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調查報告再揭富士康濫用學生工

2011/05/21

【財新網】(記者杜珂)

報告呼籲,停止政府代企業招工行為,尤其要嚴格杜絕基層政府濫用公共行政資源為富士康招工現象

繼去年富士康在深圳、崑山等地濫用學生工的現像被揭之後,一份報告近日再度揭出其設在內地的企業濫用學生工現像比沿海企業「「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份報告由北大、清華等高校的師生參與完成,全名為《西進——富士康內遷調查報告》(查看報告全文)。高校師生於今年3月至5月赴成都、重慶兩地,深入工人生活社區、廠房工地、生產車間,更有成員以普工身份進入富士康企業內部,親歷了一個多月的打工生活。 《報告》通過一手材料揭露出富士康在成渝兩地的招工陷阱以及糟糕的內部管理。

報告還指出,當地一些政府部門和一些職業技術學校實際上成為了富士康的「勞務中介」。該課題組,曾於2010年對富士康位於9個城市的12個廠區進行了實地調研。    職業技術學校變身勞務中介

早在2010年的深圳、崑山等地的調查,調研組已經發現富士康存在著嚴重的濫用學生工現象。但成渝之行,調研組發現這一問題「更為嚴重」。

調研期間,調研組幾乎每天都能看到一批批學生工抵達重慶和成都富士康的場景,他們中的一些人在經過體檢、錄用和軍訓之後,又轉而被送往崑山、南京等地的富士康廠區。

調研組發現,富士康早在2009年,就已經與重慶兩百多所職業院校簽訂了用工協議,以「實戰學習」、「教學實習」的名義,讓學生在學習期間就到富士康從事擰螺絲之類的機械操作,這種普工工作與學生們所學的「酒店管理」、「旅遊專業」等專業相去甚遠。

一位從貴州匯靈職業學校來的學生工說,學習酒店管理的她已經於去年和班上其他三十多個同學,由老師帶隊到江蘇常州一家電子廠「實習」四個月,領到了「2000元」。今年上半年,又被拉到了富士康「實習半年」,「完成之後回學校參加考試就算是畢業了」。但上交了200元路費之後,帶隊老師就走了,傳說中的重慶總校的老師遲遲沒有出現。而他們就如同其他工人一樣,開始了每天的「擰螺絲」工作。

不僅如此,這些學生工中的有些人還要向學校繳納數額不等的「實習費」。

報告指出,許多和富士康簽訂了協議的職業技術學校實際上已經變身為勞動中介機構:這些學校的學生在匆匆一年或者兩年的學習之後,就被送到了富士康這類工廠,學生們名義上為實習,但基本上已經成為和學校脫離關係的「工人」。而這些學校卻依然收取學費並獲得國家的財政撥款。    政府部門也成 「勞務公司」

在富士康普工的招收中,調研組發現,成渝兩地的一些地方政府已然成為富士康的「勞務公司」。    「政府欺騙了我」。來自四川廣安的一位成都富士康員工說,政府當時承諾的底薪是1500元,但與富士康簽合同時才知,「底薪只有950元」。

成渝兩地的一些地方政府將富士康的用工需求指標層層分解,自上而下分派到各個區縣和鄉鎮。有的地方政府還為此撥出專款作為招工之用,並對任務完成較好的機關部門進行獎勵,甚至將招工的完成情況作為考核政府工作的重要參照標準。

有的地方政府不僅負責招募,還負責新工人的體檢工作,並且負責將招募到的員工用車直接送到富士康的廠區進行報導。有的地方政府同意給願意到富士康工作的人上低保,而這本來是屬於企業的責任。

還有的地方政府給予在富士康求職成功者750~1000元不等的獎勵。一位來自四川資陽的女工就告訴調研組,「當地政府會在她工作滿三個月後給予750元的津貼。」

至於工人的實際待遇,政府有關部門則含糊其辭。以「綜合收入」為例,根據成都富士康招聘廣告,工資待遇在首6個月的試用期內:每月「綜合收入」介乎1600~2000元;試用期滿後,「綜合收入」介乎2200~2800元。但何為「綜合收入」,工人並不清楚,只有在進廠後才會發現只有大量加班之後才有可能拿到。

臉書討論