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廳發文要求中職學生去富士康實習
富士康實習風波調查

2010/10/11

本報記者 王超

突然的實習

在9月17日之前,河南電視廣播大學新聞班的學生李生(化名)沒想到他會跟富士康有什麼關係。

「17日學校開了全校動員大會,號召我們2006級和2009級幾個班的學生去深圳富士康實習。緊接著,學校派班主任到各個班級動員。」他說,「學校說,我們班40個人都必須去,不去的話沒有畢業證。」

如果學習電子工程等方向的學生去實習,倒沒有什麼,但讓李生感到奇怪的是,「我們學的是新聞學,跟富士康的生產不搭界。」再者,今年年初,新聞專業的學生已經實習過了,大部分同學在報社、電視台等新聞單位實習。

據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河南省的中職高職學校,幾乎都對學生髮出了類似的動員和號召,有些學校到富士康頂崗的學生已經出發。李生說,他新鄉的同學已經去深圳富士康實習。

李生的班主任告訴記者,這次突然的實習,源自河南省教育廳的一份文件。

紅頭文件

中國青年報記者拿到了這份文件——《河南省教育廳辦公室關於組織中等職業學校學生赴富士康科技集團頂崗實習有關事宜的緊急通知》(下簡稱《通知》)。這份9月6日教育系統內部下發的教電〔2010〕89號通知中說,「富士康科技集團是世界500強企業,其落戶河南,對我省產業結構調整、擴大就業將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各單位主要領導要親自過問、親自部署、親自落實,分管領導要深入一線具體指導、跟踪問效。」

《通知》表示要「堅持自願的原則」;「要合理安排教學計劃,對因頂崗實習而影響的課程進度,可以調整到週末或假期予以補足,保證教學計劃如期完成」;「要盡量組織電工電子、計算機、信息工程等工科類相關專業學生整班整建制地參加頂崗實習」。

《通知》說,9月10日之前,各地各學校組織的以現二年級學生為主的頂崗實習學生,仍按原計劃進行組織、輸送。 9月10日至9月20日,各地各學校原則上只組織、動員現三年級學生(即各校已自行安排的頂崗實習生)參加頂崗實習,以保證富士康集團正式落戶河南、年內批量投產後有充足的高素質員工隊伍。

當地建築工程學校的一位老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教育廳的通知要求得比較急,9月6日的通知,9月9日和10日已走了一批學生。

「我們學校準備去300多人,採用自願報名的形式。」他說,學生一直在待命,教育廳讓9月11日晚上6時出發,但不赶巧,那天是周六,沒法集合學生,最後作罷。

他告訴記者,在富士康實習,學生的基本工資是每月1200元,包吃包住;8小時工作制,加班有加班費。

「按照規定,中職的學生都要實習,學校統一安排去富士康實習,比較方便。畢竟如果不是一個班整建制去,剩下的學生也很難安排。」這位老師說,到富士康實習的學生有些專業相關,但也有些其他專業的學生,要做到都是電子方面專業的學生去實習,在他們學校並不現實。

鄭州市電子信息工程學校校長支德銀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該校學生分兩批去富士康實習,第一批100人,第二批300人左右。

「90%的學生去了,10%的學生沒有去。」支德銀說,一開始並沒有這麼多學生願意去,但經過學校動員,後來基本上都是自願去的。

「不光如此,我們還派了10名老師到深圳富士康。」他說,表現優秀的實習生可以直接留在富士康,最後400名學生有28名留了下來。

支德銀說,企業跟學校的要求不一樣,學生們在富士康學到了很多實際操作技能。而且,企業的執行力、組織管理等也讓學生受益匪淺。 「富士康不像學校一樣,曠課了還可以給你機會,在富士康,礦工了就會被開除。」他說。

河南中職學生去深圳富士康實習,並非從9月才開始。支德銀告訴記者,第一批實習的學生是今年7月出發的。

7月的這次實習,也引發了波瀾。

據當地媒體報導,鄭州交通技師學校的2009級學生認為,汽修專業跟富士康並無太多關聯,不願意去實習。但如果不去實習,就會被學校按退學處理。

因為今年年初的「連跳」事件和沿海日漸攀升的用工成本,富士康一直試圖將工廠內遷。在各地的競爭中,富士康一家新廠區最終落戶河南鄭州。

6月30日,富士康與鄭州市政府草簽協議,8月2日,富士康鄭州工廠開工投產。鄭州市只用一個月零三天,就完成了引進富士康的初步工作,被外界譽為「鄭州速度」。

7月2日,出口加工區的相關領導小組成立,與鄭州市的領導小組對接。後者早在2007年便已成立,全名是「富士康科技集團鄭州投資項目協調推進領導小組」,市長任組長。

教育廳的解釋

河南省教育廳職業與成人教育處處長董丞明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教電〔2010〕89號通知確為教育廳所發。

「我剛剛從深圳趕回來,跟省裡領導一起看望要在富士康過中秋和國慶的實習生。」董丞明介紹,教育廳一共組織了全省百餘所中高職學校、共計2.5萬多名學生去深圳富士康實習。

他說,富士康跟河南省勞動力一直有極為密切的關係。深圳富士康40萬員工中,有10萬員工來自河南,這10萬人中,大約一半是從河南高職中職學校畢業的學生。在教育廳介入組織之前,富士康在至少幾十所河南高中職學校中訂單培養人才,這些學校跟富士康也有極為密切的實習關係。

「要不是今年出現連跳事件,許多學校還會像往年一樣以去富士康實習為榮的。」董丞明說,「富士康明年有三個項目落戶河南,這些新的生產線需要10萬至15萬名員工。一時間哪裡有這麼多的熟練工人?富士康之所以需要學生去實習,也是想在這群實習的學生中培養出未來鄭州富士康可用的骨幹。」

董丞明說,河南的中高職畢業生並不好找工作,很多都去了一些小企業。在富士康這樣的世界五百強企業鍛煉一下,如能留下來最好,留不下來也是一個寶貴的經歷。

中高職學生的家庭,90%的人家境環境不太理想。董丞明說,這些學生為期3個月的實習能賺到三四千元,對學生自己也是個補貼。

董丞明說,教育部的文件有「中等職業學校學生工學交替、頂崗實習是職業教育教學和培養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半工半讀、勤工儉學更是中職學生提高自身修養、做好就業準備的重要形式」的規定。至於組織一個學校的學生一起實習,是因為「便於管理,一個班配備一個老師,即便出去實習了學校也負有責任」。

董丞明說,學校在實習動員過程中一直堅持自願原則,如果有人不願意去,不能勉強,也不會因為學生不去富士康實習而不發放畢業證。

至於專業要求方面,他說文件強調最好對口,但要求學生都是學習電子、計算機的,不太現實。

「在執行《通知》的時候,有可能有些學校圖省事歪曲政策,要求強制實習」董丞明說,一旦發現強迫的,將讓學校立即改正。

與河南臨近的山西太原富士康,同樣因為實習而鬧得沸沸揚揚。臨汾一所中等職業學校學習文秘的學生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們也接到了通知,要去太原富士康實習3個月,不去就沒有畢業證。不過,因為太原鐵路機械學校的學生實習時與富士康方面發生了肢體衝突,所以現在整個計劃都推遲了。現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會什麼時候被要求去富士康實習。

李生可以鬆一口氣了,「聽說是因為富士康招工滿了,河南電大200多學生就不用去實習了。」

來自富士康的最新消息是,富士康從10月開始全面調薪,生產線普工每月底薪可調至​​2000元,深圳廠區惠及面將到達員工總數的85%。

臉書討論

回應

Students ' education rights are denied by their employers, just published a bunch of job openings are required to tie in overtime, unable to cope with, please do not apply ... Do not attempt to Word. Employers will never know? Students or vulnerable communities to private to education upgrade workplace capacity, employers no similarly heart, only own salary earned many, is ignored students or vulnerable communities upgrade capacity of opportunities, some students or vulnerable communities because has special factors, didn't approach do full level work only day work, because night is upgrade workplace capacity best time, and employers is to to forced overtime and the shifts, way to sacrifice students and the vulnerable communities to education interests, this is employers cannot care from the of station in students and the vulnerable communities of position to wanted to, Employer fraud others, employers might as well thought in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