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五一】
團結工聯遊行 工學醫護移反剝削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張心華

近年來,台灣整體勞動環境惡化,勞動的非典型化與彈性化比例日益增高,過勞死與職災等事件頻傳;「油電雙漲、唯獨薪資凍漲」,物價升抬通貨膨脹,整體薪資水平卻沒能上升;而處境更為邊緣的外籍移工,更如刀俎上的魚肉,頻頻面臨「基本薪資脫鉤」甚至「虛擬特區」的威脅;此外,資本主義社會下,學生身在就業市場訓練營般的高等教育,眼前要背負高額學費及龐大學貸壓力,未來更要面對上述惡質的勞動環境。基於這些狀況,團結工聯在今天五一勞動節號召工、學、醫、護連同移工團體,串聯各界共同上街,浩浩蕩蕩在台北街頭喊出勞工怒吼。

學生:反漲學費、資本家負擔教育支出

學生團體在自由廣場前上演行動劇,指學生被層層壓力束縛而喘不過氣來。(攝影:王顥中)

逢換季時節,台北街頭豔陽高照、炎熱天氣底下,三千人響應,在自由廣場集結。大隊出發前,台大工會等學生代表現場演出行動劇;被鐵鍊緊緊纏繞著的學生,背後是沈重的拖車,在上面壓滿「學貸」、「教育商品化」、「實習剝削」、「畢業=失業」、「SSCI」等負重,凸顯當前台灣高等教育所面臨的處境。

近年來,每學期申請就學貸款的人數逐漸攀升達40萬人(上下學期合計80萬人次),這些龐大的族群,一出社會就必須負擔30到60萬不等的還款壓力;然而對應到目前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卻是逐年下滑,更讓青年族群苦不堪言,這種情況下,假使學費再調漲,只會使更多「有能力考上大學,卻無法負擔高額學費」的學生,失去就學機會。現場學生團體批評,企業受惠於教育機構培養出的勞動力,提高自己的生產力與利潤,卻完全不必負擔教育成本,並不公平,「應該讓資本家負擔教育成本,向這些使用人力資源的企業課稅,專款專用於教育」,並且逐年調降學費。

教育部前,沒有官員能出面,學生將訴求摺成紙飛機,射進教育部。(攝影:王顥中)面對迎面而來的紙飛機,警方如臨大敵,架起紗網攔截。(攝影:王顥中)

醫護人員要喘息 拒絕「病人照顧病人」

遊行延著中山北路,行經台大醫院、教育部及立法院,最後停在監察院門口;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蔣萬金表示,「遊行原先真正該訴求的對象是行政院,但由於該處是集會禁制區,警方層層戒備不讓大家過去,所以只好停在監察院門口。」

台大醫院前,最近積極爭取權益的護理人員,拿著一張張「畸形班表」,痛批普遍的過勞、超時工作現象,「讓照顧病人的護士,自己卻變成病人」。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籌備會幹部王云緒表示,業界普遍存在對護士下班後「先打卡,再回來上班」的要求,導致幾乎沒有人能準時上班;而「畸形班表」(俗稱「花花班」),更讓每天加完班已是深夜的護士們,隔天還得早起上白天班,但在休息的這段時間,因為配合排班而導致作息失調、睡眠狀況混亂,「彷彿每隔幾天就得調一次時差」,許多人甚至得依靠藥物才能勉強休息。

護理人員痛陳「畸形班表」使護士嚴重過勞。(攝影:王顥中)護理人員往往得負擔大量醫院行政工作,要從事衛教、異常事件報告、負責醫療品質指標、搞定醫院資方加冕典禮;甚至「護士節」的表演活動,都是由護士自己必須籌劃,真的「累垮了!」(攝影:王顥中)

4月27日,護理人員曾前往勞委會,抗議這種「畸形班表」已經違反勞基法第34條的規範(相關報導),然而,勞委會卻僅表示會將相關意見轉交給衛生署討論;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劉念雲痛批,護理人員既是勞工,就應受勞基法保障,勞委會不該如此卸責,放任讓醫院淪為「血汗醫院」!

現場,除護理人員外,也有護士的家屬表達心聲,「她不只是護士,也是我的家人!」王云緒強調,在台大醫院前抗議只是一個象徵,絕非針對個別醫院,因為現狀下不合理的勞動環境是護士集體的處境,也呼籲更多的護士能加入,提出自己的班表,共同要求改善。

《勞動基準法》

第34條:(晝夜輪班制之更換班次) 勞工工作採晝夜輪班制者,其工作班次,每週更換一次。但經勞工同意者不在此限。依前項更換班次時,應給予適當之休息時間。

另外,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指出,在各大教學醫院中,實習醫學生的每週工作時數平均高達112小時,甚至還會出現連續值班超過30小時的狀況,超長工時不僅嚴重危害醫生自己的健康,更會提高誤診發生機率,讓全國人民看病時都難有保障;此外,對照美國、歐盟分別針對住院醫師訂立了每週80小時、52.5小時的最高工時規範,日本將醫生視同一般勞工直接適用相關勞動法規保障,台灣方面,受僱醫師的勞動並不適用於勞基法,缺乏任何保障。改革小組主張,勞委會應立即將實習醫學生及受僱醫生全面納入勞基法保障範圍,維護醫生勞動權利及國人就一的品質。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在台大醫院前,帶上「工安帽」,訴求將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範圍。(攝影:王顥中)

明列罪狀 「群魔院」退散 千人針扎馬英九

遊行至立法院,工會代表列出八大罪狀,分別是:「實習制度」、「打壓工會」、「責任制操到死」、「物價飆漲」、「薪水凍漲」、「派遣勞動」、「政府外包」、「教育商品化」;桃園產業總工會理事長毛振飛痛批,現在的立法院如同「群魔院」,每天「群魔亂舞」,行政官員及立委每個人領的薪水都是來自國家稅收,這些稅收當中有七成是900萬的受薪階級勞工在負擔,卻沒有人實際為勞工百姓著想。

儘管如此,遊行並沒有要求任何立委出面對話;群眾手持寫著條條罪狀的「符咒」,將它貼在立法院大們及圍牆上,並請來「道士」拿著符水進行驅魔,毛振飛表示,「希望這能讓立委們改邪歸正」。

工人稱立法院為「群魔院」,並上演「驅魔」,希望立委改邪歸正。(攝影:孫窮理)

遊行隊伍最後停在監察院門口,宣傳車上懸著一個代表「馬英九」的稻草人偶,蔣萬金表示,現在的台灣,水電雙漲,什麼都漲,就只有薪水不漲,「如果馬英九無法苦民所苦,我們就用一針一針地扎他,表達勞工的忿怒,也讓他感受到我們的痛苦!」

現場群眾排隊輪流拿竹籤扎代表「馬英九」的草人,表達憤怒,要令他苦民所苦。
(攝影:孫窮理)
五一遊行訴求本勞、外勞團結,反對將兩者的基本薪資脫鉤及「虛擬境外特區」等降低整體勞動條件的措施;現場,移工團體有非常多的人共同加入遊行行列。(攝影:王顥中)
【2012五一】系列報導

【2011五一】系列報導

事件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