的「拉斐」,竟是該酒莊產量的數倍。

中國的血汗工廠賺些蠅頭小利,輸出整船玩具、日用品…,換回幾瓶紅酒、名牌包,供高官鉅賈炫富。對這種官商豪奢,貧者無立錐的現象,郎朗如能學到巴倫波因一點點的人道精神,絕對不會搞「朗匯」助長炫富現象。當鋼琴裡夾雜了這麼多的銅臭味,郎朗的音樂還能聽嗎?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